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三十一章 根深叶茂

第六百三十一章 根深叶茂


  兰子义与月山间出客栈时引得店家和小二大为吃惊,那店家差点就要重验兰子义他们的身份文书,还好兰子义他们文书齐全,兰子义还有牙牌傍身,店家也没有什么可为难的。

  出门之前兰子义向店家仔细问了几个粮商的店铺和马场的店铺,两家并不在一条路,兰子义与月山间出门之后便分头行动,临分别之前月山间对兰子义拱手道:

  “卫兄,小生先行一步,兄长终于可以躲开我的视线,自由行事了。”

  月山间一身男装,还专门压低声线,拱手作揖装出书生模样,兰子义见此情景忍俊不禁,他憋着笑说道:

  “月贤弟说得是哪里话?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贤弟找到,哪里谈得上躲开。贤弟莫要说笑了,快去办事吧。”

  月山间闻言抬头白了兰子义一眼,然后转身哼了一声离开。

  兰子义也在月山间离开之后款步走向另一条街道。京口虽然比不上京城繁华,却是连接大江南北的交通枢纽,江东物资全都集中于此,然后装船渡江,进入运河。不过今天兰子义上街并不是为了游玩京口,观赏风景,他是有事而来。

  兰子义按照客栈店家所说,穿过几条街后来到卖马的地方。客栈老板给兰子义指出的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兰子义走在街上绕了一圈才找到“塞北马场”的牌匾,他站在点门口上下左右仔细端详,久久不迈步进店。

  几天似乎没有没有什么客人光顾这里,店里的伙计们都三三两两坐在柜台后面,或打盹或发呆或闲聊,各自都在消磨时间。不过店里的伙计们还算有眼力劲,见到兰子义站在门口张望,立马起身忙碌起来,有个伙计走到兰子义跟前张罗着请兰子义进屋,他道:

  “公子您来看马呀?里面请!里面请!“

  门里的伙计则对着后堂喊道,掌柜的,有人过来看马了。

  兰子义都没来的及说话便被伙计拥入店内,坐下之后兰子义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买马的?”

  一旁为兰子义斟茶的伙计笑着回答道:

  “公子您站在门口张望肯定是对我们这家店有兴趣,我们这里是卖马的,您若不是买马何必来看?”

  兰子义道:

  “这你可就说错了,我之所以在门口张望只是有些疑问。”

  伙计道:

  “公子有什么疑问?”

  兰子义道:

  “你们号称马场,可只在街上占这么小的一个店面,只有这么点地方怎么养马呢?”

  伙计道:

  “公子这就有所不知了,城内地方小,地价贵,我们只在城里设一个门面,真正养马的地方在城外,我们在那里租了好大一片地方,中外各色马种都有圈养,公子只要喜欢随时可以过去挑。”

  兰子义笑着端起茶杯嘬了一口,他道:

  “可惜我对买马不感兴趣,你们这半天岂不是白忙活了?”

  伙计闻言笑道:

  “我们掌柜的平时就和我们说的清楚,来的就是客,公子虽然今天不买马,但进来了肯定对我们这的东西感兴趣,您先瞧着,改天还可以再来看看,等到想买的时候再买也不迟。

  您瞧,这不我们掌柜的也出来。”

  兰子义听到这话转头往后堂来处看去,之见一个中年人正款步从后堂走来,而招呼兰子义的伙计则说道:

  “这位公子,你看着好面善啊,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兰子义只是笑了笑,没有去接伙计的话,而出门的掌柜见到堂上做的兰子义后大吃一惊,他快步上前对兰子义拱手作揖道:

  “少爷,您怎么来了!”

  然后掌柜便招呼店里的伙计道:

  “都愣着干什么,这坐的可是咱兰家少爷。”

  店里众伙计听闻此言赶紧行动起来,他们跟在掌柜身后一起作揖,刚才伺候兰子义进门的那个伙计还嘀咕道:

  “我就说好像在哪见过,原来是少爷!”

  兰子义见掌柜的把他认了出来,笑着起身,他走到掌柜的面前将人扶起,同时说道:

  “掌柜的快请起,虽然我没能记得您的模样,但您怎么说也是落雁关老人,我的长辈,您行这么大的礼,我可领受不起。”

  然后兰子义又对其他伙计说道:

  “弟兄们都快起来,这里是店里,又不是府上,就算是府上大家也没有这么见外过呀,快起来吧。”

  掌柜的和众伙计听到兰子义这话纷纷起身,那掌柜给伙计们递了个眼色,大部分伙计便跟刚才一般三五成群,各自忙活,不过刚才一直招呼兰子义的那伙计则继续留下来伺候。

  兰子义对那伙计说道:

  “这位兄弟好眼力,我都记不得何时与你见过,你却看我面善。”

  那伙计笑着说道:

  “少爷你虽然平时深居简出,只知读书,但我们关里的军士那个不认识你啊!”

  掌柜的这时说道:

  “少爷,咱里面请。”

  兰子义摆了摆手坐回刚才位置上,他道:

  “不用了,我待会还得走,不久坐,咱就外面聊吧。”

  掌柜的也没有坚持,一起随着兰子义坐下,掌柜的问道:

  “少爷不是在京城吗?怎么突然来了京口?是出来玩玩散散心?”

  兰子义道:

  “那倒不是,我是有事出来,今天来自家店里也是有几件事要麻烦您帮我。”

  掌柜闻言拱手道:

  “少爷请下令。”

  兰子义见状抬手把掌柜的手摁下,他道:

  “掌柜的不要见外,这里不是军中,而且街上行人不少,人多眼杂,被人看到了总归不太好。”

  掌柜的点头道:

  “少爷说得在理。不知少爷有何时要我们做?”

  兰子义闻言伸手探入怀中取信件,同时他还摸到另外一样东西。兰子义并不记得自己还有往口袋里装过其他纸张,拿出来后展开一看才发现,居然是一张季知年的画像。兰子义的衣服是进客栈之后换上的新衣,能往他口袋里塞东西的只有月山间一人,而刚刚兰子义正愁着自己怎么和掌柜的的说季知年的事情。

  兰子义看着手中画像,笑叹道:

  “这个月儿,真是机灵。”

  掌柜的看着兰子义手中的画像,问道:

  “少爷,您要找这个人?”

  兰子义点头道:

  “正是。”

  说着兰子义便把画像递给掌柜,他问道:

  “您可见过此人?他是昨天出的京城,有可能往京口这边逃窜。”

  掌柜的接过画像后又端详了一会,然后摇头道:

  “我没见过此人。”

  然后掌柜将画像递给伙计们传阅,伙计们看过一边之后纷纷摇头表示没见过。

  待店里人都看过一边之后,画像又传到了兰子义手中,兰子义将画像交给掌柜道:

  “画像就先放您这,您找人临摹一份留下,在城里、周围派人找找,要是能行的话向运河下游,姑苏、余杭那边也传个话过去,我要把这人拿回京城去。”

  掌柜的接过画像点点头道:

  “少爷您放心,事情我会吩咐手下去办,晚些时候我派人把原件送回您客栈里去。”

  兰子义道:

  “除此之外还有两件事,一是这封信,需要您立刻派人送到旧都交给罗应民;二是,今天随我出来的本还有我三个哥哥,但他们被拦在京城了,现在也没见他们踪迹,您要是能行的话派人和京城那边联系联系,我得知道他们的动向。”

  掌柜的闻言说道:

  “少爷放心好了,这点事情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