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山抹微云(下)

第六百三十三章 山抹微云(下)


  女孩抓了一个小偷之后旁边便围了一圈看客,看客们对着圈内两人指指点点,有人还喊道:

  “姑娘!别信他的鬼话,这小子是个惯犯,他跟你这么说是在诳你呢!”

  女孩没有管周围人群的哄闹,她从那小子身上起来,同时松手放开他。小子起身之后也没有逃,而是站在原地摸着自己手腕,看来女孩刚才这一下着实弄疼了他。

  女孩问那小子道:

  “你叫什么名字?”

  小子低着头答道:

  “叫我小五就可以。”

  女孩又问:

  “你说你给你娘亲治病,这话可是真的?”

  女孩问出这话,旁边看客们听着哈哈大笑,人们嘲笑她道:

  “他骗你呢他还会说自己撒谎?姑娘你是傻了吧?”

  那小子被众人说得发怯,闻言只是低头小声说道:

  “我说的是真,我娘得了肺痨。”

  女孩闻言轻轻叹了口气,她掂量了一下自己刚抢回来的钱袋,递给小子道:

  “我的虽然银子不多,但也聊胜于无,你拿回去给你娘买药看病吧。“

  小子闻言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孩,他先是失手被抓,然后被放,现在放他的人又要给他钱,人生变化太快,他有些接受不了。

  周围的看客们见到这一幕可是来了兴致,他们肆无忌惮的大声嘲笑女孩,骂她是傻子,甚至有人说道:

  “姑娘,你是钱多没地花了吧?你要银子没地方去不如给我好了?何必给这个小毛贼?”

  女孩扫视了周围人群一眼,无奈的笑了笑,她并没有为周围人所动,只是继续把银子递给那小子,她淡淡的说道:

  “拿着吧。”

  那小子听到这话抬头看了看女孩,他终于确认了眼前的女孩是真心诚意给他银子的。

  小子猛然伸手躲过女孩钱袋,就好像女孩下一刻便会反悔,他掉头挤进人堆,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看客们见到小偷逃跑,哈哈笑着说着闲言碎语,三五成群各自散开,他们像蚊蝇一般忽然群聚在与己无关的事情周围,在事情结束之后又嗖乎离开,只留下一地鸡毛和齐声的嘲讽,

  好似这些事情本就该由他们这样评判一样。

  女孩这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有五道黑乎乎的印子。那个小偷身上脏兮兮,这黑印是刚才夺钱袋的时候抓的。

  女孩伸手想要去找自己的手绢,不成想却有一块手帕已经递到眼前,女孩抬头看去见到兰子义正站在她面前,兰子义道:

  “姑娘好仁义啊。”

  女孩笑着接过兰子义的手绢,她道:

  “谢谢公子好意。”

  然后她问兰子义道:

  “你来夸我仁义?难道不是觉得我傻吗?”

  女孩声音很是清澈,同时还有一种黄钟大吕的深厚质感,兰子义只感到眼前的女孩好像是在用琴瑟弹奏音符,而不仅仅是在与他聊天。

  兰子义道:

  “我只是没太看懂刚才的事情,所以上前想要问问姑娘你,不知姑娘可不可以屈尊为我解答?”

  女孩闻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她抬头看了兰子义一样,然后道:

  “公子你还是觉得我傻嘛,所以你才来问。我猜你是要问我为何轻易就相信了他,对吧?“

  兰子义点头道:

  “正是。“

  女孩闻言叹了口气,道:

  “我小的时候娘亲便病死了,我都快记不住她长什么模样。别人有娘能尽孝可是大好事,我大正不是以孝治天下吗?我怎能不帮他?“

  兰子义闻言笑了笑,道:

  “朝廷以孝治天下,说的人多,听的人少,信得人更少,而你,是我唯一见过的一个真正做得。

  你想得固然好,但事情不是想出来的,他要是骗你怎么办呢?“

  女孩抬手捋了下耳边的头发,她道:

  “我看他不像。更何况圣人还说人皆有怜悯,见孺子入于井,虽非己子,人亦惊惧而奔走相救。公子看刚才那小孩,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如此可怜,如果家中再多一个有痨病的娘,那过得该有多惨?我看他可怜我便给他银子,我相信他没有在骗我。“

  女孩的话触动了兰子义心中的柔软处,兰子义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思考过问题了,这么想问题听上去可真是迂腐。

  兰子义又问道:

  “可他要是真的是在骗你呢?刚才就有人跟我说这人是个惯犯,经常在这附近行窃。“

  女子闻言不屑的冷哼道:

  “兴起而至,兴尽而归,只要此时此刻我想做,做得对,那我就去做,唯有这样我才不会后悔。昔日王子猷夜访戴逵,经宿而至,见门而返,非时不费也,非力不缺也,非功不耗也,兴致使然也,兴尽,心无憾也!“

  兰子义看着眼前女子,听着她的慷慨陈词,这番言辞飘逸至极,逸逸然潇洒几步仙尘,就是书院里读书的书生也没几个能有这番志趣。

  女孩身上的这份独特气质深深的吸引了兰子义,他隐约间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那股力量的尽头放置着兰子义完整的灵魂。

  兰子义看着女孩,温柔的笑了笑,他问道:

  “那你的银子呢?你还有银子回家吗?“

  女孩听到这话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瞒公子,我的确没有银子回家。刚才那袋钱是我进城卖了毛皮得来的,本要买些油盐米面回山上和父亲过活,这下可麻烦了。”

  兰子义道:

  “这盛夏时节你卖皮毛卖不了几个钱吧?”

  女孩笑道:

  “是啊,冬天卖能赚更多,只是家里的米已经见底了。”

  兰子义闻言探手入怀,掏出两锭十两银子递给女孩,女孩看到银子,抬头看向兰子义,她都不用说话就已经用一双大眼睛向兰子义提出了疑问。

  兰子义笑着答道:

  “以旌善人。”

  女孩闻言也没客气,抬手取过银子,然后她道万福道:

  “微云谢过公子。”

  兰子义闻言问道:

  “微云?”

  女孩起身点头道:

  “不错,小女子复姓南宫,名微云。“

  兰子义听到这个名在微微闭上眼抬头吟道: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南宫微云,好名字!“

  南宫微云笑道:

  “公子你也不赖,不像街上那些富家子弟,只知游手好闲,腹中全是草莽。“

  兰子义问道:

  “我听姑娘你谈吐不凡,想必是有人教授吧。看你像个猎户,难道说山中有隐士?能教你这么多。“

  南宫微云笑道:

  “公子说笑了,哪有什么隐士?只有我爹教我罢了,我的名字也是我爹给我起得。“

  兰子义道:

  “想必令尊也是个高人雅士。“

  南宫微云道:

  “公子你这就说错了,我爹以前可是边军,不干了之后才来这山里打猎,最近他是腿上病发,痛的行走不得,所以才让我一人来京口卖皮毛的。“

  南宫微云正说话间突然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虽然她性情豪爽,但当中肚子叫还是让这个女孩子羞的脸红。

  兰子义说道:

  “那真是辛苦你。我才姑娘你应该还未吃饭,正好我也没吃午饭,不如我们一起去共进晚餐,如何?“

  女孩闻言抱拳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我要是不去只怕是不给公子面子了。“

  兰子义见状哈哈大笑,他伸手请南宫微云现行,同时说道:

  “姑娘难道不怕我起歹心吗?“

  南宫微云在兰子义的引领下迈步走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兰子义,自信的说道:

  “我不怕,就算十个公子一起上我也能全给打趴下,所以我一点都不害怕。对了公子,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兰子义笑道:

  “区区兰子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