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四十七章 离京口

第六百四十七章 离京口


  老板受了惊吓之后话挺多,兰子义挑起话头之后老板便有一种说得停不了的势头,兰子义正愁自己该怎么脱身时,小二正好有事来找掌柜。兰子义借此良机和掌柜的话别,他匆匆用过早餐便出门朝马场那边去。

  昨天兰子义与月山间来时骑了两匹马,还带着不少行李,今天只他一人出门,走在路上很是吃力。

  两匹马昨晚上似乎是没有休息好,今天有脾气,无论兰子义怎么拉拽它们也是走两步退一步,气的兰子义想要把马拴住好好用马鞭好好抽打一顿。

  兰子义着急赶路,可马却拖了他后退,正在他拉着缰绳一筹莫展之事,缰绳的另一端突然松了劲,兰子义睁开眼,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大哥牵住了马笼头,随桃逐虎一道的其他人也一道站在了兰子义身边。

  兰子义看着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众人心里高兴至极,他先和仇家两位先生拱手作揖,然后便问桃逐虎道:

  “大哥你们来的太及时了!“

  桃家三兄弟正在检查兰子义的马匹,桃逐虎开口道:

  “这马鞍绑的有问题,皮带把马膈着了。幸好这马脾气好,要不然少爷就要挨踢了。“

  说着桃逐虎便与其他两兄弟把马鞍重新整理了一遍,等桃逐虎收拾完了之后他便把缰绳重新交回兰子义手中,这次马匹便乖乖听兰子义指挥了。

  兰子义笑着摇头道:

  “唉,百无一用是书生,离了三位哥哥和月儿我真是寸步难行。“

  桃逐虎他们听到月儿的名字时,面色顿时一变,这些变化自然被兰子义抓住了,他想了想,然后踩蹬上马,他道:

  “走吧,我们怎么也得先去马场,有事路上在说。“

  于是一行人纷纷上马,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将昨夜乱坟岗上的事情讲给兰子义听。

  兰子义摸着下巴听完后叹了口气,他道:

  “我要查的京口粮商,昨晚家中遭了火盗,听说老婆孩子都被烧死在火中。“

  兰子义玩有意停顿,桃家兄弟和仇家父子则各自交换了眼色,然后仇文若说道:

  “昨晚我看月山间包裹,其中之物定是书册,现在卫侯又这么说,那我们就可以肯定包里背着的乃是账簿。“

  仇文若说罢众人纷纷点头,兰子义则看着前路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后他问道:

  “那个被你们救下来的人呢?“

  桃逐鹿道:

  “伙计们已经安排妥当了。“

  兰子义点头道:

  “很好,待会到了马场,二哥记得提醒掌柜,那人我们不要直接管,雇一家人帮我照料,把人找个僻静地方安置。“

  桃逐鹿拱手道:

  “少爷放心!“

  这时桃逐虎说道:

  “少爷,月山间那妖女吃里扒外,不能继续惯着她了。“

  兰子义无奈的笑道:

  “月儿本就是公公派来的人,何来吃里爬外一说?账簿在她手里也就是在公公手里,那和在我们手里一样,大哥不用多费心。“

  桃逐虎又道:

  “可是少爷,月山间不服管教,她干的事情不在我们的安排之内。“

  兰子义对桃逐虎摆了摆手,他道:

  “月儿我了解,除了和公公有关的事情,其他事她都是听我安排的。“

  桃逐虎见状知道说不动兰子义,他也只得拱手闭嘴,不再多言。

  接着众人换了些话题闲聊,兰子义还把他出京的事情说给众人听,桃逐鹿回答兰子义道:

  “高大人手下的东辑虎营人员已经补齐了,我才卫侯出城时遇到到应该就是他们。“

  兰子义知道东辑虎营补上的都是北镇兵,于是欣慰的点点头,现在京中已经有了一支兰子义可以调动的力量。

  说笑间众人来到马场,掌柜的自然率众除门迎接。兰子义不愿太过招摇,与掌柜的匆匆行礼之后便进店中。

  兰子义并没有打算在这里久坐,他只是和掌柜的吩咐了些事情,然后兰子义让掌柜的备条船供他南下余杭。

  掌柜手脚伶俐,办事迅速,他安排的伙计出去没多久便回来通报船已准备好,然后兰子义便率领众人着急离开。

  桃逐兔见兰子义着急,他道:

  “少爷走这么急干嘛,你不是还要等你的月儿姑娘么?”

  掐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如银铃般月儿的声音灌入了所有人的耳朵。月山间道:

  “不劳三郎操心,奴家肯定不会耽搁卫侯的事情。“

  月山间一夜不见,现在来时已经换上一身便装。今日的月山间银簪点缀,黛眉轻抒,淡妆之下月山间笑意盈盈,显得娇媚十足。

  马场的伙计哪里见过这等尤物,见到月山间惊得嘴巴张了两个大,而桃逐虎他们几个看见月山间则都低压着眉头好像吃下了黄连一般。

  兰子义笑着迎接月山间,他道:

  “月儿今天装扮的真是漂亮。“

  月山间笑道:

  “奴家擅自在街上抛头露面,有伤卫侯脸面,还请卫侯赎罪。“

  说着月山间便道万福,而兰子义则走上前去拉着她的臂膀道:

  “月儿何出此言?我还盼着你每日都打扮的漂漂亮亮呢。”

  说完兰子义回身和马场掌柜拱手作别,然后他便携众人一道出门上马往运河赶去。

  走在路上兰子义问月山间道:

  “月儿昨夜未归是去哪里了?”

  月山间回头看了一眼桃家兄弟他们,然后道:

  “当然是陪卫侯你的兄弟和先生了,他们还不愿意让我走呢。”

  月山间说话时语调动人,娇态之中还有一丝狠毒若隐若现。月山间的话说得好像昨晚上桃逐虎他们把她怎样了似的,桃逐虎他们不禁因此嗤鼻。

  兰子义听着月山间的话,笑了笑道:

  “月儿陪我哥哥和先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那之后呢,月儿去哪里了。”

  月山间道:

  “你的哥哥们凶神恶煞的,月儿好生害怕,于是回了城里便直奔台城卫的地界去了。“

  兰子义闻言笑了笑,他上下大量月山间一番,然后道:

  “没想到台城卫在各地的衙门里还有妇人衣巾。“

  月山间道:

  “台城卫行事隐秘,衙门里备些他物也是正常。“

  兰子义点点头,接着他话锋一转,逼问月山间道:

  “那么,账簿在那里?”

  月山间闻言哈哈笑了起来,她回答道:

  “我只是找到了些爹爹他感兴趣的东西,卫侯凭什么断定那就是账簿呢。”

  兰子义撅了下嘴,他道:

  “这么说来东西已经到了公公手上,也罢也罢。

  诶,今天城门看守的挺严呀,大哥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兰子义说着用手指了指不远处城门下盘查往来行人的兵士。仇孝直闻言道:

  “我等又没有作奸犯科,他查的再严又与我何干?卫侯待会出门时自然可以体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