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七十章 闲汉

第六百七十章 闲汉


  兰子义下桌本就想找此人,没想到这人这么有眼力劲,居然主动上前来。听到那人问安,兰子义摆手示意桃逐虎与桃逐鹿将人放行,那人来到兰子义面前再次作揖,兰子义则问道:

  “敢问壮士姓名?“

  朱十六抬头笑道:

  “小人哪敢叫什么壮士啊!小人就是个行走乡间,卖把式,耍拳脚的小民,哪里配被侯爷问姓名。”

  兰子义笑道:

  “再小的人也有姓名,你不可能就叫朱十六吧?你不告诉我名字难道是看不起我?”

  朱十六道:

  “小人打从娘胎里出来便被家人嫌弃,老父老母嫌我游手好闲,我嫌他们啰啰嗦嗦,最后我与他们一拍两散。当日在家排行十六,出来之后外人也就叫我这诨号,日子久了便成了我的名,我也忘了自己旧名是啥,所以干脆自己也就跟着叫了。”

  兰子义听着这话微微眯起眼睛,他再次打量朱十六,同时问道:

  “这么说来你不是本地人?”

  朱十六抱拳点头道:

  “不是,小人是从外地来的。”

  兰子义又问道:

  “如此说来你在村里没有田,那你有什么债可抗的。”

  朱十六笑道:

  “小人没田不假,小人没欠债也是真,但小人行走乡间,靠得就是这些农夫们赏口饭吃,他们若是都破产当了佃农,小人也没得饭吃。而且……”

  说道转折处朱十六狡黠的瞥了兰子义一眼,见兰子义面无表情,他又自己接着说道:

  “而且我手上还有卫侯要的东西。”

  兰子义听到这话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他看着一旁桃家兄弟道:

  “你有我要的东西?我缺什么东西居然在你手上?”

  桃家三兄弟见兰子义看来,于是便跟着兰子义一块冷笑。朱十六到底是走江湖的人,哪怕被人耻笑他也没有一点别扭,朱十六跟着兰子义笑了两声,然后便道:

  “卫侯想要把这十里八乡的农户全都动起来,可卫侯有想过怎么动吗?”

  兰子义道:

  “当然是派人动了。”

  朱十六道:

  “那侯爷有人吗?”

  朱十六语调油滑,面色也非常痞气,兰子义其实是不喜欢这种地痞的。但朱十六最后这句问话着实问到了兰子义要害,虽然他的反问让兰子义心里相当不爽。

  兰子义道:

  “你有人?”

  朱十六道:

  “有人,人还不少。我们这些行走江湖的平日里时常聚头,十里八乡都有分布,只要卫侯想动,一个晚我便可让江湖上的弟兄们把百姓全都聚起来。”

  兰子义听着朱十六的话,眼珠上下飞转不住的大量面前这人。这小子就是个游手好闲的村无赖,他嘴上说得虽好可到底有几分能信?在兰子义一旁的桃逐虎和桃逐鹿两个就不住的对兰子义摇头,示意兰子义不要轻信此人。

  但不相信他兰子义又能怎么办?眼下他并没有现成的人手可以组织百姓抗债,而且就算他有人手他也不好直接派,这事本就是谋乱起事,兰子义手下全是官兵,哪有让朝廷自己的兵掀朝廷自己台子的?

  兰子义听完朱十六的话,站在原地沉吟片刻,他在考虑该怎么处理眼下的事情。朱十六等不到兰子义的回应,闲着无聊便四处乱瞟,这一瞟他便看见了骑在马上的月山间。

  其实刚才跪在地上的时候朱十六便已经看见了月山间,只不过刚才他忙着动脑子思索兰子义的意思,思索清楚后又着急想办法策应兰子义煽动百姓,所以朱十六刚才只是觉得眼前出现一仙子,却没有往深处去想。

  现在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朱十六也闲了下来,此时再看见月山间那就是另外一幅景象了。此时的朱十六把自己脑海翻了好几遍都没有翻出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马上的美人,月山间体若冰削,肤如凝脂,饱满的身形一点也不嫌胖反倒能引人浮想联翩,至于面容,反正朱十六这辈子是再也见不到这样的女子了。

  月山间何许人也,朱十六毫无遮拦的看她,还看的贪婪无比,月山间怎能咽下这口闲气,当场便发作道:

  “呔!你这滑贼,眼珠骨碌碌的在往哪里瞧呢?”

  若是平常人等偷看女子被呵斥,一定会面红耳赤,羞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可这朱十六被呵斥到居然不躲不藏,反倒恼羞成怒的骂道:

  “你穿成这样出来抛头露面不就是给男人瞧的吗?你愿给男人瞧,我是男人,我凭什么瞧不得?人家大户小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好好呆在家中作女红,向你这样的一定不是好东西。一个给人当婢子的下贱东西有什么资格来骂我?我可不是奴籍!”

  月山间名义上虽是奴婢,可她从小是被鱼公公当亲闺女养大的,平日里她在宫中都是意气指使,现在随便村里的一个地痞居然敢这说她,这可是摸了老虎屁股。

  月山间当下大怒,她轻轻抖了抖袖口,飞镖便落在她手中,眼看下一刻月山间的暗器就要封到朱十六喉咙上,兰子义却及时抬手制止了月山间。兰子义抬手不光是阻拦月山间,他也是在阻止桃家兄弟,桃家三兄弟此时刀都已经露刃了。虽然平时桃家兄弟与月山间互相不对付,但那是自己人在兰子义面前争荣辱,现在外人出言不逊,他们三兄弟就算是不为月山间争口气也要给兰子义争面子不是?

  见到兰子义抬手月山间和桃家兄弟纷纷收回兵器,月山间还发狠的说道

  “算你走运!”

  朱十六见自己闯了祸赶忙跪地叩首,一边忙着组织百姓请愿的其他闲汉见状也都停下了手往这边看来。

  兰子义对着跪地的朱十六说道:

  “我是侯爵,我爹是代公,我家世守大正北大门。那位月姑娘是我的贴身丫头,我让她出来抛头露面风吹日晒是我不好,至于他是不是正经人,那是你该问的吗?”

  朱十六闻言连忙叩头,一个劲的赔不是,他给兰子义磕完头后又转向给月山间叩头,同时朱十六说道:

  “奶奶饶命,小人有眼无珠,得罪了奶奶,还请奶奶饶命!”

  月山间显然怒气未消,她只是怒目瞪着朱十六,并未明言原谅他。兰子义则在此时说道:

  “少丢人了,你有本事能把全府的百姓全调起来你给我就去做,我可没功夫等着你在着说胡话!明早我来你要是没调来万八千人我就追到天涯海角扒你的皮!”

  说罢兰子义便走到马前踩蹬上马,与桃家兄弟和纵马扬长而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