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七十五章 你争我夺(下)

第六百七十五章 你争我夺(下)


  兰子义与月山间两人纵马疾驰,一路飞奔直向昨日村中而去,兰子义本想到了村中打听打听昨晚城外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进村之后兰子义才发现村里早已人去楼空,只有破败的房屋堆砌在旷野之上,虽有朝阳当空,村中却如同鬼域。

  兰子义偏头看向周围,他说道:

  “一个人都没有。”

  月山间道:

  “刚才来的路上我发现村中并没有燃起炊烟。只是没想到这里居然干净的如此彻底。”

  兰子义道:

  “干净?”

  月山间说道:

  “人走光了自然干净,没有三姑六婆家长里短,没有村妇农夫大惊小怪,我现在觉得很自在。”

  兰子义叹道:

  “有时候我会觉得你心里冷的像块冰。”

  月山间笑道:

  “卫侯你自己在战场上杀人如麻,反倒说我冷的像块冰。昨天你在桌上振臂高呼,煽动百姓时你可想到过这些冰啊热啊的东西么?”

  兰子义没有回答月山间的问题,他看着颓废的村落,这里的建筑没了人之后更显的老旧,好像这个村落已经衰败了百年一样,阳光打在房屋墙壁上都只是给墙壁裹上一层包浆而已。

  就在兰子义发呆吗,思索下一步该往哪里去的时候,有人在路那头喊道:

  “两位公子,你们到这里干什么?”

  兰子义循声望去,却见是一队庄客带着枪棒走进村里。月山间见状凑到兰子义耳边说道:

  “卫侯,这些人不是昨天季家庄上的打扮。”

  兰子义道:

  “不错,这些人队伍松散,目光呆滞,他们只是平常士绅家的仆役而已,不是昨天那些训练有素的季家团练。可他们到底是谁家的人?卫侯也拿起了兵器?”

  说罢兰子义轻夹马腹催马上前,他拱手问道:

  “我是随父亲南下贩米的,父亲到了余杭自在城中谈生意,我闲来无事便想出城逛逛,走来走去看见这边有村落便想进来套口水喝。”

  那边庄客驻足在兰子义马前,带头那人稍微打量了下兰子义,然后说道:

  “就听公子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原来是北方的粮商啊,难怪不知道这里的事情。我劝公子快些离开,早点回城去,这里乃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兰子义听到这话心中暗喜,眼前的这些庄客们一定知道什么事情。于是兰子义问道:

  “我只知道北方遭了旱,南方遭了水,唯有这江东风调雨顺,怎么也成是非之地了?”

  那带头的庄客摇头叹息道:

  “若是以前年月,公子这个时候来玩除了热些,其他都好。现在这当口,村里那些穷鬼们不知哪根筋抽了,居然聚众而起,要抗捐抗税,一夜之间突然就闹腾了起来,我们昨晚本在安眠,因为这事半夜跳起来看家护院,好不辛苦。”

  兰子义闻言心里又是一喜,看来昨晚上动静闹得不小,只是这庄客说的和兰子义城里听到的消息一样,都是抗捐抗税,这可就不是兰子义的本意了。

  领头庄客说完另有一人说道:

  “什么哪根筋抽了,明明就是有人背后教唆,我可是听说了,那个什么兰卫侯专门跑到咱这来,暗地里给这帮穷鬼撑腰。这些刁民有了人给他们壮胆,这才敢聚众闹事。我可听说昨天兰卫侯就是在这里给刁民们封官许愿的。”

  此言一出庄客群中自然炸了锅,人人都说不是这村,但大家各有所指,几乎人人都能指出一个村来,但大家说的又全都不一样。众人嘴里唯一相同是他们对兰子义的厌恶,这伙庄客家中的少爷似乎刚从京城回来,就是因为兰子义掀了科场舞弊的事情,这家少爷白花了钱,他并没有如愿中榜,按照庄客们的说法,庄客们的少爷此时正在屋里砸东西泄愤呢。

  兰子义骑在马上笑看着庄客们争执,庄客们对兰子义的咒骂在兰子义听来倒像是一种变相的夸奖。带到庄客们说的差不多时,兰子义开口问道:

  “我刚进余杭城,便听到了季探云季老爷的名字,我还听说季老爷的庄园就在这附近,难不成几位爷们就是季老爷庄上的?”

  庄客们闻言摆手,众口否认,那个带头的庄客更是解释道:

  “我们那里敢辱没季老爷名声,季老爷的团练能和海贼打个有来有回,我们只是些闲汉,不敢比,不敢比。我们只是奉老爷的命,去给季老爷家助拳而已。公子你可要知道,这次穷鬼们闹起来,冲的就是季家去的。唉,谁叫季老爷树大招风呢。”

  兰子义闻言附和道:

  “原来如此,没想到太平世道居然还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

  那领头的庄客闻言要吐说道:

  “可不太平哟!我大正剿灭海贼剿喏喏,剿了喏喏结果又出了妖贼,好不容易平下去妖贼举国却又遭灾,现在连京城的太仓都打开放粮了,这还了得!

  公子是外地人,不要胡跑了,赶紧回城去吧。平常年景走在路上都怕遇到剪径的,更何况是现在这乱局。”

  兰子义拱手谢道:

  “多谢爷儿指点,我这就回城里去。只是还望爷儿指点一二,哪里是闹腾的地方,我好避开他们。”

  那领头的庄客闻言指向西边道:

  “那边是季老爷家庄园,穷鬼们就在那举着,我们也是往那边去,公子可不要再往西走了,赶紧原路返回城里去吧!”

  兰子义听到这话微微笑了笑,他对着庄客们拱手道谢,然后两帮人马就此别过,兰子义携着月山间装模作样的按照原路出城,然后便拐上大路往季家庄园那边奔去。

  这回兰子义没再扑空,他纵马走了一段之后便能远远看见前面黑压压的人群。昨日前往季家的大路现在已经被封死,远不止一村一乡的百姓聚集在了一起,他们拖老携幼,人数众多,这就是兰子义想要的效果。但这人群当中的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锄头扁担,就连小孩都拿着半截竹枪,这可不是兰子义设想的结果。

  快到人群附近时兰子义便明显的感觉到了人群的分裂,远望过去黑压压的人们并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情绪高亢,胡诌八扯着什么不纳税,不交粮的口号,剩下的那些人则相对比较冷静,只是仅仅的杵在原地好像等待着什么。这两拨人手虽然站在一起,却泾渭分明,他们暗中正在较近。

  兰子义与月山间纵马而来,这自然引起了人群外围放哨人的注意,一个半大小子带领着几个小屁孩领着竹枪木棍堵在路上,远远地对兰子义呵斥道:

  “呔!哪里来的肥羊,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兰子义怕纵马撞到孩子,自然远远的就减速将马勒住,他与月山间停到小子面前,然后道:“小子,叫你们这里掌事的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