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八十章 不速之客

第六百八十章 不速之客


  骑行在兰子义一旁的桃逐兔说道:

  “看看咱们的营地,再看看隔壁的匪窝,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嘛。”

  月山间道:

  “饿了一天一夜,居然还有人肯跟在那个陈五屁股后面,看来这些人是真死党无疑了。”

  兰子义闻言冷笑道:

  “既是死党,想必他们一定是甘心陪陈五的吧。”

  然后兰子义转头问桃逐虎道:

  “大哥,人你可挑出来了?“

  桃逐虎抱拳道:

  “少爷放心,我从伙计们当中专门跳出了百战之士五十人,他们各个骑术精湛,功夫了得,好些人都是我的老哥。下午时候我专门让他们什么都不干只睡觉,他们现在劲头十足”

  兰子义笑道:

  “这就好,马匹下午我和三哥都检查过,没有问题。只是苦了两位哥哥了,连续两天合不上眼。”

  桃逐虎笑道:

  “常有的事,少爷不必在意。”

  桃逐鹿则说道:

  “少爷,我得到些消息,据说西边山上下来人了。”

  兰子义闻言问道:

  “西边山上?难道是逃窜而来的妖贼?”

  桃逐鹿点点头。兰子义得到桃逐鹿的肯定后叹了口气,他道:

  “真被两位先生说中了,还好我出手快,要是拖上一天,只怕此时已经起了民变。“

  桃逐兔道:

  “可是少爷,你现在亲自出来指挥百姓,等回京之后这可是章鸣岳收拾你的大好借口啊。“

  兰子义叹道:

  “我不出来亲自指挥,妖贼便会下来替我指挥,要是余杭借我名号弄出一波反贼,我的脑袋铁定就要搬家。如今已是骑虎之势,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至少目前这点事情我爹还能替我担住。章鸣岳要弄我不差借口,现在这事弄不死我。“

  然后兰子义问桃逐虎道:

  “大哥,进攻方向你可安排好了?”

  桃逐虎道:

  “少爷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从西边冲,装作下山的妖贼。”

  兰子义笑道:

  “大哥的安排正合我意。”

  桃逐兔道:

  “待会我们冲进去一定把陈五的营地搅和成一锅粥,少爷放心就好。”

  桃逐虎闻言敲了下桃逐兔的脑壳,他道:

  “你还想着冲?你也走了谁来保护少爷?好好给我带人呆在营里。”

  兰子义也道:

  “三哥你留下吧,你要是和大哥二哥一块出去我身边就没人可用了,三哥总不会想看我亲自带队冲杀吧?”

  桃逐兔被桃逐虎敲打,又听到了兰子义的安排,便没在坚持,挠了挠头干笑一声算是过去。

  这时桃逐鹿问道:

  “少爷,我有个问题。既然少爷你已经招来了台城卫王百户,为何又要让我们的人亲自动手?”

  说罢桃逐鹿又补充道:

  “我不是怕苦嫌累,我只是怕我们的人露出马脚来。”

  兰子义笑道:

  “二哥你不用多心,你是我亲哥,我了解你,你肯定不会怕这点苦。我们自己人上场是有可能露出马脚,但那也只能是我们的人被活捉才会出现的极端情况,二哥你和大哥挑选的

  都是精锐之士,我猜大家伙不会出现这种失误吧?只要你们冲进去胡砍一通,来去如风,等明天天明什么都剩不下,纵使有人怀疑我们也没人能出来指责我们。“

  月山间道:

  “卫侯想得不错,只是在你们这些北镇鞑子铁蹄践踏过后,那边营地必然乱做一团,到时候百户带人来可怎么抓人?”

  兰子义道:

  “这里终究不是京城,台城卫人手有限,陈五那边的暴民虽然被我们引来不少,但到底还剩下大几千人。若是那边不乱,以台城卫的人手想进营地都难。我让两位哥哥铁骑冲击也是不得已。”

  桃逐虎与桃逐鹿听闻此言纷纷点头,桃逐虎道:

  “原来如此,那台城卫全是精于设伏抓捕的步兵,队中缺马,待会要是僵持起来还真不好硬冲。”

  桃逐鹿也道:

  “陈五虽然不如我们这般行止有法,但也弄出人来拱卫内外。台城卫从明处来还真有可能碰钉子。”

  月山间见桃逐虎与桃逐鹿附和兰子义便没再多言,冷哼一声算是作罢。

  兰子义对月山间笑了笑,他问道:

  “百户的人可安排好了。“

  月山间道:

  “放你的心,我台城卫一向动静自如,大郎二郎的人马前脚一走,台城卫后脚便跟进去抓人。“

  兰子义点点头,然后他转向叮嘱桃逐虎与桃逐鹿道:

  “大哥二哥,待会你们带人冲进去后,无辜百姓便将他放过,陈五的人要把他们赶往一处,那些赶不到一起的就……”

  说着兰子义撮指成刀,作出斩击的动作,桃逐虎与桃逐鹿点头领命。兰子义抬头看了看天,然后说道:

  “差不多了,大哥二哥你们带人去吧。”

  ------------------------

  陈五哥看着大路那边的兰子义营地,心中五味杂陈,明明早晨那兰子义还说要共建情谊,结果到了晚上自己这边人就被对面挖走大半。现在陈五这边的人饥肠辘辘,怨声载道,兰子义那边不仅不肯借米过来,连面都见不着,这可真是把陈五气的够呛。

  陈五往地上啐了一口,恨恨的骂道:

  “好个兰子义,两面三刀,背地里阴我。等着吧!等老子将来成事了一定把那兰子义生吞活剥!”

  跟在陈五一旁的手下这时问道:

  “五哥,我们的人都在问晚上吃什么,喊叫了一天了大家伙都又饿又累。”

  陈五本就因为粮食的事情恼怒,现在手下人居然还敢提出这事来烦他,当下陈五便火冒三丈,他冲着说话那人吼道:

  “饿饿饿,整天就是饿,你们除了吃还会干什么?怎么就不替我想想办法?饿就给我忍着,我他妈自己还饿着呢!”

  一众手下闻言知道陈五火旺,赶忙收声不敢再言,就在众人敛气之际,有个手下远远边跑边喊道:

  “五哥!五哥!’

  陈五正在气头上,听到有人高声喧哗更恼,立刻指着来人骂道:

  “喊什么喊?我又没死,你奔丧呢这事?“

  那人跑了一路气喘吁吁,来到陈五面前只能拄着膝盖喘粗气,他抬头道:

  “不是五哥让我那边接了客人就赶紧跑来说吗?怎么现在你又不认账了?”

  陈五听着小子居然敢犟嘴,伸手便想抽耳光,可手甩到一半陈五突然想起了之前吩咐的事情,一时间怒火全无,他上前搂住传话人的肩头,压低声音问道:

  “人来了?”

  传话那人先是见到自己要挨打,后又被陈五小心招呼,正是弄不明白情况,听到问话只得愣愣的答道:

  “来了,就在五哥你的卧龙岗里坐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