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八十三章 藩镇老兵

第六百八十三章 藩镇老兵


  桃逐鹿一声令下,他背后的树林便躁动起来,在此之前那片树林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没有,现在则突然多出来几十匹马外加马背上的人,林中早已安歇的飞鸟顿时被惊得漫天飞散。

  桃逐虎与桃逐鹿兄弟俩也翻身上马,再次确认所有人都准备好后,桃逐鹿向前挥舞了自己的火折子,几十名骑手见到火光前移,立刻催马跟进,在桃家两兄弟的带领下,众人先是缓行,再慢慢加速,俨然就是训练有素的骑兵队伍开始自己的冲锋。

  桃逐虎骑在马上捏着鼻梁说道:

  “今晚事情办完,明天说什么都得睡上一觉。“

  桃逐鹿道:

  “今天事情简单,我看大哥你后半夜就有的睡。“

  桃逐虎从马鞍上取下火把,拿火折子点燃,他叹道:

  “但愿吧,后半夜还得有人带队巡夜啊,这活总不能让少爷去吧。

  话说这妖贼也正是顽强,追击了那么许久没死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占山为王。“

  说着桃逐虎手中的火把便被点亮。

  桃逐虎手中火把亮起,后面人便跟着点亮火把,一众人马骑行到此速度已经加快,疾风拍打在众人身上,吹拂在火把上,火焰并不会为这点小风夭折,只会随风摇曳,更显热烈,那被风吹舞至空中的火星向后飘去,弥漫在众人头顶,星星点点点缀在夜空中,活似正月十五摆弄在孩童手中的烟火,绚丽烂漫。

  不过会有这样出行游玩感觉的只有桃逐虎他们这些骑手们,在外人看来这些骑在马上的人就是头顶冒火的鬼怪,他们用黑布遮面,用五彩图脸,他们把自己画得乱七八糟,在这黑夜里让人胆战心惊,他们挥舞着手中点亮的火把,学着虎狼嗷嗷乱叫。

  这些个北镇兵们往日里与懦懦作战,两边人马三天两头互相抄略,一番历练后这些个老兵早就对打秋草这种劫掠勾轻车熟路。他们退伍后被安排到南方来,平日里最多也就外出打猎,憋得也是难受,现在遇见了真刀真枪好活计,可真把他们是高兴坏了。

  最先发现桃逐虎他们的是陈五安排出去巡逻的丁壮,这群平头老百姓平日里见过最大的场面也就是邻村争地是发生的械斗,至于眼前出现的这群凶神恶煞的怪物,他们是没有本事应对的。

  丁壮们在铁蹄之前做了他们唯一会做的事情,那便是转身逃跑,而桃逐虎也高声放话道:

  “信得我等转生道,今生苦难不用逃,

  跟随天军四方战,登天成仙就是好!

  爷爷们是雷有德雷天将的人,来这里是斩杀你们这些正妖的!不想死的就把钱财粮食拿出来!“

  然后跃马冲入人群之中。

  桃逐虎与桃逐鹿在出战之前已经和老兵们讲得清楚,今次只抓首恶,不伤百姓,他们冲也是捡着那些巡夜丁壮聚集的地方冲,那些逃跑的丁壮,桃逐虎只管催马冲散其人,那些拿着棍棒乃至梭镖的人,桃逐虎则会和身后弟兄们抽出火把照头招呼,至于剩下几个胆子壮

  敢当面拦马的,桃逐虎则直接手起刀落让他血溅当场。

  这些刚被聚集起来一天的平头老百姓何曾见过此等场面,他们既没有对抗骑兵冲击的经验,也没有对抗高头大马践踏的勇气,少数几个试图阻止铁蹄向前的陈五心腹被桃逐虎他们利索的斩成两段之后,营中的人便丧失干净了自己的勇气。

  百姓们嚎叫着四散奔逃,那些青壮发现来者只砍手上那家伙的人后便扔掉了自己的兵器,桃逐虎他们毫不费力便打穿了整个营地,现在出现在桃逐虎一行眼前的只剩下杵在营中间小土包上的一个茅草屋。

  桃逐虎远远望去只见陈五正在和另外三人打斗。虽说这陈五是个耍把式的,但他手底下还真有那么两下子,这家伙手持一把短刀,连续前突刺向面前中年人的面们,一时之间陈五在自己面前铸成了一道刀墙,把自己护持的密不透风,而且陈五为人精瘦,脚上步若莲花,一进一跳都在配合手上动作,使得他短刀劲头极大。

  与陈五对抗的中年人不像陈五这般灵活,他不断后退,手中匕首艰难的格挡攻来的短刀,看中年人挥刀的动作,他所擅长的应当是腰刀之类的中长兵器,现在他用得匕首并不趁手,而且桃逐虎还看的出来,这中年人大开大合的招式一定是在乱军丛中练出,平常街头巷尾斗殴根本用不上这样的动作。

  若是两人单挑,估计陈五能最终获胜,但问题是中年人身后还有两人,这两人在中年男子后退时齐齐上前,一人举刀砍向陈五脑门,一人挺刃捅向陈五腰侧。陈五两侧受敌不能再攻,他收刀之后急速旋转身体,接着腰腹的力量他横向展开身子,右手左刺架住捅来的那刀,左脚后踢点中左边砍来的手腕。

  两个攻来的人,一人被架住,一人被踢落刀,甚是狼狈,可陈五这华丽的动作却把自己侧身整个抛在了中年人面前,中年男子爆喝一声,跨前上去便是劈山裂地的一斩,他手中的匕首直接切开了陈五肋侧,若是男子手中拿得是长刀而非匕首,估计陈五半个身子都得被斩开。

  陈五中招疼的想叫,可内脏受伤又怎么叫得出来,陈五刚一张嘴便满口吐血,他丢下短刀捂住伤口向侧面滚去,他的做法没错,这可以让他暂时躲过中年人的追击,但这并不能改变他的命运。

  中年男子没打算放过陈五,他追上前去一脚将陈五踢翻在地上,然后中年男子不顾陈五抬手求饶,挥刀便将陈五喉咙斩断。

  杀掉陈五后中年男子站直身子喘了好几口气,他照着地上的尸体啐了一口道:

  “赔钱货,白瞎了雷将军的眼,害了老子三条命!”

  中年人的说的不错,他从听到马蹄声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料到了自己的命运,在他与陈五缠斗的会功夫内,桃逐虎已经与桃逐兔带领着众兄弟们杀将而来。不过中年男子还想再赌一把,他以前多次死里逃生,今次凭什么运气就差?

  这么想着中年男人便转身向骑兵攻击的反方向逃跑,随他而来的另外两个妖贼本想与他并肩抗击桃逐虎,但见到领头的都跑了,两个妖贼也没心再战,跟着也便一块套。

  只是两条腿哪里跑得过四条腿,桃逐虎与桃逐鹿带领的这支精锐老兵正愁着没根硬骨头磨牙,好不容易见到三个有点能耐的哪里肯将人放过?铁蹄疾驰,瞬间便越到了三个逃跑妖贼的前方,白刃电闪,两个毛贼已经被斩的身首异处,而中年人则被桃逐虎驾着战马直接撞飞了出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