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摇摆

第六百八十六章 摇摆


  在发现河对面松懈后兰子义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里堆了已经有好几万人,聚众数万这种事情朝中大臣岂会坐视不理?而且正如月山间所言,这片营地每天消耗的粮食已经让他

  难以支撑,兰子义维持不了几天。

  兰子义聚众于此就是为了给季家施加压力好让对面交出季知年,或者至少对面露出点破绽来让兰子义有机可乘,可现在对面压力全无,那兰子义费财靡饷在这里招揽好几万人是要干什么呢?

  “哐哐哐”连续的锣声从后面营中传出,那是收营的声音,可现在兰子义听来却觉得那声音震得人魂魄都龟裂了。百姓们听到锣声便停下了呐喊,他们把举着的旗帜随意丢在一旁,三五成群结队回营,他们现在谈论的只有晚饭吃什么的事情。

  兰子义黑着脸看着这些住在营地里的百姓们,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兰子义便将他们喂的面上有光,全然没了之前黑瘦干黄的模样。他们有说有笑的离开河边,刚才的摇旗呐喊对他们来讲只是一项可有可无的工作,他们对此事没有一点热情,他们只想着回营吃饭而已。

  月山间一眼就看出了兰子义脸色不对,但她没有插话。桃逐兔见到兰子义站在原地不动弹以为兰子义有什么不舒服,便上前询问。兰子义并没有心情和别人闲聊,他抬手制止了桃逐鹿,然后他道:

  “派人去把大哥二哥叫到我帐篷里,我有事情要商量。”

  桃逐兔见兰子义脸色铁青,不敢再问,于是乎便带人下去传话,而月山间则陪着兰子义往回走,她看了看兰子义的脸,狡黠的笑道:

  “卫侯是在发愁什么呢?“

  兰子义叹道:

  “我发愁自己骑虎难下!“

  然后兰子义便加快步伐不再言语,只顾自己一头扎进帐篷里面去。

  兰子义进帐之后坐下,已有伙计端来饭菜,兰子义见到那碗蒸的香喷喷的大米饭,又想起了刚才百姓们讨论吃喝的模样,心里立马扭到了一起,顿时便没了食欲。

  月山间为兰子义倒好茶水,见兰子义那副难受样不禁笑了起来。兰子义见月山间耻笑心中自然恼怒,可他又舍不得呵斥月儿,只得自己叹息忍着。

  每过多久桃逐兔便将桃逐虎与桃逐鹿带进帐中,兄弟三人向兰子义作揖之后各自坐下。进门之前桃逐虎便与桃逐鹿听桃逐兔说兰子义心情不好,现在又见自家少爷有饭不吃,众人便都噤声不敢多言。

  兰子义见到三位哥哥进帐篷,略微拱手算是打招呼,等三人刚坐下兰子义便开口问道:

  “营中百姓这几日吃的如何?“

  桃逐鹿道:

  “按照少爷你的吩咐,每天我们大米管饱,早有汤,午有菜,晚有酱,比起行军打仗来吃的也都不差,只是不像少爷和咱自家兄弟饭里有肉。“

  兰子义一向仁爱,桃逐鹿以为兰子义这么问是担心百姓们吃的不好,可没想到听到这些月山间却恨恨的骂道:

  “这些刁民,吃的这么好却不给我好好干活!看他们在河前那装模作样的德行,我去城里雇上一群地痞都比他们好使!“

  桃逐鹿见兰子义叫骂便收声不再多言,桃逐虎则接过话说道:

  “少爷,这些小民平日里哪能顿顿都吃白米饭?现在有的吃,又不用干活,他们不偷懒才怪。“

  桃逐兔道:

  “原来少爷你在生气这事,我也看到了,这些个刁民每天吃饭不干活,只出工不出力,光知道摇旗呐喊,昨天时季家的团练还有慌张的样子,可到了今天一见我们这边百姓只喊声,不上去冲,他们也就闲了下来,而且我们晚上也就歇了睡觉,对面晚上也安稳。“

  兰子义闻言怒道:

  “那为什么不让他们去冲击季家宅院?怎么不让他们去和那些个团练动手?“

  桃家兄弟听闻此言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桃逐兔说道:

  “少爷,之前陈五倒是带人上去冲,可你把给弄没了呀,现在我们手底下的人不会干那个。“

  兰子义本在气头上,可桃逐兔的话却像是吹炉火的风箱一样硬生生把兰子义的火给压了回去。月山间看到兰子义一副吃瘪的模样掩嘴笑了起来,她道:

  “卫侯火气真是旺,可您这把火点错了地方。”

  兰子义虽然宠爱月山间,但也受不了这风凉话呀,他抬头盯着月山间,怒气冲冲的答道:

  “我不该冲我哥哥发脾气这个我知道,用不着你来提醒我!”

  月儿闻言冷笑道:

  “卫侯冲谁发火都没问题,哪怕是冲我来呢,奴家难道还能不守着怎样?只是不知卫侯这火发来发去能对眼下这事情有什么帮助?”

  兰子义正愁得心烦意乱,也没有心思去措辞反驳月山间,只得拿起茶碗狠狠的灌下一口热茶。热水入口,烧心烫喉,若非兰子义不愿继续失态,这会他应该已经叫出声来了。

  桃逐虎见兰子义有苦难言,怕他急出病来,连忙宽慰他道;

  “少爷不要着急,事情总有办法,余杭大港,我们马场在本地的积蓄相当充足,就目前的吃法我们再吃半个月没什么问题。“

  兰子义听到粮草还算充足的消息总算是能将自己的心稍微安顿下来,脸上的颜色也缓和了一些。这时桃逐兔突然想到一个点子,他兴奋的说道:

  “少爷,那朱十六不是还在吗?不如让他找些人手替我们组织百姓。”

  兰子义听到这话眼中顿时有了神采,可是不等兰子义说话,月山间便先开口道:

  “三郎不是也有流氓地痞在手吗?你也可以用他们去策动百姓,何必要用朱十六?”

  桃逐兔转头看向月山间道:

  “我找的那些赌棍本就人少,又是一群贪利好货之辈,前日少爷建营的时候这群王八蛋便领了赏,这几日我们营中管的又严,这些个家伙都快跑光了,我哪里还能用得着他们?而且就算少爷肯让我用他们,这些人能靠得住吗?他们有本事出去勒索点钱财难道还有本事去调动起百姓?”

  月山间道:

  “那你们让马场的伙计去带头冲,你们的伙计全是身高马大的壮汉,有他们冲在前面,又有什么可怕他季家团练的?”

  兰子义听到桃逐兔提出法子来,心情通畅了许多,他端起茶碗来开始品茶,同时他道:

  “月儿,那朱十六得罪你得罪的厉害,这我清楚,我也记得,但现在用人之际,不是纠结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月儿你就在稍微忍耐两天吧。”

  月山间回头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我与那朱十六的私仇我自会与他算,怎会掺和到现在的公事当中来?那朱十六本就是百家会的人,他要煽动百姓用得也是百家会剩下的残党,卫侯辛辛苦苦,借了台城卫的手才刚刚灭了之前起事的陈五,现在又用朱十六岂不是让百家会死灰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