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九十章 一枝独秀

第六百九十章 一枝独秀


  二管家与百姓们有旧交,说话时又声泪俱下,言辞恳切,百姓们听得心动,纷纷开始交头接耳。

  在后压阵的兰子义听到那二管家的话就不爽,那老小子嘴里的“兵痞”说得不就是他兰子义?现在百姓们又被二管家妖言所惑已有动摇之迹象,这可是麻烦事。

  桃逐兔见兰子义眉头拧的像乱麻,大概猜到了原委,他凑近兰子义说道:

  “少爷,你若看那烂舌头断子孙的王八蛋不爽,我现在便去取了他首级来!”

  桃逐虎闻言呵斥道:

  “不可胡说!少爷是来这为百姓们讨还公道的,又不是来掠人钱粮的,哪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杀人?更何况杀人的原因还只是因为他说几句话?”

  兰子义点点头道:

  “大哥说得不错,三哥你不要妄动。”

  兰子义说完之后,桥上的季府二管家又开口了。这二管家刚才说完后专门留下时间不说话好让百姓们有时间思考,现在再开口正好,他道:

  “乡亲们!我家老爷说了,如今全天下都在遭灾,他没能体恤你们辛劳实在是罪孽深重。老爷让我给大家伙传句话:凡是今年欠了老爷钱的,你们的债全给你们免了!一分不要你们还,你们安安稳稳回去种地就好!”

  二管家此言一出,人群立刻沸腾,百姓们离家弃田,求得不就是免掉自己债吗?现在季老爷主动开口免除百姓们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这里闹呢?

  二管家见百姓们群情激动,知道现在是趁热打铁的好机会,于是他扯开嗓子用自己一人的声音盖过了全场几万人,拼着自己今后再也说不了话,也让每一个百姓都听清楚了他下面所说,二管家说道:

  “而且,只要是现在,带头走的百姓,季老爷发牛给你家!跟着带头人先走的百姓,季老爷白送你们三个月口粮!”

  兰子义听到二管家这话,彻底站不住了,他走起来来回踱步道:

  “这个季探云,手段真是狠辣!他把话说道这个份上可让我怎么再拉拢百姓?”

  桃逐鹿道:

  “少爷,那姓季的最多说说,他不可能真的给百姓们分出耕牛去的!”

  兰子义反驳道:

  “你我知道姓季的也就说说,百姓们岂能知道?这么短的时间给我来上这么一手,我拿什么上去顶?”

  桃逐兔道:

  “少爷,我带马场伙计先上去把局面稳住。”

  兰子义回身走到桃逐兔面前,贴着他的脸说道:

  “三哥,你那是和弟兄们一块上去被百姓们踩死!”

  二管家一前一后两句话无疑是季家的杀招,兰子义这后方本阵都因此乱了手脚,而顶在第一线百姓们则已经开始掉头。朱十六和他手下的百家会自然不愿百姓们走,其实他们从刚才二管家出来说话是便已经开始扇阴风,点鬼火,冷嘲热讽,想把百姓们的情绪给带起来,奈何那二管家人望颇高,朱十六他们没得法子应对,现在人潮回退,朱十六那几个人又有什么本事把人拦住?

  眼见兰子义这边局面雪崩,忽有一年轻小子从人群中跑出,那小子跑到众人前面,拦住大家退路,以不亚于二管家的嗓门大声吼道:

  “诸位老少爷们,姑姑婶婶听我一句,大家可千万不能走啊!“

  转身退走的人群这时正要启动,大家伙都卯足了劲想去争季家老爷开出来的优厚待遇,那可是耕牛和三个月的口粮啊!这种条件谁人不心动?故而百姓们归心似箭,见有人拦路他们自然不爽,众人七嘴八舌的咒骂那小伙道:

  “你算老几,是个什么东西?季老爷肯免你的债只求让你回去你都不做?”

  小伙见人群还是不止步,知道必须在一两句话内把众人稳住,否则他就要被乱脚践踏踩进地里去。那小伙道:

  “季老爷若是有心免你们的债早有大半年功夫去免,何必等到今日?就算等到昨日,前日昨日为何不免,非要在今天一大早过来免?乡亲们!这天下哪有不想着收本的债主?季老爷肯给你们免债是为了让你们各自散去然后让团练出来收拾你们啊!我们可不能走啊!”

  小伙年富力强,声音还很雄壮,他这一吼全场也都听见了,经他这么一拦一指点,百姓们也都回过味来,好像现在要是走了还真有被秋后算账的危险。

  站在桥头的二管家自然不乐意小伙说话,那二管家说道:

  “乡亲们可别信他!他不是兰子义掺到你们当中的细作,就是没有产业闲汉,他把你们拦住有银子拿,你们被他拦住可是什么都落不下的呀!”

  那小伙隔着人群回敬二管家道:

  “老管家,不用劳您费心,小人家虽不富但好歹还有三亩薄田,只是我我爹妈兄弟们全都死的早,现在只有我一个半大小子操持,经常受人欺负罢了。老管家你我可见过好几回,你季老爷给的救命粥我也和过好几回!”

  小伙的话得到了周围许多人的附和,那些人是与他同村的百姓,这小伙并未撒谎。接着小伙又对二管家遥声叫喊道:

  “老管家你说我乃是别人细作,拦人是为了拿银子,现在我向他人证得我不是白拿银子吃干饭的。我有几个问题倒想稳稳老管家你,你刚才给大家伙许下的牛啊,亮啊什么的,那季老爷到底会不会兑现?”

  老管家道:

  “当然会兑现,我家老爷说一不二。”

  小伙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问你,带头的赏耕牛刚才谁人带头走?跟走的赏口粮,刚才又是谁该赏口粮?”

  小伙的问题明显问住了二管家,也问醒了一众百姓,被耕牛和口粮引诱的不能自已的百姓们总算是能冷静一点思考一下二管家说的话里有多少水分了。

  那二管家见百姓们不再骚动,明显有些焦躁,他对众人喊道:

  “刚才带头的我全都看见了,我把你们记在心里,回头牛就会给你们送到家里去。剩下跟着一起走的百姓们也能拿到口粮,这绝对没有问题。”

  二管家正在极尽全力想要稳定局面,将百姓们转的为他所用,但跟在他身后的团练有人就不乐意了。这些团练当中有好些人都是前几日里陆续赶来为季家助拳的,他们当中有好几个带头人便对二管家说道:

  “二掌柜,这么多人欠的钱可不是小数目,您季家财大气粗可以不在乎这点钱,但我们家家业稀疏,还指着这点钱过火,你在这带头免了穷鬼的债,还给穷鬼发牛发粮,您把好人全当了那我们成什么?我们跟不起你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