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得力小将

第六百九十二章 得力小将


  那小子来到兰子义面前便单膝跪下,左掌靠在右拳上低头唱到:

  “小人名叫郑有旺,见过兰侯爷。”

  这个郑有旺像是从戏里出来的一样又跳又唱,惹得兰子义身后的伙计们“嘿嘿”发笑,就连兰子义与桃家兄弟看着郑有旺也露出了笑容。郑有旺年轻小子一个,看上去比兰子义还小个一两岁,刚才气盛能在人前振臂高呼,现在来到兰子义面前,见到了贵胄气派和军中威势,顿时便萎了气势,听到追随兰子义的伙计们发笑这郑有旺更不敢在出声了。

  带人来的桃逐兔立在兰子义身旁,见着跪在地下的郑有旺,不无嘲弄的说道:

  “咱少爷这里不是戏台,小子你干嘛跳城这种样子?”

  郑有旺闻言顿时乱了方寸,慌忙之中他已经改为五体投地伏在地上,连连磕头,噤声说道:

  “小人不知礼数,冒犯了侯爷,侯爷饶命!侯爷饶命!“

  兰子义抬手制止桃逐兔,他道:

  “三哥,郑小弟又不是王侯出身?从何处去知道那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别吹毛求疵了。“

  然后兰子义走到郑有旺面前,抬手动动手指示意眼前人站起来,他道:

  “夫子有云: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不知礼,无以立;不知言,无以知人。你既能在人前为我谋事,足可知你乃知礼之人。别叫郑有旺了,名字太俗,从今往后你就改叫郑知礼。起来吧。“

  那郑有旺听到话抬起头来,见兰子义摆动指头他才动腿从地上爬起,兰子义则趁势弯腰伸手将他从地上捞起。捞起人后兰子义又替郑知礼将膝盖腿上的泥水拍打掉,拍完后兰子义回头对月山间招招手,指了指身上,月山间会意的点头,立刻将手中的拿着的兰子义外袍给地上去。

  兰子义结果外袍亲手为郑知礼披上,他道:

  “今日我不喜百姓归心,我喜得了你这员干将。怎么之前未见你和朱十六一起啊?“

  郑知礼先是被兰子义赐名,又被兰子义亲手掸去泥土,还得了一件侯爷穿的轻纱罩袍,现在真是被感动的五脏六腑都跟烧起来了一样,两只眼睛忍不住的就哗哗流泪,他一边用手抹泪,一边回答兰子义道:

  “侯爷干嘛把我和朱十六那个闲汉放在一起?小人虽然是个泥腿子,但小人好歹也是在田

  间劳作,有正经营生的良民,不和那些闲汉为伍。“

  兰子义听到这话满意的点点头,他拍着郑知礼的背说道;

  “你既然是正经清白人,又胆略过人,知进退,知荣辱,从今往后必定前途无量,今后好好干,我定不会亏待你。“

  说罢兰子义又朝桃逐鹿招招手,桃逐鹿早就侯在兰子义身旁,见兰子义看来他便伸出一个指头询问,见兰子义摇头桃逐鹿便从口袋里掏出一锭二十两的递来交给兰子义。

  兰子义接过银子掂了掂,还是觉得有点少,不过二哥已经把银子拿了出来,兰子义也再没得可说,于是他便转手交给郑知礼,兰子义道:

  “来,拿着,这是赏你今天功劳的。“

  那郑知礼从小长在乡间,去过最繁华的地方也就是县城之中,旁边余杭府他都没去过,何曾有机会见识银子?现在一个元宝放在眼前,这郑知礼的眼睛都快被晃瞎了。不过郑知礼虽觉头晕,但他并未财迷心窍,而是立刻开始推脱,兰子义又自然不肯收回银子,两人又谦让一番郑知礼才收下。

  手下银子后郑知礼算是铁了心跟兰子义干了,他拍着胸脯说道:

  “卫侯放心,从今往后我就是您的人,您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眉头都不皱一下!“

  兰子义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前面百姓们又忙活起来了,正是需要你这样干将的时候,你快去吧!”

  说着兰子义又拍了郑知礼肩膀一把。那郑知礼得了令,点头唱句喏,然后便撤开双腿飞奔向桥那边,同时他还把身上轻纱袍褪下裹进怀中,生怕给弄脏。

  兰子义微笑着目送郑知礼离开,待到他消失到人群中后兰子义慢慢将脸冷下来,他对桃逐鹿吩咐道:

  “二哥,你帮我把这人底子查清楚。”

  桃逐鹿抱拳说道:

  “少爷放心。”

  桃逐虎这时上前说道:

  “我看这小子心智单纯,行为并无刻意造作之处,他应当是正经庄稼人。”

  月山间道:

  “可那小子刚才得了银两却在故意推脱,几次三番才将钱收下。这种老到的手段怎么可能如他所说是个正经人?”

  桃逐虎反驳月山间道:

  “月儿姑娘你这就是以女子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小子若是懂规矩,刚才就该直接叩头拿钱,何必推辞。这就是个村里孩子,平日里就这习惯,看的出来。“

  月山间听道桃逐虎的话后冷哼道:

  “大郎有话就直说嘛,小人之心便是小人之心,何处来的女子之心?圣人都把女人和小人相比在一块,你怕什么?“

  桃逐虎不用“小人“二字就是怕刺激道月山间,结果最后还是讨了个不痛快,他嘴拙,从来就不是和人吵架占便宜的,现在被月山间顶回去只得愤愤作罢。但桃逐虎愿忍桃逐兔并没有那个想法,他立刻发作道:

  “月山间我大哥和你说事,你却在这里找茬,你是诚心想要气我哥?“

  兰子义刚才和郑知礼说话那几句本就是在出言试探,他心里其实也已经对郑知礼放下心来,只是保险起见才命二哥去查。没想到为了这点事情自己这边居然吵了起来,他赶忙出言道:

  “算了算了,我就让二哥查个人,你们却为这点琐事吵起来,有这功夫瞎吵倒不如替我想想怎么勾着季家人出来和我谈判。“

  月山间哼了一声道:

  “有什么可勾的?那个什么二管家刚才从桥上败退回去之后,季探云便没有后手可用了,他除了和卫侯谈判再没有任何办法。只是不知那季探云能不能沉住气,他能不能等到千户来。“

  兰子义笑了笑,然后又转头看了看季家府院外。今天的情况与昨天简直一模一样,就是百姓这边少了冲车。兰子义没再叫人做冲车,有那东西的话季府的墙根本不够看。

  兰子义今天没再向昨天那样全程观望,他需要时间思考应对千户的方法,所以留下桃逐虎压阵后兰子义便带着月山间和桃逐兔回帐中吃饭,这两人互相不对付,一时无话,兰子义倒也落得清静。

  吃过饭后兰子义正敞开衣服摇着扑扇喝茶纳凉,突然帐外有伙计前来报道:

  “少爷!季家那边派人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