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山雨欲来

第六百九十七章 山雨欲来


  季探云闻言笑着捋捋胡子,他道:

  “卫候,我虽治家严,但我家里仆役却不是各个如我这般严格。我那不孝子自小便是家中少爷,家里奴仆听他话的不在少数,他在京城离我山高路远,我管不到那里那里人自然就听那畜生的了。这件事情我全然不知,卫候把账算到我头上可就是不讲道理了。”

  兰子义冷哼一声道:

  “季老爷一推二五六居然把自己洗了个干干净净,你的人不停的在帮你儿子出逃,你还敢说自己与此事无关?既然你无关那就让你府上的大小管家,各地掌柜的都跟我走一趟,我倒想问问清楚他们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受谁指使。”

  季探云道:

  “卫候啊,您没有真凭实据,只靠自己猜想便来拿人,这世上哪有这种道理?”

  兰子义瞪了季探云一眼,厉声说道:

  “我此次出行是替鱼公公办事,鱼公公坐镇台城卫,台城卫抓人何时还要真凭实据了?只要有所嫌疑,先抓再审,审出东西来自然便是证据。”

  季探云摇头叹道:

  “卫候,台城卫审问用的是什么手段我岂不知?你真要把人抓进去,那人屈打成招,不得把我九族之内所有人丁全给供出来?您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兰子义道:

  “我从来就没有为难季老爷的意思,我来这里只为抓季知年回京,季老爷你只要把人叫出来就可。只要你把人交出来,剩下的就再也没有让季老爷你为难的事情了。”

  季探云答道:

  “卫候啊,我说什么你才能信我呢?我绝不会让一个有可能犯王法的人住在我园中的,我手上九没人,我能交给您什么呢?”

  兰子义听着季探云的话,眼睛紧盯着他不放。季探云也毫不相让,哪怕脸上笑嘻嘻,季探云也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两人就这么对峙许久,也不说话,堂中气氛紧张无比,在座所有人全都在等待主座上两人争出个结果来。

  或许是季探云觉得不该和兰子义闹得太僵,于是他开口打算说点什么,可还没等他出声,院外便传来极其嘈杂的声音,兰子义闻声皱眉,听声音外面是乱民重新压上后发出了叫喊,但兰子义出发前明明吩咐了桃逐鹿,让他不可轻举妄动,为何现在乱民会再次杀将而来?难道说外面的局势已经失控了?

  就在兰子义胡思乱想之际,屋外传来了季家家丁的呼喊声,只听有人喊道:

  “不好啦!暴民起事啦!杀人来!”

  众人听闻此言当下大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兰子义,而兰子义此时则脸色铁青的坐在座上,只差把茶杯捏成渣。

  ―――――――――――――

  时间往回拨两个时辰,此时兰子义已经离开有了一会,此时营中只剩下桃逐鹿一人。正好百姓们都已经撤回营中,午饭也已吃过,桃逐鹿正好借此机会核准账目,处理文书。桃逐鹿翻了一会文书后问道:

  “少爷可到地方了?”

  在帐中伺候的伙计闻言答道:

  “跟去的人还没有回来报平安,不过据我估计应该已经到了。”

  桃逐鹿道:

  “让人注意少爷那边的情况,一有消息便传来告我。”

  伙计闻言抱拳,转头便吩咐了下去。

  接着桃逐鹿又问道:

  “我们这几天吃掉了多少粮?”

  桃逐鹿这么一问,马场来的那个账房先生便拿出账簿和算盘,边算边道:

  “按照少爷吩咐,营中粮草供给是按军中规矩给的,壮丁一日一斤二两粮,妇人一日八两粮,老弱小孩一日半斤粮,全营六万人,一日用量四百石,到现在为之我们已经在季府门前驻扎有三日,合计耗粮一千两百石,账面登记和实际库存也与此数相符,二郎要过目吗?”

  说着账房先生便将账簿递给桃逐鹿,桃逐鹿笑了下摆摆手道:

  “老叔不用这么见外,您在落雁关时便是军中老文吏,您管的账一分都不会错,所以临老了代公他才派您来南边养老。我个小辈曾敢怀疑您?”

  账房先生闻言放下账簿说道:

  “二郎你不用这么客气,你是少爷身边的人,你是替少爷办事的,查我是应该,我不可能在你面前摆谱。”

  桃逐鹿闻言点点头,然后他又问道:

  “听老叔刚才所说,我们这几日吃的粮食其实不算多。”

  账房先生道:

  “的确不多,余杭本地马场的屯粮是按着四万骑吃一年的规模制备的,现在吃掉的这点粮食不过九牛一毛。”

  一旁另一位伙计补充道:

  “其实还是因为营中百姓们小孩占了大头,一天分他们半斤粮,统共也吃不了多少。”

  桃逐鹿又问道:

  “那现在营中还剩下多少粮?”

  账房先生道:

  “当日运粮时少爷吩咐要从宽料想,所以一次便运来了三千石,现在连一半都没有吃掉。”

  桃逐鹿道:

  “那我们就该着手把粮食往回运了,今次少爷从季家出来后,事情也就该了结了,到时候再准备运粮时间便略显得迟。”

  伙计说道:

  “少爷仁义,说不定完事之后会将粮食散给百姓们,二郎你是不是有些着急了?”

  桃逐鹿道:

  “有备无患,少爷怎么吩咐是少爷的事情,我们早些备好车辆总好过到时候手忙脚乱。”

  然后桃逐鹿又问道:

  “朱十六和他手底下那百十来个喽啰有什么动静没有?”

  伙计答道:

  “那百十来号人我们已经挨个派人盯上了,但他们人数众多,发展又快,新拉的下线我们就没来得及安排人去盯。要说动静我是听说朱十六好像要搞个什么大动作。”

  桃逐鹿道:

  “什么大动作?”

  伙计到:

  “听说是想学陈五,煽动百姓谋反。”

  桃逐鹿冷笑道:

  “这些流民整日就想着造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脸,看自己配不配。”

  账房先生这时抬头说道: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人家有点想法没什么错,关键是我们能不能防患于未然。”

  桃逐鹿道:

  “老叔所言有理。今天等少爷谈妥了出来,这朱十六和他的百家会便没用了。只要他们没用那就没他们的活路可走。传令下去,从现在开始执行宵禁,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帐。把百家会驻扎的那几个帐篷标清楚了,今晚我们就动手。”

  说着桃逐鹿便搓指成刀,做出一个下斩的姿势。

  伙计见状领命,正要转头下去传话,不想这时却又另一个伙计从外入内禀报道;

  “二郎,我们在军械库那边抓到几个细作,抓到他们时这几个细作正在割我们的弓弦。”

  桃逐鹿听说有人割弓弦,嗖的一下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道:

  “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在我们眼皮底下割我们的弓弦?!快带我去,我要亲自审问这几个吃了豹子胆的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