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半大小子

第六百九十八章 半大小子


  桃逐鹿在自家三个兄弟当中可算是最稳重的,平日里不苟言笑喜怒不形于色,他今次会发这么大的火可以说是动了真怒。桃逐鹿动这么大的火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割弓弦这种事情对于北镇军中长大的孩子而言可是重罪一件,小时候若是那个孩子顽皮动了弓可是会被吊起来往死里打的,这一点也不是开玩笑。

  桃逐鹿怒气冲冲的带头走在前面,身后几个马场伙计也是火旺,一人说道:

  “弓、马是咱北镇人的宝贝,平日里咱半夜起来给马上夜草,弓身、弓弦分开保存,还用专门的皮箱子烤火放置弓箭,就怕这些个宝贝疙瘩受潮了。现在这是那个王八蛋居然敢来割咱的弦。”

  另一个也附和道:

  “就是!这些弓都是在库房里好好保存着的,要不是今次少爷让咱出来,咱谁会把东西拿到这种野地里来糟蹋。要我说这次来的人肯定是受人指使故意这么干的,一般人谁会干这种事情?”

  伙计最后说道的“受人指使”提醒了桃逐鹿,他的脚步因此一顿。伙计说的很对,武库那边防守严密,只要是个张眼睛的就知道那里不是该去晃悠的地方,这几日伙计们也都不停的提醒营中的百姓,不可靠近武库粮仓,现在营里又在执行宵禁,谁会无缘无故跑到库里去割弓弦?难道是说朱十六?他要先下手为强?

  跟在后面的伙计见桃逐鹿停步也都跟着停下,一个伙计凑上前问道:

  “怎么了二郎?有什么问题?”

  伙计这一问叫醒了桃逐鹿,他转脸问伙计到:

  “谁在盯朱十六?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伙计说道:

  “那边暂时还没消息传来,要不要我去问问?”

  桃逐鹿点头道:

  “你带几个人过去辛苦一趟,告诉盯梢的弟兄,让眼线们现在就来汇报,如玉风吹草动立刻动手。”

  说着桃逐鹿并拢手指在脖子上比划了比划。那伙计闻言抱拳,却没有领命,也没有离开。桃逐鹿见伙计为难,于是问道:

  “你有什么难处?”

  伙计说道:

  “二郎,少爷才刚进季府,事情能不能谈拢还未可知,现在就动手是不是太早了。”

  桃逐鹿深吸一口闷声说道:

  “凡事不可落人后。要是朱十六想炸营我们就得提前动手。兄弟不用多言,少爷不在营中由我负责,出了事我担着,你照做便是。”

  那伙计听到这话知道桃逐鹿是动了真格的,连忙唱喏带着人便走,桃逐鹿接着又祥旁边其他伙计吩咐道:

  “立刻吩咐营中伙计,集合起来佩刀戴弓,武库也别关了,现在就把家伙发给弟兄们,马厩那边赶紧把马匹分发下去,把持好营中各个出口,敢有乱动的杀无赦!”

  伙计们领命唱喏,赶紧下去就办,桃逐鹿则领着剩下的人往武库那边赶,他脚底的步伐都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不少。

  很快桃逐鹿便带人来到了武库前,守库的伙计早把十几个小子押着跪在地上,另外则有伙计拿了令牌来到武库这里搬运器械。

  桃逐鹿走到守门伙计面前,他望着地上跪着的人问道:

  “就是他们在割弓弦?”

  带头的那个伙计说道:

  “就是他们。刚才我正和弟兄们沿着库房周围巡逻,突然听见里面有响动,还以为是有野兔老鼠什么跑进里面去祸害,等我们冲进库里之后才发现是这些个王八崽子在割弓弦,也不知道这几个小兔崽子在什么时候怎么钻进去的。”

  桃逐鹿盯着跪地的小孩又问伙计道:

  “断了多少张弓?”

  伙计答道:

  “唉,也是我们失职,被他们割断了二十一张弓。”

  桃逐鹿道:

  “二十一张••••••这几个小子也是刚进去才打开箱子,你们手脚不慢,没必要自责。”

  接着桃逐鹿抬脚提了下面前一个小子道:

  “你们为什么来这里割弓弦?”

  跪在地上的这些小子们早在桃逐鹿来之前便已经吓得够呛,现在桃逐鹿开口发问,那个被问到的小子更是已经瑟瑟发抖。但并非所有人都这么怯懦,人群当中一个年龄最大的替其他人开口回答道:

  “老子就是割着开心,没有为什么。”

  桃逐鹿听到这话抬头看向那小子,他从鼻子里冷哼出一声笑,然后不等他开口便有伙计上前一脚踹到开口的小子肩胛骨上。

  那个胆子大又嚣张的小子被马场伙计一脚踹翻,狗吃屎的扑倒在泥地里。这小子呛了一嘴泥后抬头咳嗽,他想开口叫骂可他嘴还没张开便被两个伙计连拖带拽拉倒人群外,摁在木箱上,有个伙计走到小子跟前回头问桃逐鹿道:

  “多少?”

  桃逐鹿道:

  “二十,教训教训就是。”

  那伙计得令点头,然后伙计便扬起马鞭雨点般的抽向小子后背和屁股,他一边抽一边骂道:

  “你个有人下,没人养的野种,出门的时候你老子没教你怎么说话?这是你随便插嘴的地方?”

  马鞭落在小孩身上立刻便把小孩抽的皮开肉绽,那小子刚才还嘴硬,现在则只剩下嚎哭的本事,在伙计死命抽打之下,这小子哭爹喊娘,一个劲的求饶。剩下那些还跪在地上小子们见到出头的挨了打,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伙计每挥动一下鞭子小子们便不自禁的发一下抖,就好像伙计的鞭子是挥在他们身上一样。刚才那个被桃逐鹿问话的小子则保住桃逐鹿的腿磕头如捣蒜,他哭到:

  “爷爷饶命啊,爷爷饶命,我说,我什么都说。”

  桃逐鹿叹了口气低头问道:

  “你们为什么割弓弦?”

  小孩哭到:

  “有大人教我们来干的,说是我们拿一段弦回去便能换十文钱来。”

  桃逐鹿闻言摇了摇头,他道:

  “十文钱?你可知这一根弦便值好几个十文钱?一张好弓更是得要好几千钱,这要是在军中你们几个小子早就被砍下人头示众了。”

  那小子听到桃逐鹿说要杀头,当场便尿了裤子,他道:

  “爷爷饶命啊!不敢我们的事情啊!都是百家会的人派我们来的,他们说有钱给我们让我们来我们才来的,不干我们的事啊!”

  桃逐鹿听着百家会的名号默默的咂舌,果然如此,就是朱十六在先发制人。桃逐鹿又转过

  头去看一边忙碌的其他伙计,幸亏刚才桃逐鹿下令的早,现在武库都快被半空,武器很快就会被下发到每一个伙计手中。

  可就在此时营中突然传来喧哗声,桃逐鹿闻声一震,他拔出腰刀立地喝到:

  “何人喧哗?速速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