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七百零四章 离府

第七百零四章 离府


  季知年听了兰子义的话,摇头叹气不再多说,只顾埋头带着兰子义往前走。季府院落曲径通幽,层次鲜明,走了这么许久兰子义才与季知年看到后门,可这一路上的鸟语花香却没机会让兰子义欣赏,兰子义哪有那个心情?

  季知年早早安排好了仆役和马匹,现在那些人马都规规矩矩的等在门内,桃逐虎他们几人都已经上马,而之前跟在兰子义身后的那一票团练则没能及时跟上来,他们很有可能是被刚才那片竹林给挡住了。

  兰子义望着这边只有仆役的门口问季知年道:

  “这边为何没有团练?”

  季知年答道:

  “那是因为这边侧门没被乱民围攻。”

  兰子义又问:

  “那为何这边没有乱民呢?”

  季知年看向兰子义道:

  “那就得问卫侯你自己了。”

  兰子义笑了笑,他看看门口处的桃逐虎他们然后对这季知年拱手道:

  “季员外言出必行,子义佩服。您亲自送我到这边来已是仁至义尽。现在我的人已在门口,您的人还未跟上,我看就此别过吧,季员外不用送了。”

  谁想季知年听到兰子义的话后并未止步,反倒拉住兰子义的手继续向门口走,他道:

  “子义少爷,您就别说了,容我再送你一程吧。”

  顿了顿季知年又说道:

  “我知道我没法说动少爷你放过我儿子,这也是他命中注定,我个当爹的只能尽力而为。我并不打算让少爷您放弃追捕我儿子,我只是想再求求少爷,求您抓到他后不要伤他,我只有这一个儿子。”

  说话间季知年已经将兰子义送到门口,他亲自从仆役手中接过缰绳,然后又亲自扶兰子义上马,带服侍着兰子义坐稳后他又拍了拍兰子义的马镫说道:

  “子义少爷,一路保重,好自为之吧!”

  兰子义坐在马上疑惑的看着鞍旁的的季知年,久久不能言语,而已经等候在门口其他众人见此情景无不惊得大张嘴。月山间脑袋转的最快,她见季探云居然靠到门口来袖筒里便慢慢划出短刀来。不过月山间脑袋赚的快,桃逐虎反应也不慢,他见月山间利刃在手连忙呵斥道:

  “把东西收回去!再乱动休怪我辣手无情!”

  桃逐虎这一声呵斥引来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唯独没有吸引兰子义和季探云,这一老一少一个在上一个在下的两人还在互相凝视,他们并未因桃逐虎的吼声而有半点分神。

  周围站着的其他人虽然反应不如月山间和桃逐虎,但他们也不是傻子,听到桃逐虎的吼叫他们自然也发现了月山间手上的兵刃,那些季家的仆役都对此惊恐不已,他们没有就这么跑路已经很是了不起了。

  月山间本来是要偷袭,结果现在她却被桃逐虎暴露成了过街老鼠,她自然是又羞又恼,好在月山间已经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桃逐虎后便把目光投向了兰子义,想要寻求下一步的指示,看她眼神明摆着就是过了这村没这店的意思。

  兰子义感觉到了月山间的目光,他收回自己的凝视,抬头仰天慢慢出了一口气,然后他转过脸盯着月山间,冷冰冰地说道:

  “呆不住就先走,我这有大哥三哥护卫。”

  月山间听到兰子义居然当众这么说她,气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她知道兰子义不会同意她的斩首计划,于是自己勒马调头,先其他人人一步便冲出府门去。

  兰子义瞪着远去的月山间叹了口气,然后他回头对季探云抱拳道:

  “季员外,告辞了,你多保重。”

  然后兰子义也勒马掉头离开季府,其他桃家兄弟和一众马场伙计则紧随兰子义身后。

  兰子义出门之后便策马狂奔,后起步的桃逐虎他们因此追的苦不堪言,桃逐兔更是扬声叫道:

  “少爷!慢点!后面没有追兵!”

  兰子义头也不回的答道:

  “后面是没追兵,但前面却有人要追。你没看见月儿哭了吗?”

  桃逐虎与桃逐兔听闻此言哎呦一声叫得无奈至极,他们俩还以为兰子义刚才恼了要驱赶月山见呢。

  兰子义策马狂追,总算是赶上了前面的月山间,那月山间也并没有狂奔不止的意思,她的马其实只是小跑,而她自己则坐在马上垂泣。听到身后有马蹄声赶来,月山间回头偷瞄一眼,见是兰子义过来又扭过头去,拉起缰绳想要催马。兰子义自然也看见了月山间的动作,他赶忙借着马匹的冲劲超过月山间,然后横马挡在路上。

  月山间真的哭了,她眼圈都红了,她见兰子义挡在面前立刻开着哭腔说道:

  “你不是要我走吗?你还来干什么?反正我只是个奴婢,你不要我我回爹那里去。”

  兰子义看着月山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想说话却找不到合适的话,他想下马过去却怕月山间借机离开,于是他值得继续呆在马上,不言不语。

  月山间见兰子义不动抬头呵斥道:

  “你走开!“

  兰子义道:

  “我走开月儿你不就跑了吗?那我怎么敢走?“

  月山间道:

  “你刚才赶我走,现在却又怕我走,你要我如何?“

  兰子义听月山间的语气似有要缓和的意思,便缓缓策马来到月山间身旁,他低下头凑近月山间的脸说道:

  “我怎么敢让月儿你跑,月儿你要是跑了去告鱼公公的状我可如何是好?“

  月山间刚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容易止住那吹弹可破的脸蛋上还挂着两滴泪珠,她本以为兰子义会出言劝解她谁想兰子义竟然是怕她告状,月山间当下被气的泪如泉涌,她勒马哭道:

  “原来你是怕我爹而不是怕我,我在卫侯身边真的什么都不是!你躲开,让我走!我不在你身边讨人嫌了。“

  兰子义惹哭了月山间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乱,他胸有成竹探手拉住月山间的手然后陪笑道:

  “月儿,你走只是一时赌气,我赔了不是你还会留下的,但你要是告了公公,公公那么疼你,他一怒之下接你回去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怎么可能不怕?“

  月山间哪里想到兰子义这个糙汉子居然还会说出这种甜言蜜语来,当下破涕为笑,她挥手轻拍兰子义的嘴说道:

  “就你的嘴巧!刚才在季府里面你怎么不像现在这么乖?“

  这时桃逐虎他们全都追了上来,见到月山间在和兰子义打情骂俏,众人全都目光看向他出,之装作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