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七百二十八章 麻烦事

第七百二十八章 麻烦事


  当日,兰子义与鱼公公把酒言欢,喝到尽兴,一直到晚上日落两人才散,兰子义和鱼公公全都喝的酩酊大醉。伺候两人的众太监和台城卫眼看兰子义回不去,只能将他安排到殿中歇息,当夜就此无话。

  次日兰子义一直睡到巳时末才醒,醒来只觉头痛欲裂,叫来茶水醒过酒才算清醒。这时兰子义才发现自己又住进了月儿在宫中的卧房,连忙招人来问,有仕女上前应答道:

  “回卫侯的话,您昨晚上喝醉后便把您抬到这来了,您休息的可好。”

  兰子义便道:

  “我还好,只是公公可好?“

  仕女道:

  “阿爹好着呢,一大早就起来被军机处几位大人叫去议事了。“

  兰子义闻言叹道:

  “公公好酒量,我记得他昨晚喝的不比我少。”

  接着兰子义便命人伺候自己梳洗,收拾好后兰子义便打算告辞,有仕女问道:

  “阿爹走时还专门嘱咐我等伺候好卫侯,卫侯却不同公公打声招呼再走,这样怕是不妥吧?”

  兰子义想了想,答道:

  “姐姐说得在理,子义就这么走了是不给公公面子,可是昨天我兄弟几人一起回京,就我

  一人进宫,结果彻夜不回,我家哥哥怕是担心坏了。公公入阁议事不是一时半会能完事的,我要等下去今天都不见得能回家。这样吧,我给公公留封书信解释一二,公公若是不满意我再来赔罪都行,怎么的我也得先回家一趟。“

  说着兰子义便要来纸笔修书一份,写好东西兰子义又要了些点心茶水权当早点,吃罢了收拾干净兰子义就起身要走。起身走出门后兰子义又想起一件事情来,他问送行的仕女道:

  “公公此去内阁可是与诸位大人商议我的事情?昨晚虽然给司礼监那边递了奏章,可大人们同意不同意还不知道,我这样贸然出去是不是不妥当?“

  仕女笑道:

  “卫侯放心去吧,辰时四刻左右公公便派人来告,说是卫侯已经无恙了。“

  兰子义闻言笑骂仕女道:

  “姐姐你可真是坏透了,公公早就通来此话便是默认我能走,你却还要拦我,难道是嫌我昨晚耽误你们歇息,想要碍我事情不成?“

  仕女欠身道:

  “奴婢怎敢耽搁卫侯?只是公公疼爱卫侯,若能留下卫侯见过公公,公公一定喜欢,奴婢可是在替公公着想。“

  兰子义大步流星的往外走,边走边说:

  “我看你是在替自己考虑,你是想拿我给公公邀功。快去给我备马,我要回我家去。“

  于是兰子义便出了招贤门,牵马过御桥。兰子义可不想再被人抓住把柄,说他御沟行马再搞事,于是他牵着马想要再走一条街,绕开台城再往回骑。可就他刚过御桥便被人给拦下,有人扑上前来拦住兰子义去路道:

  “侯爷可算出来了,小人等您等了整整一宿。“

  忽有人拦路兰子义自然吃惊,他还在防备之际匆忙打量了一番眼前人,这一看才觉得此人眼熟。兰子义问道:

  “敢问你是?“

  那人擦了一把额头山的汗抓起兰子义衣袖说道:

  “侯爷,小人乃是世子殿下屋中仆役,是殿下派我来找您的。“

  兰子义一听是李敏纯来寻,心中一紧,他抓着仆人的手追问道:

  “世子殿下出事了?“

  仆人拍着大腿说道:

  “不是世子殿下出事,是卫侯家中出了事。昨天下午卫侯家中小厮匆匆来德王府,只说府上有事,求殿下帮忙找找侯爷……“

  兰子义听闻家中出了事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他不等小厮说完便踩蹬上马,然后从袖中摸出一锭银子扔给小厮,只听兰子义道:

  “代我谢过你家殿下,那银子是你酒水钱,辛苦你昨晚在外劳累。等我有时间一定上殿下门前拜访,今日事紧,我先告辞,来日再谢,回见!“

  说着兰子义也顾不上这里是御桥桥头,骑上马便飞驰而去。兰子义这一路上起码飞奔,虽有他大声吼叫让路,可还是撞翻了不少摊位,幸得没有撞上人,兰子义只得一路撒银子赔不是,最后身上银两撒光,兰子义只得放话道:

  “在下兰子义,有事赶路,挤撞了诸位,若是害了尔等财物,尔等自来我府上讨要,子义一定偿还!“

  兰子义之前便有私财饷军的好名声,百姓们一听他自报名号便纷纷让开了街路,任他过去,被撞着摊位的人家也都说道:

  “我等自会去侯爷府上讨赏,侯爷先去便好。“

  一路风风火火兰子义终于回了家来,刚到门口便见几个小厮在门前张望,一见兰子义回来

  小厮便赶紧上前牵住马,有小子着急说道:

  “侯爷可算回来了,家里出大事了。“

  兰子义滚下马鞍便往院中走,边走便问:

  “什么大事,你们居然连夜去找李世子?为何不找曹老板或是直接来台城卫找我?“

  小厮们答道:

  “侯爷您忘了?小人们都是世子的奴婢,我们不认识曹老板,更不敢贸然去惹台城卫,只能先回去请世子想办法。”

  兰子义也是急糊涂了,听到小厮提醒才想起这回事,他便问道:

  “那到底出了什么事?”

  兰子义此处院落不大,在兰子义说这话时他已经迈步进了客堂,桃仡正坐在桌前哭哭啼啼,见到兰子义进门也顾不上回避礼节,扑上前去便拉着兰子义的手哭道:

  “子义,你可算回来了!”

  兰子义看向桃仡,见她未施粉黛,脸色蜡黄,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经肿得只剩下一条缝。兰子义见状赶紧请桃仡坐下,又挥手驱走小厮,同时叫仕女上茶,他问桃仡道:

  “嫂嫂莫哭,有我在天大的事情也能兜住。你可得好好的,要是伤了肚里胎气,我可怎么去向大哥交代?”

  仕女闻声便赶紧端来茶水,兰子义亲自为桃仡递上茶后便侍立一旁问道:

  “嫂嫂不要慌,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说来给我听。”

  桃仡见兰子义回来总算是见到了主心骨,哭泣声也不像刚才那样落魄,她拿着帕子抹干眼窝,一抽一抽的说道:

  “少爷,大郎去找杜京麻烦去了。”

  兰子义听到此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拉着板凳坐在桃仡旁边,问道:

  “大哥和杜京有什么仇怨?他们俩有什么帐可算?”

  桃仡被问到话似是又勾起了伤心事,她又哭了起来,只听她道:

  “那杜捕头在卫侯走后来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