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兄弟情

第七百三十五章 兄弟情


  杜畿自然不信杜京的话,他道:

  “兄长莫不是被人使了咒中了邪?为何要说出这种胡话来?这丹阳县衙许多的衙役差人哪个没看见兄长昨日挨了拳?你又有什么不敢说的?”

  杜京道:

  “既然大人说有人证看见那就让他出来,我来与他对质。没有打人就是没有打,我何必装聋作哑吃哑巴亏?“

  杜畿问道:

  “既然兄长说自己没有挨打,那你鼻梁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杜京道:

  “我摔得。“

  杜畿被自己亲哥一句话呛得半天缓不过劲来,他盯着杜京怔怔的看了许久,最后说道:

  “兄长怕他兰子义作什么?为何要替他说话?咱们不用怕他的。“

  杜京笑道:

  “京兆大人,我杜畿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从来我都是顶天立地,任谁我也不害怕,我犯不着为了卖兰子义一个面子就自己打脱牙和血吞。没动手就是没动手,我是当事的受害者,我说谎有什么意义?“

  兰子义这时恰如其分的附和道:

  “杜捕头所言极是,我倒是很想托您卖我个面子,可我真没那么大的面子啊。“

  杜京看着眼前一唱一和唱双簧的两人气的上下牙床直打架,他对杜畿说道:

  “我不知道兄长与兰子义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但我奉劝兄长有一句,这兰子义是鱼公公手下的武将,天生不和兄长你在一边。而且兰子义奸猾无比,一肚子坏水,你和他做交易可得小心别被他骗了。被他骗了都是小事,若是你被他宰了卖肉还给人数钱,那时后悔都来不及。“

  杜畿不以为然的笑道:

  “杜大人所言极是,属下一定谨记在心。“

  杜畿看着杜京无奈的摇头叹气,然后他狠狠的瞪了兰子义一眼,哼了一声已拂袖而去。

  兰子义乐得见到杜京杜畿两兄弟阋于墙内,见杜畿气急败坏的走了,兰子义也便拱手对杜京说道:

  “看来是让杜大人兄弟失和了,真是我的罪过。“

  杜京冷笑道:

  “卫侯你就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有可能会为我兄弟两人伤心?我和卫侯只是交换些情报罢了,卫侯不用装的与我这么要好。“

  兰子义闻言低头嘿嘿笑了两声,然后便告别杜京自行出门去了。今天的事情总的来说还处理的不错,兰子义可是获了不小的好处,所以临出门时他的心情可谓大好。出了衙门后兰子义本想赶紧找到马匹好与自己三位哥哥早些回家吃酒,可没想到他连衙门外台阶都还没下去桃逐虎便扑通一声远远的朝着兰子义跪下了。‘

  兰千阵一向将桃家兄弟视若几出,兰子义的娘亲也对桃家三兄弟关爱有加,兰千阵不止一次告诫兰子义,桃家兄弟就是他兄长,兰子义他娘也一直跟他说要尤其倚重这三人。之前兰子义与桃家三兄弟再有矛盾也未曾让他三人跪下,现在这点小事在兰子义看来完全不够分量,桃逐虎为这事跪下真是把兰子义吓傻了。

  本来兰子义还离桃逐虎他们有两步距离,见此情景赶忙兰子义赶忙掀开前摆快步跑到桃逐虎面前,沉臂弯腰把人给捞起来。可兰子义还没捞起桃逐虎,另外桃逐鹿并着桃逐兔居然也跟着跪下了,三兄弟齐刷刷跪在兰子义面前怎么也不肯起。

  街上过往行人见到衙门口几个华冠锦袍之人跪在一个年轻后生面前自然忍不住转过头看,还有好事之徒打算上前围观。兰子义怕周围场面越闹越大控制不住,心中慌乱,忙不迭地问桃逐虎道:

  “大哥,你带着两个哥哥跪下干什么?街上这么多人呢,你这不是出洋相吗?“

  桃逐虎这时已是泪流满面,他哭道:

  “少爷,都怪我一时冲动害了少爷,让你丢了面子给人低三下四,还不知道少爷你费了多少本钱才将我三人给弄出来,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少爷,少爷你罚我吧!“

  兰子义听到这话心中突然一股无名火起,他骂道:

  “谁不知道这是祸事,还用你再说一遍?你们是我哥哥,你们惹了祸我不兜底谁来兜底?这本就是我该做的你又是跪又是请罚的是把自己当奴才吗?你口口声声说是不该给我闯祸,那你就没发现这里是丹阳县衙门口,你跪在这里就是在给我惹祸吗?“

  骂完之后兰子义的火气笑了不少,他弯腰搀住桃逐虎的臂膀硬生生把人拉起来,一边拉人一边说道:

  “起来,快起来。你可是我大哥,你们都是我的亲哥,这么跪在地上可让别人怎么看”

  桃逐虎被兰子义扶起来时已经泣不成声,桃逐鹿则代桃逐虎说道:

  “少爷,我们也是心怀愧疚,昨天被关起来后大哥便自责的不行,我心里也不好受,其实我该劝劝大哥的。”

  兰子义喝断桃逐鹿道:

  “劝什么劝?哪有自家婆娘被人破门进来搅扰还能忍气吞声的?咱们又不是低三下四仰人鼻息的奴才,有没有仗势欺人,有什么不和他争的?二哥你该劝的不是大哥过来找事,而是大哥动手打人。”

  兰子义一番话好歹把三兄弟都给安抚了下来,桃逐虎也抹掉眼泪停止了哭泣。兰子义又劝三人道:

  “三位哥哥,我兰子义从小到大创出的祸可还少过?哪次不是三位哥哥替我背黑锅,把我往出拉?今天哥哥们就遭了这么一次罪便哭天抢地的,这么那我当外人今后我们还怎么做兄弟?”

  桃逐虎闻言忍住哭泣不断点头,桃逐鹿与桃逐兔也称是不已。见桃家三兄弟总算被自己劝住兰子义便到:

  “走吧,回家去吧,昨天进了城我们兄弟便各奔东西,今天好不容易见了面可不得好好吃口酒?大嫂还在家等着呢?我们在不回去大嫂又得担心了。”

  桃逐虎听闻此言终于再开笑脸,他牵着兰子义就往马上送,同时说道:

  “少爷说的是,我们赶紧回家去吧。“

  早有衙役为桃家兄弟送来了昨天扣下额马匹,三兄弟在兰子义上马后也都纷纷跟着上马,周围看客一看没什么热闹事也都纷纷散去,看来兰子义用不了多时便可以与自己的哥哥们回到家中把酒言欢,可在这时却又个中年人领着好几个仆役拦到兰子义马前,鞠躬作揖道:

  “听闻侯爷家中出事,曹老板特地派小人前来帮衬,侯爷可有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