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礼数

第七百七十五章 礼数


  兰子义闻言不住点头,于是他改口说道:

  “有道是善生者不讳死,能存者不忌亡,敢问公公乞骸骨后欲往何处去?“

  那小太监笑呵呵的说道:

  “不瞒卫侯,我们这些阉人哪,年轻的时候要忙着侍奉皇上,老了之后一身病,也没什么好去处,南城有个青牛观,里面主持好心,多收留老宦官,奴婢将来想必也得去那住。“

  兰子义道:

  “唉,公公为鱼公公效命,为皇上尽忠,到了最后却只能投宿观中,真是……“

  说着兰子义问桃逐鹿道:

  “二哥,咱家在这京城里可有能让公公养老的地方?”

  桃逐鹿想了想道:

  “城里没有,城外倒有。在京城外,沿葱河网上游走上三十里地有处庄园,那是当年先帝赐给咱家的一处别墅。可历代将军都在北镇镇守,宅子虽一直安排人打扫但一直没人住,就代公当年入侍皇上的时候去过几次。我觉得那里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

  桃逐虎听了桃逐鹿的话,装模作样的发怒斥责桃逐鹿道:

  “二郎你大胆!那处宅院乃先帝所赐之物,是咱兰家老祖宗挣下来的荣耀,咱就是穷死饿死也不能打那处宅院的心思!你再想,看有没有别的何时的地方。”

  桃逐鹿道:

  “大哥,我们家在北方,南方本就没有置办宅邸,再要有就是马场了,那地方就是给公公,公公也不稀罕要啊。”

  兰子义挥手道:

  “不用争了,就那处宅子了。那是皇上赏赐我家的不假,可公公也是皇上的功臣,公公为皇上鞠躬尽瘁一生,落处宅院不算多。”

  然后兰子义便作揖对小太监说道:

  “公公若不嫌弃,子义便借花献佛,那皇上的赏赐做人情,如何?”

  那小太监听说兰子义要拿祖宅相送,又见桃逐虎与桃逐鹿争的面红耳赤,还知道了这时皇上所赐,当即高兴的笑开了花,他拱手道:

  “卫侯礼重了,礼重了,奴婢不敢要,我替卫侯办事乃是应该,卫侯这么办可就见外了。”

  桃家三兄弟听着小太监的话全都侧脸冷笑,这小子本就是来问兰子义讨赏的,他又装什么装?而兰子义则拉过小太监的手说道:

  “不重,一点也不重,公公那天休假,出来我派人带你去看宅子,到时候再为你置办几个仆役侍女,将来公公闲时过去也方便。”

  那小太监闻言又再推辞,兰子义又与他相让一番,等小太监同意收下后,兰子义便以要见鱼公公为借口与他告辞。别了小太监兰子义便携桃家三兄弟继续往里面去找鱼公公,桃逐兔这时问道:

  “二哥,那可是皇上赐咱的宅邸,就这么送人了?”

  桃逐虎道:

  “当年四大藩镇的几个头头都得了类似的赏赐,不独咱一家,只是咱家存的久,所以那处宅院还在,没什么可心疼的。”

  桃逐鹿则道:

  “反正那地方也就值四万两的零头,咱家伙计过去打扫的还嫌烦呢,送了也清静。”

  兰子义这时调侃桃逐虎道:

  “大哥你何时学会唱双簧了?”

  桃逐虎不好意思的笑道:

  “只是给东西镀层金罢了。”

  说笑间几人已经到了庭前,庭中鱼公公听到门外笑声探头向外看到:

  “我当子义你家去了,怎么却又回来?“

  见桃逐鹿也在鱼公公便问道:

  “二郎你怎么还在这?“

  兰子义与三兄弟还没来得及作揖便被鱼公公问话。桃逐鹿知道鱼公公是在催促自己先一步出去办事,便看向兰子义,得到兰子义点头后桃逐鹿便拱手抱拳,告辞而去。

  见桃逐鹿离开鱼公公请兰子义他们进屋,入座后鱼公公问道:

  “子义为何去而复返啊?“

  兰子义道:

  “有事相求公公。“

  鱼公公一边让仕女上茶一边说道:

  “你有事求我?那这事情可大了,说来听听。“

  兰子义便将曹老板一直央求的统一银票与朝廷借钱的事情讲了一遍。鱼公公喝着茶听完兰子义的话,然后说道:

  “这事你是不是之前和我提过?我好想有点印象。这事不是坏事,但我却觉得蹊跷,他曹进宝要一统银票我想得明白,可他让朝廷问他借钱是什么道理?他发银票赚的那几个银子能补上朝廷开销的口子?“

  兰子义道:

  “这事我也没想明白。“

  鱼公公又问:

  “仇家父子两个知不知道这事?他们说什么了?“

  兰子义道:

  “两位先生也想不明白此中蹊跷,我本想和两位先生再仔细商讨一番,现在看来也没有时间了。“

  鱼公公听完问旁边伺候的太监道:

  “今天军机处里都有谁呀?“

  太监答道:

  “回公公的话,几位大学士都来了,这几天几位大人正在吵税赋的事情,连着好几日,文肃殿的房顶差些都要被掀掉。“

  鱼公公笑道:

  “我本想回后面去补一觉,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子义啊,你就折腾我个老头子,走吧,机会难得,我们去军机处与几位大人说说此事。“

  兰子义起身拱手道:

  “有劳公公!“

  接着兰子义等人便随着鱼公公往军机处去,到了军机处后门,鱼公公说明来意,守门的太监便让鱼公公和兰子义进去,而桃逐虎与桃逐兔则被大内侍卫留在门口。

  兰子义与鱼公公绕过回廊刚到门口便听见军机处内传来声音道:

  “李中堂,户部的银子已经见底了,没法让你这样胡搞?”

  只听这一句兰子义便知问话的是户部尚书刘瞻,被问到的则是李澄海。就李澄海一直以来那病怏怏的模样,说话声音不可能大到哪去,可刘瞻话刚问完李澄海便利索的回答道:

  “刘中堂,你是什么话?妖贼南下,遍布江东,卫侯去了一遭有鉴于匪患横行,特上书请

  求发兵剿匪,这是正事,如何成了胡搞?”

  殿内刘瞻说道:

  “江东乃大正根基,朝廷赋税所在,有贼当然要剿,这我同意,可你选将不的人啊,我东拼西凑挤出来的这么点银子可不是拿来打水漂的。”

  李澄海说道:

  “我保举的贺温玉若是不够资格,御马监那里就根本不可能同意,那边都同意了又怎能不够格?贺温玉可是参加过京城外剿匪之战的猛将,用他万无一失。”

  刘瞻冷笑道:

  “那贺温玉临阵冲锋前突然摔断腿,从头到尾一仗没打,就这也敢自称猛将?要我说,如果求稳,张太尉和戚太师乃不二人选;若是培新,戚荣勋、兰子义、张偃武三人可择二命为主帅领兵出征,选贺温玉是什么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