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礼尚往来

第七百七十九章 礼尚往来


  桃逐虎抱唱喵,无穷杀意从他的双目中倾泻而出,只听桃逐虎道:“

  “少爷、公公放心即可,我定不会留下后患。”

  桃逐兔这时也上前抱拳道:

  “少爷,公公,事关重大,不容闪失,让我也随大哥一起去帮手吧

  鱼公公冷声呵斥道

  都走了子义怎么办?若有急事他身边连个人都没有。退下!”

  桃逐兔被浇了一盆冷水,灰溜溜的又退回兰子义身后,兰子义则对桃逐虎点点头,桃逐虎

  就此转身高开。

  派走了桃逐虎鱼公公的火气也消了一些,他对兰子义叹道:

  “章吗岳叫你爹来肯定不是赏月的,也不知他肚子里还藏着什么鬼主意

  桃逐免插话道:

  公公,刚才章鸣岳不是说了要代公来是为了查明罗应民贪墨和钦差被杀的事情吗?”

  公冷笑道

  “哪有什么钦差被杀?若真有此事,当日军机处里章唱岳就不会让这事轻松糊弄过去。至

  于罗应民,他罗应民的贪天下人尽皆知,他要是哪天不贪了才真是稀罕事呢。拿不拿他只

  看军机处里几位大学士的心情,为了这点事召你家将军入京可能吗?这不是开玩笑吗?

  兰子义这时道:

  来将挡,水来土掩,章鸣岳有什么花招我们接招便是,又不是没和他交过手。依我看

  章吗岳让我爹入京无非是想找茬削藩。”

  鱼公公叹道: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谁都逃不过这宿命啊。”

  说罢鱼公公换了个稍微柔和点的语气对兰子义说:

  “其实你爹之前一直给我写信,说想要找机会进京一趟来。”

  兰子义转头问道:

  “我善他为何要这么做?”

  鱼公公冷笑道:

  “你和你爹的为什么你自去问他,我没心思干涉。我这边知道的原因是你入京以来纠缠的

  事情太多,余杭死了几万人事情闸得挺大,你爹想入京来拜拜皇上,给你稳一稳根基。”“

  兰子义笑道:

  还真是有劳我的亲爹了。”

  鱼公公侧过脸看了看兰子义,疑惑的脸上带着一丝担忧,兰子义语气中与他父亲的隔阂让

  鱼公公心里有些不舒服,他道:

  “我知你父子关系不睦,但没想到你们居然冷到这个份上

  兰子义笑道:

  “公公不用担心,我与我父亲一向如此。”

  鱼公公摆手道:

  “算了,你爹都不管你,你家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

  刚才你说水来土掩,那你手上是有什么好牌可打?

  兰子义被鱼公公这么一提醒便想起了申忠的事情,于是他赶紧将之前从杜京那得到的消思

  告知了鱼公公。鱼公公听完摸着下巴说道:

  “已经查到了这个地步?章吗岳一向仔细,怎么会允许这等纰漏发生?”

  “刚才殿中听章鸣岳的意思,他可能有自己动手清理门户的意思,依我看若是向用此事要

  挟他必须得尽快下手

  鱼公公道:

  既然如此你就赶紧回去问间月儿吧,她那有信件最好,没信件我也可令台城卫强行突入

  太仓检查。

  兰子义得命拱手唱喵,接着兰子义便携桃逐免出宫回家去。兰子义消失了一宿,家中剩下

  的仇家父子和仆役们早就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还好月山间在后半夜得到了宫中信息,府

  中这才安定下来。及时加此兰子义回家时还是看见门口有不少小断张望,兰子义刚到便有

  人进门通报去了。

  被小断们伺候着刚下马入府,桃仡便迎了上来,她四面张望了下,又向院门外了好几眼

  终于确认见不到桃逐虎的踪影,桃仡脸色立马变得惊恐,眼眶一润眼看就要哭出来,兰子

  义忙上前劝慰道:

  大度莫慌,我大哥没事,只是被我派出去了而己,”“

  桃仡听说桃逐虎没事,这才高兴起来,她了擦眼角泪珠道

  “昨天少爷与大郎他们连夜不回,什么消息都没有,拖了李世子的关系都查不出你们在哪

  真是让人揪心,还好后半夜时月儿姑娘那有了你们的信,要不昨晚还不知把家里人着急成

  什么样呢!

  桃逐兔笑道

  “大慌什么?我们少爷可是大正排的上号的人物,天下有谁敢找他麻烦?怕什么?

  桃仡抬手戳了桃逐免脑门一下嗔道:

  “就是因为你们三兄弟和少爷威震天下,所以你们不见了才更让人揪心。现在没事就好,我也可以安心了,少爷赶紧去见见月几吧,昨天月儿也怪着急的,我去吩咐后厨给你们弄

  点饭去,一不留神大半天都过去了。”,

  兰子义笑着拱手送走桃佗,而后便朝后衙走,往仇家父子那边去,他刚到房门口便遇到仇

  幸直往门外走,两边差点撞了满怀,仇孝直见到兰子义,捉住他的手便说道:

  “卫候可算回来了,昨天晚上我与我儿可是平白无故想了许多。”

  兰子义笑道:

  有劳两位先生费心了,我就知道先生着急,所以先过来看看你们。”

  屋里仇文若听到门口兰子义的声音,高声说道:

  卫侯快进来坐吧,昨天前半夜着急卫侯去哪,后半则心焦今后事情怎么处理,现在卫侯

  己经回来,我与父亲正好说说我们昨晚的想法。”

  仇幸直引着兰子义与桃逐兔进屋,同时问道:

  “大郎二郎怎么不见?”

  桃逐兔道:

  “少爷和公公已经把我大哥二哥派出去了。”

  几人到了卧内,仇文若也听到桃逐兔的话,于是点头道:

  “这就好,这就好,既然如此也就不用我父子多言了。”

  仇文若经过这些日子修养,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但他本就是个弱不禁风的书生,遭此大劫

  不死也元气大伤,现在仅能看在床边勉强与兰子义讲话而己。兰子义坐下后看着仇文若这

  幅模样,心疼的说道:

  “文若先生还是躺下休息吧,不用和我这么见外。”

  仇文若笑道:

  “不是与卫侯见外,只是己经躺的太久,想起来活动一下,免得生裤疮。”

  虽兰子义一起坐下的仇孝直说道:

  “卫侯,大郎二郎出去办事,人手可得好好精简。”

  子义点头道:

  我懂,此事绝不能走漏风声

  仇文若道:

  可这样以来动手就麻烦了,那几个台城卫自己带的人就不少,还在中军帐中,想要对他

  们动手谈何容易?”

  兰子义笑道

  “看来两位先生已经知道大军出征的事情了?”

  仇幸直道:

  “军国大事,我父子俩当然要多多操心,只是不知这次出征的主帅是谁?当中可有能帮到

  卫侯的人?

  兰子义道:

  “主帅副帅都能帮到我,只是我得想想怎么才能让他们把忙帮了还不泄露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