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家事

第七百九十三章 家事


  兰子义别了兰千阵后便提马小跑赶回宅中,下马后顾不上休息便赶忙吩咐手下人准备接待

  桃家兄弟听闻自己父亲也跟来,各个紧张的胸领足,连声叫苦说为何兰子义不让他们出

  去迎接,桃仡一听要见公婆更是紧张的脸都白了,忙的粉脂乱涂,接连化妆好几次都画不

  好,幸好府里的仆役是李敏纯那边差未的,见过大场面,知道如何操作,月山间也是贤内

  助,她不慌不忙的替桃佑上装同时还指探仆没们忙活,府中因此没有鸡飞狗跳

  兰子义这边忙着,同时还差人出去迎接兰千阵,好给他们带路。等兰子义府中收拾停当

  他便亲自带着仆设站到门外迎侯,桃家兄弟三人本要出门,还是被兰子义拦住,让他们在

  府中歇息。

  兰子义领着仆设们在门口等了一会功天,兰千阵带领着手下人赶了过来,兰子义领着众仆

  役上前为众人率马,兰千阵则带着众骑士一并下马,下马之后兰千阵摘下头递给兰子义

  桃老么还是不见桃家三兄弟身影,作色道

  “将军都已经到这了,那三个小子怎么还不出来?他们眼里还有没有点规矩

  兰子义陪笑道:

  哥哥们一个劲的想出来迎接幺儿叔,只是被我阻止。幺儿叔你想,哥哥身上摞着棒疮

  穿衣侍立必然劳累,穿内衣出来又不像话,让他们在里面歇歇吧,养一养以后有的是日子

  幸敬苍头叔。

  桃老幺没听兰子义的,他怒道:

  “太不象话了,进去了看我不抽他们“

  兰子义听到这话作色到:

  “苍头叔这是什么话?我都己经这般和你解释了,你还是得理不饶人!从我入京开始三位

  哥哥便已经归到我的摩下,他们怎么做由我说了算,是我不让他们出来又不是他们自己愿

  意这么做,叔你嫌我失了礼数抽我就是,打哥哥们干什么?

  桃老幺见兰子义发怒,赶紧拱手道

  “老奴不敢!“

  兰千阵与呼延浩见状微微笑了笑,兰千阵安慰桃老幺道:

  “老苍头,子义已经长大了,可不能再小瞧,苍头以后可得记好才行。“

  桃老幺闻言点头,而兰子义答道目的后再次上前陪笑,亲自扶着桃老么进门。

  众人进了院门分做两路,随行来的侍卫们被小厮带到旁边庭院休息,兰千阵、呼延浩、桃

  老幺则被兰子义引入后面正厅。正厅前早有仕女捧水等候,见兰千阵等过来,众仕女先上

  前捧水伺候兰千阵等三人洗手撐脸,而后捧茶供三人漱口,在兰千阵他们洗手漱口的时

  另有仕女上前为三人卸甲,在此过程中众仆设动作如一,悄无声息,连句咳嗽声都没有

  前面的仕女忙碌的时候后面的仕女则静静侍立,只等有活布置下来

  兰千阵脱了甲胄漱口完毕,看着周围这些仕女仆役说道:

  这些人好懂规矩,不像是小家小户出来的,就连将军府中的仆役也不似这般精明。子义

  你是从哪里找来的人?“

  兰子义还未开口那个伺候兰千阵的仕女便答道:

  回老爷的话,牌子是由新罗世子府上的来,限下亲自差我等来伺候卫侯

  兰千阵闻言点头应道:

  原未是世子殿下府上的人,怪不得这么懂规矩。老苍头,赏

  桃老幺闻言取出钱,给这些伺候兰千阵更衣漱口的仕女没人一个五两小锭,兰千阵有吩咐

  道首

  “府中谁主事?待会把府里所有的仆役们全赏了。”

  侍女们领了赏银欠身谢过,兰子义则点头领命,在厅内候着的桃家兄弟、仇家父子、桃仡

  月山间等人此时已迎立在厅门口夹道欢迎,桃家兄弟与桃仡想要跪地叩首,兰千阵却道:

  大郎你们不用客气,自家人何须行此重礼?

  说着兰千阵便跨不入门,进屋坐上堂中正坐,呼延浩随之入门坐在左手第一,桃老么则站

  到了兰千阵身后,兰千阵吩咐桃老幺道

  “老苍头一路芳顿,请入座吧,子义家中何必客气到这份上?”

  桃老么闻言拱手,下去做到了右手第一,门内理候的众人见这三人坐下便再次向三人拱手

  行礼,在兰千阵点头应允后众人才分别入座,面盖子义则站到了刚才桃老么站的位置上去

  众人刚坐下兰千阵便开口道

  “大郎,我和老苍头听说你在京城已经成乘了

  桃逐虎闻言跟着起身,桃仡赶紧起相扶坐着的桃老幺见状不自觉的叹出声来,而上座

  的兰千阵则吩咐桃逐虎道:

  “莫要跳,你四弟替你告了病假,莫要的

  然后兰千阵上下打量了一番,见桃仡怯生生的大气都不敢出,只敢挽看桃逐虎的手躲

  在后面,兰千阵也叹了口气,他问道

  大郎何必这般急追?若要要我自可以为你谋一门好亲事,“

  桃逐虎闻言再难忍住,跪地分别向兰干阵与桃老幺说道

  “将军!爹!我这亲事未经媒妁要约,又没有父母点头应命,几知罪!但我与仡儿一见倾

  心,只愿与她白头到老,还请将军和爹成全!”

  说着桃逐虎便开始叩头,一旁桃仡则哭诉辶

  奴自知出身下贱,不敢辱将军虎门,规甘心为大郎做妾,只求陪在大郎身边,万望老爷

  父亲成全!”

  说着桃仡也哭着虽桃逐虎叩头,桃逐鹿与桃逐免见状也跟跑着起身打算叩头求情,兰千阵

  则摆手制止几人。看着室下跪着磕头哭泣的这对鸳鸯,兰千阵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

  他摇头叹息看向桃老么。桃老幺看着兰千阵点了点头,早在刚才桃仡起身扶桃逐虎的时候

  桃老幺便已经心软了

  接着兰千阵与桃老幺起身,桃老幺上前扶起两人,他对桃仡说道:

  “我的儿,你是苦命人啊!你婆婆死得早,只剩我这个老鳏夫拉批三个儿,你夫君又是行

  伍人,随时都要出去拼命,你嫁入我家来可是受苦啊!”

  桃仡一听桃老幺认了她这媳妇,哭着又要跪,却被桃老幺止住,老幺说道:

  “别乱动了,小心伤了胎气。”

  这时兰千阵走到两人面前,拿过一旁放着的随身行囊,从里面拿出一团锦绣交给桃仡,兰

  千阵笑道

  “我视大郎他们如己出,能见到大郎成亲我也算了却一桩心事。来的匆忙,辎重还在后面

  慢行,礼物只能以后再给你了,这是我夫人亲手为你绣的,请便我便随身携带过来,你收好。放心,这东西我一直用皮革包裹,绝对没有我身上的臭味,你放心用。”4

  桃仡哭看接过兰千阵递来的东西,然后深深为两人道了万福,她道:

  “将军和爹的大恩大德,女儿一定牢记于心,夫人送此大礼儿怎敢不好好收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