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应对之策

第七百九十五章 应对之策


  仇文若与仇孝直听呼延浩这么说,尴尬的换了个眼色,然后父子两人看向了兰子义,兰子

  义开口道:

  “呼延叔可曾听过无利不起早?朝廷不是无缘无故降召的,今次召我爹未就是章鸣岳主谋

  今天这顿饭要是应付不好,只怕爹和两位叔叔真得掉快肉下来

  兰干阵闻言揉头更甚,呼延浩哀叹道:

  “这事我和你爹就应付不来!你豹子叔倒是能招呼两下,但也从来没讨到过好处。唉,要是南宫望在就好了,他是能说会到的,能和秀才们打交道。“,

  兰子义突然听说南宫望的名字心中一紧,他想起了京口遇到的南宫微云,想起了那日两人

  相见时清风拂面的爽快感觉。兰子义问道:

  “谁是南宫望?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

  呼延浩一时失言张嘴有些惊愕,他转脸看向兰千阵,兰千阵咂舌道:

  南宫老哥是朝廷从禁军中调到北镇的,他和我们感情敦厚,当年我下梨南的时候他是留

  镇将领之一,只是“

  说到这里兰千阵又唤起了痛苦的回忆,他结巴了一会寻找措辞,最后他道:

  “只是当年我带你娘回来后,他觉得我做事太绝,杀戮过重,便挂印而去,不知所踪。我

  怕朝廷找他麻烦,便給兵部报了他病死,在落雁关给他建了座衣冠冢

  兰子义问道:

  “那南宫将军有女儿吗?”

  兰千阵摇头道:

  南宫老哥虽有夫人,但离开前也只是刚成亲不久,我都不知道他夫人有没有怀孕,哪里

  知道他有没有女儿。”

  兰子义听着兰千阵的话,心里开始盘算南宫微云与南宫望之间的关系。兰千阵见儿子若有

  所思,并且问到了南宫望的孩子,立马便来了精神,他追问道

  你难道是在京城遇到了南宫老哥?”

  “并没有,就算有我也认不出来他呀?我只是“

  月山间这时接过话说道:

  “你只是想起了那日那个猎户姑娘呀!“

  说着月山间伸出手指戳了下旁边兰子义的脑门道:

  “你这个花心大萝卜,见到美人就走不动道,那南宮姑娘人长的俊俏,名字还好听,山抹

  微云,多有意境。只是卫候呀,这世上同名同姓之人都有不少,只是同姓怎能断定就是父

  女呢?更何况就是父女又怎样?卫侯还要去京口搜山挖人不成?“

  兰子义被月山间一席话呛得满面通红,而座上兰千阵则大笑道:

  “好事好事,我家儿终于在女人身上动心死了。之前在关里,整天就知道把自己关在书房

  读书,连仕女都不要,我还发愁以后怎么抱孙子呢。现在好了,家里有了公公送来的月儿,

  外面还有佳人相侯,妙,妙啊!“

  堂中众人闻言都随着一起哈哈笑了起来,刚才让人头大的那股菱靡气也因之横扫一空。兰

  子义被众人笑得脸红的抬不起头,月山间则冷笑嘲讽兰干阵道:“

  哪有你这么当爹的,不管着自己儿子,反倒鼓励儿子出去拈花惹草,哼”

  兰千阵笑道

  “我闻:不足用补,有余用泄,我儿书生气太重,需开口卸掉,男女之事太轻,需补上,

  我这样鼓励他一点也没错。”

  众人听到这话又是一轮欢笑,仇文若笑得咳嗽的止也止不住。兰子义被说得狠了,拍头岔

  开话道:

  “父亲有功夫管我的私事,倒不如想想待会怎么应付章首辅,我可不觉得你能在章吗岳面

  前放达自如。”

  兰千阵闻言干笑了两声,他道

  不能就不能吧,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子义你既然与章唱岳频频交手,那你跟我说说看我

  该怎么应付他

  兰子义今日留下仇家父子本就有让他父子二人在自己父亲面前亮相的意思,听闻兰千阵发

  问,兰子义便转头把目光投向对面的仇家父子。仇文若喝了一口茶压下咳嗽,他道:

  “正所谓至诚如神,代公无需乱想,只管顺着章鸣岳的思路应付下去便好。钦差一事本就

  是笔糊涂账,只是事出在代公地头,代公不得不应下,也就吃点小亏并不伤及根本,章鸣

  岳手上没有证据也不可能拿这事来为难代公。

  我听说罗应民与代公有旧,罗应民一事无丰是粮袜去向的问题,代公昔他把事情应下来

  点粮草的黑锅,军中那么多人,一人一口便能将这口锅分食掉,章鸣岳就是差御史去查

  账也查不出什么来,北伐那么大的动静,有粮草损耗一点也不奇怪。“

  兰千阵与呼延浩听着仇文若的分析不住的点头,虽然给他二人时间仔细想想,他二人也能

  想明白这些事情,但有别人把事情说出未还是给了兰千阵一种拨云见日的快感,他的心情

  也因此平复了下来

  兰千阵点头道:

  “正是此理,先生说得好啊。“

  仇文若点点头应了兰千阵的夸奖,而仇幸直则开口道:

  只是按照章鸣岳的性子,不从代公这里割下一块肉来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刚才文若所

  说的钦差与罗应民的事,虽伤不到代公根本,但代公也洗不干净,章岳肯定要借机发难。

  从代公这里要回本去。“

  兰千阵闻言叹了口气,他问道:

  “那孝直先生以为章鸣岳打算让我割哪块肉呢?“

  仇孝直被问到后转头看了看自己儿子,父子两人换了个眼神后同时摇头,然后仇孝直答道:

  我们也不知道,这得去了席上才能知道

  仇文若开口问道

  “年初时章吗岳提议移民实边,要在落雁关原先北镇兵的封地里安置流民,不知代公做得

  怎样了?

  呼延浩替兰千阵答道:

  “到我与将军入京前为止,陆续来到落雁关下的流民共有十八万余户,三十余万口人,我

  北镇军户在这之前已经板倒关外去垦殖,关内良田都给他们剩了下来,虽有个别鸡鸣狗盗

  之徒,但总的情况还是安稳的。“

  兰千阵接过话道:

  “这大正天下唯有我北镇安置流民安置的妥当,他章鸣岳怎么可能拿这事来要挟我?“

  仇文若摇头道:

  “章首辅不见得会要挟代公,他只是有可能会让代公让出更多利来,比如安置更多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