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沈总总在逼氪 > 62.不靠鲜血为生的血族

62.不靠鲜血为生的血族


  吴非沉默不语。

  多年来的生活经验告诉他, 当没有想到合适的解决方式时, 不要轻举妄动。

  何况如今的问题很复杂。如果行神换成随便一个路人甲, 或者其他的什么原住民计划者之类的, 他惹不起也躲得起。

  但行神不一样, 行神是他亲手抽出来的契约者,一直在关卡里冷静、沉稳地carry他,或者是迫于诅咒变成小猫沉默地陪伴着他, 现在只不过是因为暂时失忆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产生了一定的偏差,他怎么能因为这种事就离开对方, 更不可能因为这种事而做出会伤害到对方的行为。

  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这件事怎么也不能怨已经忘记关卡身份外的一切的沈行。

  “……是不是刚才吓到了?”坐在他身旁的沈亲王突然开口, “不用怕, 我已经吩咐达齐了,不会伤害宴会上的人的性命。”

  吴非有些愕然地转过头看向他, 只见沈行一脸平静、不紧不慢地道:“我做这些只是想告诉你,血族也不全是穷凶极恶、嗜血好杀之辈,我所在的梵尔因氏族千年来一直守护血族圣地, 从不枉伤人类……像我这样已经不靠鲜血为生的血族,更不会去取用伴侣之外的鲜血。”

  说到最后他语调放慢, 似乎在故意强调着什么。

  吴非听完他说的一长段话,心里却只浮现出一个念头——果然不是他的错觉, 进入这关之后沈行的话突然多了许多, 比正常人还是要少一些, 但至少比总裁和天师两个身份的话要多得多了, 还破天荒地会向自己解释他举动背后的原因。以前沈总可是把房子炸了都不会和他多交待一句的,还要靠自己去猜他的动机。

  ……可能是这个身份在棺材里睡得太久,没处说话憋坏了?

  这么一想还怪让人心疼的。

  马车最终在一处郊外的城堡内停下。

  这座城堡明显只是沈行在黑森城临时落脚的住所,位置清幽僻静,不易被发现或打扰,但宏伟的建筑内部却布置得典雅大方,十分舒适。这里人不多,来来往往的都是血族的侍卫和仆人,但仔细观察却可以发现侍卫都经过了良好的训练,没有丝毫的放松和懈怠,这个看似幽静的城堡实则被保护得极为严密。

  吴非觉得如果他之后就住在这里,不自己作死,那些魔族同盟的计划者是很难找到机会杀了他的。

  他被安排进了城堡里最宽大、最舒适、方位最好、布置得也最精致的房间,也就是城堡的主卧里。

  房间内的大床有两米宽,铺着极为柔软且舒适的床垫,和他在贫民区的小平房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一切都被安排得妥妥当当。

  ——————————

  然而与吴非突然飞跃的生活质量相比,另一个人此时却陷入了进入关卡后前所未有的困境。

  这个人就是吴非的老熟人劳伦伯爵。

  他觉得他简直是倒霉透了。

  他是一名计划者,他在进入关卡之后就发现自己在这关之中的身份地位非常之高,拥有很多优势。

  在仔细评估了形式之后,他决定了自己在本关的核心策略——隐藏身份、不结盟、暗中出手。

  他的身份原本就有比同阵营计划者更大的优势,比如掌握着许多听命于他的忠诚手下、比如防范更安全的住所、比如更大的行动权……有这股力量在手里,无论是用来保护自己还是用来消灭敌对阵营的计划者,都很方便。

  相较之下,如果和其他同阵营计划者暂时结盟,则要承担更高的被连累暴露计划者身份的风险,却未必能获得更高的收益。

  但系统总不会让他占尽好处。他本人的身份虽高,但离自己的契约者却远。他的契约者身份是一位人类平民,和他这位魔族伯爵根本没有什么合理的交集,如果两人突然走到一起,必然会留下把柄和疑点。

  而他研究了一下,在这个关卡内,针对这种情况,最不容易引起注意和怀疑的做法是假装他的契约者是他新看上的情人。

  可偏偏系统给出的身份设定中,劳伦伯爵一直深居简出,很少有绯闻传出。

  保险起见,他想了两个应对办法:

  第一个是故意让自己身边一个忠诚的侍卫官隐隐约约地展露出他可能是计划者的信息,却也不大张旗鼓,只比他暴露得更明显一些。

  这样一来,有这位侍卫官原住民为饵,接近他的敌对阵营计划者一定会先注意到对方,如果他们想要对侍卫官出手,那么他就可以先确认对方的身份,再在不暴露自身身份前提下将其铲除。

  第二个是连续找了几位原住民营造疑似暧昧关系,这样当他真的假装同自己的契约者在一起之后,众人就会习以为常,不会太过惊异或仔细探究,他暴露的可能性自然会大大降低。

  他原本以为这两个主意就算不是非常聪明,但也称不上傻,却没想到问题就出在了第二个办法上——谁能想得到,他挑中的那个看起来性格平凡温和、样貌不错但又不过分惊艳的人类原住民居然会和这里另一个原住民、位高权重身份尊贵的血族德西菲斯亲王有情感牵扯?!

  他来自三级文明星球,对于数据智能有自己的意识、情感这种事的接受度比二级文明星球的居民要高得多,但此时还是忍不住想咆哮:

  你们原住民的戏怎么这么多?!

  这件事原本和他没关系的,但就因为前段时间他不走运挑中了那位血族亲王的平民王妃来给自己刷人设,这段时间就麻烦不断。即使敌对阵营的计划者还没发现他的身份,他都已经快被这些原住民搞懵了。

  而且前两天他还一直没有发现自己麻烦不断的原因,直到达齐公爵的宴会上,他同所有人看到了那震惊一幕。自那以后,这些魔族和血族贵族看他的眼神就变了,甚至开始远着他走。那些麻烦的来源也不言而喻。

  这些他都可以忍。毕竟他来这里是为了通关得奖励的,又没有打算真的和关卡里的原住民们天长地久地过日子。

  然而他突然得到了消息,不知道那个血族亲王究竟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达齐公爵竟然决定派人送他去落日城居住——如果他是真的原住民去哪里住自然问题都不大,但是他是计划者,这个关卡就是围绕黑森城展开的,如果他离开黑森城太远或者离开时间太长都是会被关卡判为被淘汰的!

  他当然据理力争不愿意离开此地,但是这里毕竟是达齐总督做主,对方决定了的事,并不是他可以轻易改变的。

  达齐总督也很无奈。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德西菲斯亲王从宴会上抱走的那个小侍应生居然就是其口中的“王妃”。他原本还想不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经过妻子的点拨才恍然大悟——

  德西菲斯亲王必然曾在偶然之下与这侍应生相识有了夫妻之实,并且允诺了要迎娶对方。后来两人因故分别,Y错阳差和小人作祟之下却总是擦肩而过,竟再未碰面。而由于两人身份地位上的差距,侍应生想见亲王一面更是难上加难。直到这次,侍应生得到了爱人有可能会出现在夕阳饭店的消息,便卧薪尝胆百般谋划成功成为了里面的侍应生,终于在宴会上重新见到昔日爱人,与对方爱火重燃……

  同时他当然也听说了侍应生王妃和劳伦伯爵之前的纠葛。

  所以当德西菲斯亲王的属下向他暗示“如果劳伦伯爵继续留在黑森城,对方的安全将无法得到保证”时,他当机立断选择将劳伦送回到落日城——现在德西菲斯亲王他开罪不起,但如果让这位众所周知的魔王的秘密私生子在他的地盘上真的出了事,他同样要担责任。

  想来想去,还是把劳伦送回到落日城比较稳妥。

  于是,在暗中利用自己的有利身份、同时借助自己契约者的帮助搜集了许多人类同盟计划者的名单,正筹划着一次大淘汰的劳伦伯爵,就这样在夜色中被达齐公爵的人强硬地送上了驶往落日城的马车……

  吴非此时还不知道一个理论上应该极为难被淘汰的敌对阵营高位计划者就这么被淘汰了。

  他刚被沈行吸过血,卷着城堡大床上柔软蓬松的被子,正准备入睡。

  睡过去前最后一个念头是——现在的生活和之前在贫民区的小屋里一样嘛,都是喂过沈行之后睡觉。现在这个床这么大这么柔软,枕头也好,被子也好,比之前可舒服多了……沈行怎么不早点把他带来这里睡觉啊?

  asx1314直播间的观众看着主播毫无负担一脸放松地“呼呼”睡去,完全视自己枕边的血族亲王于无物,无忧无虑睡得香甜,一位观众朋友忍不住评论道:

  “非非这是、这还真是毫无身为被霸道亲王抓回的落跑小娇妻的自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