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三节 只要钱给的够,谁都可以上天堂

第三节 只要钱给的够,谁都可以上天堂


  匈雅提家族的人迅速离开了佩克什这座即将沦陷的城市,霍尔蒂动用了手头可以用的一切力量保证自家人可以赶紧登船离开,三百多名仍然忠于匈雅提家族的军士们一路护送着女眷和贵重财物登船然后逆流而上驶向维也纳。

  城内现在几乎可以说是陷入了无政府状态,所有人都慌慌张张的逃难。

  这个年头只有傻子才会相信奥斯曼帝国是和平的维护者,繁荣的缔造者这种概念,奥斯曼人所到之处必然带来的只有劫掠和奴役。

  这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奴役,而是真正的奴隶制度,将沦陷地区的人民弄到奴隶市场上去贩卖,东欧盘正条顺的姑娘们很快就会流入到中东各个地区成为奴隶市场上的货物。

  这项制度本身就是一项带有宗教概念的制度,在霍尔蒂前世的世界里,阿曼一直到1970年才放弃了奴隶制。

  无论什么民族、皮肤、信仰,所有人都珍视他们难能可贵的自由。

  所以霍尔蒂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向奥斯曼帝国投降。

  投降需要付出代价,可能是一大笔黄金,但是这也总比全城的人沦为奴隶好。

  但是现在霍尔蒂的心中开始动摇,他望着街道上慌乱逃命的人群,想到了凯瑟琳告诉他的消息。

  伯爵夫人自杀了。

  砒霜,一种东西方人士都较为偏爱的毒素,伯爵夫人拒绝离开佩克什城,并且用一杯毒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霍尔蒂脑子晕乎乎地,他看着街上拖家带口逃难的人群,感觉那一张张慌张无措的脸都像是伯爵夫人正在冰冷地看着自己,作着无声的谴责。

  不知道怎么在军士们的护卫下回到了家中,霍尔蒂坐在伯爵夫人的床榻之旁,看着伯爵夫人的遗书。

  其实伯爵夫人的死同霍尔蒂的决定没有什么关系,她在遗书上也表示了对次子决定的接受,她之所以走出这一步是无法接受自己在战争中所失去的丈夫与长子,以及兄弟们。

  伯爵夫人更不愿意看到匈雅提家族的世袭领地被奥斯曼人蹂躏,生活的重创让她再也无法坚持,因此选择自杀。

  “……愿我理智冷静的次子照顾好他的弟妹,照看下一代成长,让匈雅提的名字在匈牙利的平原上再一次震慑人心……”

  “……我已经无法承担这样的痛苦,天主啊,为什么将我最珍惜的宝藏一样样从我身边夺走呢?我唾弃你,若自杀将堕入地狱,那便来吧,我已经无法再看到约翰的脸了……”

  霍尔蒂缓缓将伯爵夫人的遗书收好。

  自己在一年前穿越到这个世界上,虽然伯爵夫人对自己态度比较冷淡,但是相处了一年多,还是有些感情的。

  更何况霍尔蒂觉得自己也对伯爵夫人的死负有责任。

  如果自己的态度再软化一点,或许一切就都还有转机。

  走廊里响起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佩克什地区主教纳吉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他一直都在圣伊斯特凡大教堂内清点物资,作为教会的领袖,纳吉可不敢逃离,因为一旦离开就会被

  “这是怎么回事?”

  纳吉跑过来就看见伯爵夫人的躺在床上,脸上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再加上一旁皱着眉头一脸阴云的霍尔蒂,他心里隐隐约约猜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死了?”

  作为一名地区主教能够爬到现在的位置,主要是因为他出身贵族,神圣的教职还轮不到平民们考虑,所以他对于贵族们之间常见的各种手段非常熟稔。

  只是看上一眼,纳吉就能如同一个老练的法医一般看出伯爵夫人是服毒而死的。

  “伯爵夫人……”

  纳吉的脸上变幻出哀悼地表情。

  “……被奥斯曼的刺客阴谋刺杀了,他们本来是冲我来的但是没有找到我却对我母亲下了手。”霍尔蒂看着主教阴晴不定的脸上:“请为她祷告并主持葬礼吧,纳吉。”

  佩克什地区教会的首脑缓缓地摇了摇头。

  “这可不太行,根据《圣经》……”

  霍尔蒂摇了摇头,纳吉虽然嫖娼,喜欢小男孩的屁股,满嘴谎话,同时和许多已婚妇女保持不正当的关系,但是他终究还是个教会的首领,而且经常在某些不合时宜的时候想起来自己的这一层身份。

  比如现在。

  天主教反对自杀,并且将自杀视为不可饶恕的大罪。

  不仅教义上自杀要进入地狱受苦,而且根据民俗,自杀者的尸体也不允许下葬。而是要经过一系列的折磨,譬如用利斧将自杀者的脑袋砍下来,然后将这首级和尸体埋到十字路口的土里让来往的行人践踏。

  “想都不要想,你在想看我母亲脑袋之前先想想自己脖子上面的东西应该埋在哪里比较合适。”

  霍尔蒂现在心情非常糟糕,纳吉这个标准的人渣现在想起来要捍卫天主教会的规矩让霍尔蒂有一种抽出腰间长剑把他大脑袋从脖子上剁下来的冲动。

  “你好好想想我母亲给教会做了多少贡献,我们匈雅提家族又为基督的宗教流了多少鲜血,你们就准备……”

  霍尔蒂将手搭在剑柄上,伯爵夫人的自裁除了让他有了负罪感之外还有可能影响接下来的规划。

  按照霍尔蒂的计划,家族应该尽快迁移到维也纳,不仅要全力支持奥地利大公费迪南获取匈牙利国王的头衔,更要建立起为天主教事业奉献的虔诚形象。

  如果佩克什伯爵夫人被定性为自杀,那么将给霍尔蒂努力营造的这种形象造成致命的干扰。

  “赎罪券。”

  纳吉迅速展现出了一个宗教工作者所应该具备的无耻和变通。、

  “您只要购买些赎罪卷并且决心捍卫佩克什城,我就宣布伯爵夫人是被奥斯曼的刺客刺杀的,这样我们皆大欢喜。”

  纳吉不敢得罪霍尔蒂,所以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赎罪卷是一种极富有天主教美妙意义的创造品。

  根据天主教的说法,因为夏娃偷吃了禁果,亚当和夏娃被驱逐出了伊甸园,所以我们人类因此就具有原罪。

  于是天主教宣称,只有到圣地朝圣的人才可以洗脱原罪,获得上天堂的资格。

  而罗马和耶路撒冷一样都是圣地。

  罗马教皇作为天主教世界的领袖,一直都享有三重冠冕的加持,自称是耶稣在世界上的代言人,拥有整个天主教世界最高的司法权、行政权和立法权。

  有了整个教会的支持,教皇的这种说法自然得到了整个天主教世界的鼓吹,去罗马旅游几乎成了每个天主教徒必做的功课。

  毕竟耶路撒冷已经是异教徒统治的地方,而漫长的旅途既昂贵又危险。

  换句话说,大家去不了迪士尼,还不能去迪土尼吗?

  然而问题是到罗马履行只能解决大家的原罪问题,人活着谁还能没点污点呢?

  后来教皇推出了另一样脱罪服务,那就是加入十字军去收复圣地,这样就能洗脱原罪,并且推出了一样名为“赎罪卷”的纸质证明,拿着这玩意你就可以脱罪了。

  这项发明很快就风靡整个天主教世界,因为教皇们发现不虔诚的教徒们对这玩意需求量很大,他们想方设法的购买赎罪券以拯救自己的灵魂,这个赎罪券可以为教会收入创造新的增长点。

  毕竟人就是知错就改,改了再犯,千锤百炼。

  有了新的罪行就可以买新的赎罪券,形成循环经济。

  教会一直宣称,当购买赎罪券的钱进了功德箱的时候,灵魂也就瞬间得到了救赎。

  而且你不仅仅可以为自己购买,还可以为自己的祖先亲朋购买。因为按照天主教的说法,只要不信主,就算再好的人也要在地狱待着,虽然在11世纪教会又用脑洞开发出来一个炼狱,但总不是什么好地方。

  一切罪行都可以用黄金折抵。杀人?没问题,花八个佛罗林金币就能赎罪。在教堂里通奸?挺会玩啊,没关系,一口价五个金币。

  按照当时在神圣罗马帝国贩卖赎罪券的台彻尔修士的话说,即便是睡了圣母玛利亚,只要肯交钱买赎罪券,一样可以得升天堂。

  活人的罪行用钱清零了。没关系,还有你的祖宗。

  罗马教皇接着给赎罪卷打补丁,只要花了钱,地狱里的灵魂也能赎上天堂。

  花了钱,保八辈祖宗上天堂,一张赎罪券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就是买个心安,买个孝顺。

  信徒们趋之若鹜,教廷也就大力印刷,赎罪券的种类也越来越多,从赦免杀人强奸的到推出“年卡”业务,可以赦免数年内的罪行。

  不断创新的罗马教廷支持下,贩卖赎罪券的小贩走街串巷,自然也会引起通货膨胀,有的时候一篮子圆白菜就能免去两三年的罪孽。

  这种挖钱一直挖到十八辈祖宗的作法渐渐开始被人们所批评。

  直到利奥十世教皇上位,这位出身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的教皇穷奢极欲不说,还接手了一项要命的烂尾工程。

  圣保罗大教堂的工程费。

  宏伟高大的哥特式建筑需要大量的耗费,工期动辄便百八十年,作为圣保罗的继承人,重修圣保罗大教堂一直都是教皇们的夙愿,到了利奥十世的时候,教廷原本的财政收入供他穷奢极欲尚且不够,跟别说来完成这项工期在百年以上的烂尾工程了。

  于是乎利奥十世一拍脑门,开创了VIP终身金卡。

  一张赎罪券免除你终身的罪过,一步到位,至尊独享。

  耶和华的一切罪责和刑罚,只要钱给的够,都不是个事。

  所以纳吉说让赫尔蒂给伯爵夫人来上一张赎罪券,其实是一种很虔诚的策略。

  “我买一张今年的吧,你赶紧把事给办了。”

  “好歹来上一张终身的啊。”纳吉嘀咕着走到伯爵夫人床前开始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