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十一节 贾法里帕夏的仁慈

第十一节 贾法里帕夏的仁慈


  克里斯蒂安贝伊匆匆回到了奥斯曼大军的营地。

  作为一名斥候指挥官,他这次损兵折将,可谓是丢了大人。

  匈牙利王国的主力已经在莫哈赤之战中全数丧尽,接下来向布达的行军应该就是一场盛大的武装游行,而克里斯蒂安带领着堪称精锐的西帕希斥候分队居然损失了将近五分之一多的骑士。

  如果这不是无能,什么是无能?

  回营之后的脱下战甲,静静躺在帐篷里克里斯蒂安回想着那些***西帕希和其他同僚充满恶意的眼神。

  他确定自己这次是要倒大霉了。

  还没有休息多久,一个穿着精良板链甲的军官就闯进了他的帐篷。

  看见这位进来,克里斯蒂安贝伊立刻从毯子上爬起来。

  “穆拉德掌旗贝伊。”

  来人正是克里斯蒂安的直属上级,同时也是他们这个桑贾克的最高长官,穆拉德·本·优素福。

  克里斯蒂安一会营就向这位长官报告了自己的遭遇,前方多瑙河畔的佩克什城

  “克里斯蒂安。”掌旗贝伊穿着一件锁链甲,左手摁在腰间舍施尔弯刀的鎏金刀柄上。“你跟我来,贾法里帕夏要见你。”

  如果说掌旗贝伊穆拉德可以决定克里斯蒂安未来的前途的话,鲁梅里亚的总督,帝国的维齐尔,奥斯曼大军的统帅贾法里帕夏不经意的呼吸就能决定自己的命运。

  帕夏是奥斯曼帝国的最高荣誉头衔,来自于波斯语中的“帕提沙阿”即“万王之王”,这本来是古代波斯帝国中至尊的王者称号,但是正如同中国的亲王在词语意义上源出于周天子,曾经是至高无上的称号,但是仍然后来仍然会有什么“扫地王”之类的谐星。

  贾法里帕夏不仅拥有奥斯曼地国内最高的荣誉头衔,而且也是帝国内阁“胡马雍帝万”的成员,有着维齐尔的身份,而且他也是帝国欧洲部分鲁梅里亚的最高长官。

  克里斯蒂安小心翼翼地跟随穆拉德前进,在绕过了许多帐篷之后终于到了贾法里帕夏的帐篷之前。

  贾法里帕夏的帐篷带着奥斯曼贵人们的特有风格,奢华,绚丽,方圆超过三十米宽,带着浓厚的波斯风格。

  帐篷外面站着穿着精良链板铠甲的耶尼塞里近卫军,他们带着特有的白色的高帽。唇上蓄着八字胡,手中十几句奥斯曼特色的长戟,长柄的末梢是一个尖锐的枪头,枪头下面是小斧一样的戟刃,另一边则是一个尖锐的倒钩。

  “古曼贝伊,我奉命将克里斯蒂安贝伊带来了。”

  大帐之外是一个穿着华丽红袍的高大人物,他头上裹着厚厚的头巾,头巾彼此缠绕,顶端是一个红色的小帽。

  “贾法里帕夏已经在里面等你们了。”

  这个俨然是卫队长一般的人物轻轻让过一条通道,穆拉德微微颔首,带着克里斯蒂安进入了贾法里帕夏的营帐。

  现在已经是九月份,空气中仍然有些焦热的意思,贾法里帕夏的营帐里却很凉爽,克里斯蒂安看到帐篷的几个角落里都放着冰盆,里面装满了大块的冰块,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

  一个阴鸷的老人坐在帐篷中的椅子上,这张椅子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他左手扶在脑袋下面右手不断抚摸着唇上已经花白的胡须,眼睛盯在面前小桌的地图上。一个高大肥胖的黑人奴隶穿着华贵的丝袍站在他身后。

  另一个穿着华贵意大利式样长袍的年轻人带着帽子站在老人身后,他黑色的手套上有着硕大的宝石戒指,正跟着帕夏一起观看着地图。

  黑奴看见两人走进来,递给他们一个凶狠的眼神,示意他们不要打扰伟大的帕夏工作。

  但全神贯注于地图之上的老人显然察觉到了穆拉德和克里斯蒂安两位走进了他的帐篷。

  “你们好,尊敬的贝伊。”

  老人从椅子上站起来,两只如枭鸟一般的眼睛盯着他的客人们。

  “伟大的帕夏,鲁梅里亚上空的雷霆。”

  穆拉德弯腰向这位老人鞠躬,“我奉您的旨意,将克里斯蒂安贝伊带过来了。”

  “你是克里斯蒂安?”

  “是的,伟大的帕夏。”

  “改宗吧,皈依主的正道,你以后就叫哈桑。”

  克里斯蒂安在他开口之后跪在华丽的波斯地毯上,静静听着贾法里帕夏的吩咐。

  他立刻回道:“遵命,最尊贵的帕夏。”

  “说说佩克什,你刚从那里回来?”

  克里斯蒂安低着头,他不知道眼前这个阴鸷的老人到底想要什么。侦查的情况已经汇总给了穆拉德贝伊,不仅既有他一个人的描述,还有其他斥候的描述,克里斯蒂安没有使用小手段,比如串通所有的西帕希统一口径,因为那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

  “是的,尊贵的帕夏。”

  “那城墙怎么样?是意大利式样的棱堡还是故旧的城墙。”

  “都是些非常破旧的城墙,应当是亚诺什·匈雅提时代得产物。”克里斯蒂安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帕夏的问题。

  “守备的兵力?”

  “并不太多,应该不会超过千人,他们的指挥官是两名骑士,其中一名叫做霍尔蒂。”

  贾法里帕夏将手背在身后,他缓步走到克里斯蒂安身前。

  “佩克什伯爵已经在莫哈赤战死,根据俘虏口中的情报,他和他的长子都在匈牙利军队的右翼,他们给了安纳托利亚军团重击,但是父子都已经殒命。”

  克里斯蒂安能够听出贾法里帕夏冰冷的声音中的不满。

  “佩克什伯爵是匈雅提家族的一支,他们家中现在应该还剩下霍尔蒂、拉罗什两人,你不仅拒绝了佩克什城投降,哈桑,你带领着我精锐的西帕希斥候,却让佩克什的主人在你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克里斯蒂安脑袋轰地炸开,他以为自己的问题仅仅是再一次失败的侦查中损兵折将,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让佩克什伯爵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如果能够控制住那个骁勇剽悍的霍尔蒂,佩克什城就没有任何防御可言了。

  “我,贾法里·阿卜杜勒·穆斯塔法,帝国的鲁梅里亚指挥官,全能的苏丹的左右手,我要盯着整个欧洲,教皇、西班牙国王和德国国王查理·哈布斯堡、法国国王佛朗索瓦·昂古勒姆、英国的亨利·都铎,哈桑,我没有时间去培养什么手下,我也没功夫去观察你们,我只是等着你们自己崭露头角。”

  克里斯蒂安贝伊低着头,他听不太懂贾法里帕夏的意思。

  “我知道佩克什城在我前面的障碍,所以我研究了佩克什伯爵的家系,明白他的亲族都有哪些,我是一名指挥官,而你身为斥候,应该比我知道的更多,更清楚。”

  克里斯蒂安感受到了贾法里帕夏的不满。

  “你十分的失职,哈桑,我应该斩下你的首级来提醒我的手下。”

  克里斯蒂安或者说哈桑几乎要晕过去了。

  “但我的手下都太愚蠢了,和你一样没有自己的思想,砍掉你也未必能让他们灵醒一点,所以你还有一个机会来将功赎罪。”

  克里斯蒂安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

  “去佩克什,告诉佩克什伯爵霍尔蒂,奥斯曼大军接受他的投降,让他到我的军队里来,我会亲自见他。”

  克里斯蒂安抬起头看着贾法里帕夏那张阴鸷的面孔,根本不懂这位帕夏的意思,佩克什城就像是奥斯曼大军脚边的一块小石头,只要轻轻一踹就会飞远,他不明白为什么贾法里帕夏会接受佩克什伯爵投降。

  “遵命,最尊贵的帕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