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二十一节 我们被一发入魂了

第二十一节 我们被一发入魂了


  奥斯曼军队缓缓展开,他们绝不是依靠骑射或者单单骑兵的游牧王朝军队,而是一支不断学习东西方先进军事技术的复合型军队。

  奥斯曼军队中有着整个欧洲最早也是最专业的炮兵和工兵,由改宗的基督教奴隶组成,直属于苏丹苏莱曼一世的近卫军。

  工兵们和炮兵们缓缓修筑着炮垒,奥斯曼人缓缓将解开拉着青铜大炮的牛车,四十多门青铜大炮被卸了下来,奥斯曼专业的炮手们开始清理炮膛,青铜铸造的炮身反射着冰冷且残酷的光芒。

  每一尊奥斯曼重炮的重量都在千斤以上,佩克什城单薄的城墙在这恐怖的火力下撑不了多久。四十多门重炮被推入了奥斯曼炮兵刚刚营建好的阵地之中,将炮口对准了佩克什古老的石墙。

  在重炮之前,在炮垒的前面,一群手持弯刀或者短斧的步兵正在缓缓列队,他们身上的衣服五花八门,这些按照地区编组而来的阿扎普步兵已经整备完毕,他们没有穿着任何铠甲,手里拿着斧头和木盾,高声喊叫着宗教口号,这些炮灰是奥斯曼各地赶来参加战斗的志愿军,完全依靠宗教狂热和瓜分战利品的渴望驱使。

  一旦炮兵轰破城墙,他们就会填入城墙的缺口,消耗防守方的体力。

  在这些炮灰后面,就是奥斯曼军队的中央主力,由改宗苏菲派的基督教奴隶组成的耶尼塞里近卫军。

  这些部队分为数个团,每个团的人数波动很大,有的团可能只有一百人,有的团则会有三千人。

  近战步兵大多身穿轻薄的链甲,使用弯刀和大盾,以及奥斯曼风格的长戟,新军之中还包括火枪兵和弓箭手,他们头上戴着具有鲜明特色的白色帽子,列成战线,护卫最后面的苏丹。

  在之前的奥斯曼苏丹在同欧洲军队交手中不断学习欧洲军队的战术,特别是从匈牙利黑军那里学习了胡斯战争中胡斯派武装的军事经验,在战线的正中用大车组成防线。然后阻遏和杀伤敌人的骑兵。

  等敌人被消耗的差不多了之后,再从车后发起反击。

  奥斯曼苏丹苏莱曼一世骑在一匹白马上,带着一众达官显贵站在皇旗之下。自从父亲“恐怖者”塞里姆手上接管过帝国,这位年轻的君王就没有停止过征战。

  奥斯曼的继承法非常残酷,所有的王子之中只有一人能够继位,剩下的王子及其子嗣都必须全部处死。

  苏莱曼没有这样的困难,在他继位之前,他的父亲塞里姆苏丹在他继位六年之前就已经把他所有的兄弟及其子嗣全部处死,自灭满门只留一人。

  这位苏丹身材硕长,身体强健,面庞瘦长,脸色苍白,但是十分结实有力。他面容冷静,穿着朴素的长袍立在奢华的皇旗之下,目光沉稳的望向远方的小城。

  霍尔蒂的左右骑墙给苏丹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莫哈赤之战中,匈牙利王国军队的右翼几乎击溃了位于奥斯曼军队左翼的安纳托利亚军团。帝国的亚洲军团损失惨重,虽然依靠欧洲军团和耶尼塞里军队终于击溃匈牙利人,但是奥斯曼军队自己也损失惨重。

  在这种情况下,有不少帕夏萌生退意,特别是近卫军中也出现一种声音希望可以后撤回君士坦丁堡修整。

  但是苏莱曼力排众议,这位睿智的苏丹已经看穿了哈布斯堡家族的无能和畏葸,只要奥斯曼帝国展现出无情的钢铁意志,那么匈牙利就是帝国的囊中之物。

  而征服匈牙利的最佳标志,莫过于让绿色的皇旗飘扬于布达佩斯的上空。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苏莱曼留下了鲁梅里亚军团和安纳托利亚军团修整,自己亲领耶尼塞里近卫军直奔布达佩斯,但是刚刚动身,就接到了易卜拉欣大维齐尔和贾法里帕夏的奏报,大军身后的那颗小小的钉子,佩克什城拒绝投降了。

  苏莱曼知道现在不是展现征服者的宽宏大量的时候,不然佩克什城便会鼓舞整个匈牙利,甚至让亚诺什·佐伯尧和奥地利的费迪南重新鼓起勇气。

  反抗的火星必须以疾风之势迅速扑灭,当然面对小小的佩克什城,奥斯曼人也不必费什么事。

  苏丹并没有让队伍完全展开,而是将部队集中在佩克什城的南方。他手头的情报清楚的说明,此刻城中只有大概不到五百名德意志佣兵。

  所以只要等炮兵轰开城墙之后,从缺口中涌进去的阿扎普步兵就可以将这点德意志人碾成齑粉。

  人马皆批重铠的禁军骑兵卡皮库鲁卫队沉默地守卫在奥斯曼帝国达官显贵的最后面,这些具装骑兵同样在苏丹禁卫军中的编列之内,一阵风吹过精美的奥斯曼皇旗,苏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炮兵们将重炮展开。

  “你估计这座城市能抵抗我们多久,锡南帕夏?”

  苏丹询问着身后的一位中年贵族,这位蓄着浓厚胡须的锡南帕夏是奥斯曼军队中一位经验丰富的军官,尤其擅长攻城作战,曾在罗德岛的争夺战中立下功勋。

  “炮兵大概需要两三个小时就可以轰倒一段城墙,我估计最多半天,主要看神明是否庇佑我们的炮手了。”

  苏莱曼看着城墙上遥远的那些影子,心理产生些许厌倦。

  “你来指挥吧,锡南帕夏。”

  “遵命,最尊贵的陛下。”

  就在锡南帕夏接过指挥权的同时,霍尔蒂也在布置着。

  “你带着你的人撤退。”霍尔蒂对斯维因说道,在给民兵补充过佣兵之后,佣兵队长手下还有两百多名德意志佣兵,现在基本都在城墙上。

  “我们不守城墙了?”

  斯维因和霍尔蒂藏身在城墙之后,将身子藏在女墙后面。

  “城墙挡不住大炮,不能把老兵耗在这里。”

  霍尔蒂的原则就是城墙是累赘。

  “可是我们如果退下去,他们连炮都不用,直接搭梯子就能摸进来。”

  “那就让他们摸!”

  这时,奥斯曼人的炮垒已经修筑的差不多,一门青铜炮被炮兵推进了炮位,然后炮手们开始娴熟的清膛,将炮膛内的火药碎渣清理出来,然后在炮长的指挥下缓缓的倒入装药。

  火药的剂量都是经验的产物,这些炮兵都有着十几年的战场经验,火药填充之后,一枚硕大的铁球从前面送进炮口,炮兵们开始将这枚炮弹同火药捣在一起。

  “试一试。”

  留着大胡子的炮长看了一眼方向,他瞄准的是佩克什城南门附近的城墙,根据他的经验,城门周围的墙体更加薄弱一些。

  嘭。

  炮弹被火药送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像是雷神索尔手里的铁锤一样重重的砸到了佩克什城南门的木门上,一瞬之间霍尔蒂只感觉脚下一震,就看到漫天的木屑从门洞方向炸了开来。

  这他妈,一炮就怀孕了?

  霍尔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奥斯曼人这是有精确制导系统吗,一炮就把门打破了。

  木制的城门无疑要比砖石的城墙脆弱的多,奥斯曼人鬼使神差的第一炮就掀开了佩克什城的裙底,现在到了步兵登场的时候了。

  “苏丹陛下真是真神在世界上的影子。”锡南帕夏赞颂道:“派出阿扎普冲进去。”

  战鼓、号角,还有歌声先后响起,狂热的阿扎普步兵犹如一道黑潮从天际直奔佩克什城而来。

  “不要慌,我们还有优势。”霍尔蒂摇了摇身边的佣兵头目:“让我们的人在城门后面列阵,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