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二十八节 奥斯曼人受挫

第二十八节 奥斯曼人受挫


  贾法里帕夏的火枪手们没有找到他们的目标,当中央街垒的部分的奥斯曼军队溃败之后,霍尔蒂就消失在了街道上。

  缓步走进街垒的缺口中,霍尔蒂看着脚下的尸体,开始想着要预备防止瘟疫流行的事情。

  当然第一步还是摘下头上的头盔,露出满是血污的脸,向着眼前的长矛组成的森严丛林挥挥手。

  一张张脸看着眼前好似从屠宰场里钻出来的伯爵,匈牙利人一个个咽着唾沫,显然十分紧张。

  霍尔蒂咧开嘴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恶趣味作用之下举起手中长剑高呼一声。

  “血祭血神!”(Blood-for-the-Blood-God)

  这句话在基督教语境之下其实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天主教的神耶和华从来就不是一个和蔼的神。在旧约中有这样一个故事,亚当和夏娃有两个儿子,该隐和亚伯。该隐是个农夫,而亚伯是个牧人,在献祭的时候,耶和华接受了亚伯的祭品羊的血肉,而拒绝了该隐的粮食和水果。

  同样在基督教的弥撒之中,每个人都要领受葡萄酒,也就是耶稣的血,还要领受面包或者面饼,作为耶稣的肉。

  所以这句后世英国人创造出来的口号本身就是源出于基督教的文化氛围之下,现在高吼出来并没有什么犯忌讳的情况,反而还有一股独特的神秘意味。

  “万岁!”“匈雅提!”“万岁!”

  胜利带来了狂热,预想中的屠杀没有上演,民兵们也没有付出多少伤亡代价,不过是有两人被奥斯曼战士拼命投掷弯刀或者长剑击中,身负重伤,正在接受具备中世纪特色的战地医疗。

  换句话说就是死期将至。

  卡尔看着满面荣光的霍尔蒂,忽然举起双臂大声吼道。

  “匈雅提是匈牙利人的王!”

  伯爵领下的骑士和教士们自然是心领神会,纷纷高举胳膊引导者民众。

  “匈牙利人的王!”

  “国王万岁!”

  在这些野心勃勃的家伙们引导下,狂喜地民众自然被野心家所操持,大声的呼喊着“国王万岁”的口号。

  国王?

  霍尔蒂低下头,将自己的表情隐藏起啦。

  区区一顶匈牙利国王的王冠可不足以满足自己的野心。

  一定要取得胜利,霍尔蒂暗自下定决心。

  佩克什伯爵在匈牙利王国之内也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头衔,更不必说在欧洲范围之内的影响力了。

  艾萨克·牛顿爵士说过他的成就都是建立在巨人的肩膀上一样,霍尔蒂也有一位巨人,奥斯曼帝国和苏莱曼苏丹。

  奥斯曼帝国的强大毋庸讳言,而苏莱曼苏丹更是继位之后所向无敌,还没有输掉过任何一场战役。

  如果能在佩克什城下挫败苏丹,那么佩克什伯爵之名必然将振动整个欧陆。

  时局不断变化,霍尔蒂原本准备同奥斯曼军队议和,但是被时局逼到了眼下得局面,那就只有奋战到死。

  凡事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这正是霍尔蒂的人生信条。

  霍尔蒂抬起头伸出胳膊,将头盔高高举起,他没有阻止民兵们的欢呼,而是张开嘴开始唱一首歌。

  一个人的外在形象最重要的是什么?是面貌吗,是衣着吗,是身材的高矮胖瘦吗?

  都不是,最重要的就是人设,人物设定。霍尔蒂决心将自己塑造为匈牙利民族和基督教世界的守护者,立足了这个设定,就能得到匈牙利民族的支持。

  霍尔蒂开始唱一首歌,这首歌带着东欧风格,但是他的作曲者,那位伟大的肖邦还要两百多年才会出生,这首歌原本所歌颂的伟大军队和伟人,也要有一百多年两百年才会出生。

  但是这首歌所蕴含的情感,千载不易,万载难移,这包含的情感可以感动全世界的人。

  “匈牙利没有灭亡~”

  “只要我们一息尚存,祖国就不会灭亡~”

  “举起战刀,收复失地~”

  “前进,前进,匈雅提~”

  18世纪,波兰被普鲁士、奥地利和沙皇俄国瓜分,但是波兰的仁人志士从来没有放弃过恢复祖国独立和自由的努力,在轰轰烈烈的法国大革命时期,波兰名将东布罗斯基矢志复国,在意大利组建的波兰军团,精锐的波兰枪骑兵成为拿破仑麾下突击最迅猛的骑兵。

  波兰人的歌声响了123年,这首歌也在一次次的起义中响起,最终波兰这个已经消亡了百年的国度重新得以复生,这是一个奇迹,而这首歌也被广泛传播,斯洛伐克人曾经这首歌改为了“嗨,斯拉夫人”,而《嗨,斯拉夫人》后来成为了南斯拉夫共和国的国歌。

  简单而热烈的歌谣迅速感染了开来,三个快速节奏循环的曲调很容易就能学会,很快匈牙利民兵们就开始大声的用匈牙利语开始重复这首歌。

  这倒让德意志佣兵们听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匈牙利语深受德语、拉丁语和希腊语的影响,但是他终究不是德语。

  霍尔蒂将手搭在木栅栏上,轻轻一跃跳入栅栏之后,周围全是冲着他反复歌唱的匈牙利民兵,兴奋的匈牙利民兵纷纷走上前去和霍尔蒂握手甚至拥抱。

  斗争是塑造一个集体的最好手段,对于佩克什的市民来说,过去伯爵不过是派包税人上门讨税的可恶人物,但是现在,在和奥斯曼人的战斗中,伯爵终于成为了他们的领袖,双方形成了一个休戚相关的集体。

  霍尔蒂笑着穿过欢呼的民兵,找到了卡尔。

  “你不会真的觉得我能成为匈牙利国王吧,我们聊过这个话题了。”

  霍尔蒂在老卡尔耳边说道。

  “当然,伯爵阁下,但是我们也应该给自己抓一些筹码。”

  卡尔轻声回道。

  “我们今晚有的忙了。”

  霍尔蒂说道:“其他几处街垒的情况怎么样?”

  “没有问题,这些鞑靼人根本没见过我们的这些玩意。”

  卡尔非常乐观。

  他的乐观是有原因的,城中的奥斯曼军队近乎处于失控状态,战斗的指挥权基本都下放到了各级贝伊手中,并不存在一个统一的指挥,这也就意味着除了亲自派出传令兵下达直接的命令,贾法里帕夏对于前线真正战斗中的奥斯曼军队没有更多的影响力。

  就这样混乱的奥斯曼军队一直攻击到了夜幕降临,也没有取得更多的战果,他们在街垒前面耗尽了力气和士气,在焚烧了城门之后最终撤出了佩克什城。

  “他们还会回来的。”霍尔蒂对身边的卡尔和斯维因说道。

  卡尔坐镇中央街垒,带着他的红队民兵顶着最大的压力,而斯维因则带着退下来的德意志佣兵到处堵漏,主要是防止奥斯曼人直接从民居之中以暴力手段推到院墙,这样绕过位于交通节点的接了直接穿插进入腹心区域,那样街垒的要点防御就无从谈起了。

  当年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就是用这种手段快速迂回绕过国民党军布置在交通要点的永备工事。

  当年的解放军有现成的战法,也有具备执行力的优秀军人,奥斯曼军队以现在的标准来看也是同时代最优秀的军人组成,但是他们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可以采用这种战法。

  “第一天,轻轻松松嘛。”地区主教纳吉说道。

  纳吉领着修士们开始给民兵们提供晚餐,同样是后面妇女们熬制的高能量的浓汤搭配面包的搭配,不过现在战地上的气氛更加轻松些。

  “这只是第一天而已,他们没有见过我们的手段,没有任何准备。”霍尔蒂看着纳吉,这不过是第一天而已。“奥斯曼人的指挥官们经历过亚洲和欧洲各种形式的坚城,等明天他们再回来的时候,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要加强的地方吗?”斯维因今天率队顶了奥斯曼人小半天,然后又不停地巡逻,高度的紧张之下体力和精力小号的更快,现在脸色已经相当苍白。

  “他们明天一定会加强投射兵器的数量。”霍尔蒂捏着手中的剑柄,用剑刃在脚下的土地上划拉着。“我们也有可能遭遇到苏丹的耶尼塞里近卫军。”

  今天攻入城中的奥斯曼人配属的远程火力根本就没多少,对抗远程火力乏力也是长枪方阵的一个问题,在法国和神圣罗马帝国等先进国家,这个问题还可以用增加板甲的披甲率来解决一部分。

  佩克什城可没有那么多领铠甲,霍尔蒂不能一夜变出十万斯瓦迪亚骑士,更不能变出板甲,而明天就要准备奥斯曼人弓箭和火枪的袭扰了。

  一群人正说话的功夫,一支短的吓人的箭矢从天而降,钉在了距离霍尔蒂脚面不远的地方。

  一般来说,箭矢越长,威力越大,准度越高,但是射程也就越短。顶在霍尔蒂脚面不远的箭矢,大概也就只有七八公分长,搭在弓弦上根本就够不到弓臂。

  “是突厥人的片箭,这玩意能射很远。”

  所谓片箭,就是箭杆很短的箭,因为箭杆短质量轻,所以就能射得更远。这种东西在西方世界最早是拜占庭人发明的,在弓身中央加上一截木质的导轨,然后在导轨上发射箭矢,在中国的最早记载是金国与蒙古大战之时,因为箭杆短缺所采取的无奈办法。

  这种箭能射的很远,但是杀伤力很低,对于复合弓来说近似于空放,会对弓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

  “奥斯曼人一定是派了几个射手过来,想袭扰我们,不让我们晚上睡得安宁。”

  卡尔将片箭从地面上拔起来,这东西轻飘飘的入地并不深。

  “夜间袭扰吗?”

  霍尔蒂扬起眉毛。“看来他们不会选择晚上进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