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二十九节 奥斯曼人的军议

第二十九节 奥斯曼人的军议


  奥斯曼军队的大营就扎在了距离佩克什城不到两里的地方。

  白天的鏖战已经结束,钻进了佩克什城遭遇小挫的奥斯曼军队在营地之中休憩。

  没有问题,今天的确是遭逢了一点挫败,但是所有人都坚信眼前的佩克什城坚持不了多久。

  即便是君士坦丁堡和罗德岛都被无敌的奥斯曼大军攻破,一座小小的佩克什城又能怎么样呢?

  士兵们这么想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奥斯曼大军的统帅们绝对不会抱有这样的侥幸。

  苏丹最华美的大帐之内灯火通明,但是苏丹本人却不在此,喜欢清静的苏丹已经去了别的帐篷休息,留在这里的是易卜拉欣帕夏,以及一众帝国议会的高级长官,包括了锡南帕夏和贾法里帕夏。

  苏丹的黄金宝座自然空着,不过在黄金宝座之旁,是一张硕大的地图,这份地图十分精细,上面清楚的描绘了匈牙利以及奥地利的一部分的地形走势,各条道路方向,城镇的人口和堡垒,以及堡垒守军的数量和装备情况。

  佩克什城在这张地图上只是个不起眼的一点。

  “我们接到了奥地利的费迪南和特兰西凡尼亚的佐伯尧的信件。”宫廷宦官总管如是说道,奥斯曼人也有任用宦官的习惯,这个习惯承袭自拜占庭和阿拉伯两个古老帝国。

  宫廷宦官总管不仅负责苏丹的饮食起居,也掌握了一条有效的情报网络。

  “他们都向伟大的苏丹称臣,无意挑战苏丹在匈牙利的权威。”

  易卜拉欣帕夏眼睛扫过下面一片噤若寒蝉的奥斯曼权贵,这些人中不少人都对他心怀不满,有些人甚至将他视若仇敌,同他最危险的敌人结盟,不过现在,易卜拉欣帕夏依旧大权在握。

  “也正因为局面如此有利,我们更应该迅速的解决匈牙利问题。”

  易卜拉欣帕夏下了一个结论,战争已经迁延很久,必须要速战速决。

  “我建议绕过佩克什城。”锡南帕夏脸上阴晴不定,他在今日攻城战中的表现被贾法里帕夏稳压一头,有些丢人。

  “这座小城本来就没有什么兵力,我们留下来一部人继续围攻,剩下的人继续向布达佩斯进军。”锡南帕夏看着地图:“我估计我们能抓到七八万匈牙利奴隶。”

  贾法里帕夏站在一众同僚之中,轻蔑的一笑。

  这个锡南自然是打得一副如意算盘,按照奥斯曼帝国的惯例,在座的高级官员甚至苏丹的各位亲眷都能够从战利品中大捞一笔。

  不过这都是明面上的战利品,还有很多不入公账,在劫掠过程中各家私分的部分,那才是真正的精华。

  所以问题就来了,谁在佩克什城下盯着里面的霍尔蒂,谁又去布达佩斯捞一笔呢?

  苏丹亲领的耶尼塞里肯定不能接这个苦差,大家都是耶尼塞里的出身不说,苏丹陛下的亲领不能开进匈牙利的首都,要在这样一座无名的城市啃骨头,怎么讲也说不过去。

  那从那支部队里抽人,自己的鲁梅里亚军团还是安纳托利亚军团?

  从自己手下抽人,贾法里帕夏一定会为部下出头。而要是留下安纳托利亚军团,锡南帕夏敢吗?

  “那么派多少人合适呢?”

  帝国首相易卜拉欣已经听过了贾法里帕夏的描述,对佩克什伯爵霍尔蒂的凶悍可谓心中有数,留下来盯着霍尔蒂必然是一件苦差,而一旦出事则很有可能影响大军的后路。

  作为一名老辣的政治家,易卜拉欣帕夏坚信一切的承诺本质上还不如放屁,现在奥地利的费迪南和特兰西凡尼亚的佐伯尧看着老老实实,但是一旦奥斯曼军队陷入后路被断的窘境,这些人绝对会跳出来恶狠狠地咬上一口。

  “三千人足够了,如果留下三千西帕希,佩克什城里的匈牙利人就翻不出什么波浪。”

  三千名西帕希骑兵,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奥斯曼全军上下也不过两万多人。

  易卜拉欣帕夏皱起眉头,转向苏丹的宦官总管问道:“在佩克什城里有我们的人吗?能不能想办法把佩克什伯爵刺杀掉。”

  重视间谍和情报,是奥斯曼人崛起的秘诀,苏丹在几乎所有欧洲国家的宫廷和重要城市都有间谍和情报网。

  当然佩克什城和佩克什伯爵还不够级别享受奥斯曼人的特意照顾。

  苏丹的宦官总管摇了摇头:“刺杀费迪南或者佐伯尧我还能想想办法,佩克什太小了,那里面没有我的人。”

  易卜拉欣帕夏皱着眉头。

  监视佩克什城的兵力无论如何也不能出自安纳托利亚军团,而欧洲的鲁梅里亚军团上到总督贾法里帕夏下到下面的各级贝伊,多半都是自己的党羽和支持者,易卜拉欣帕夏显然不能让自己的支持者吃亏。

  所以答案就很简单了。

  “帝国的威严不容亵渎。”易卜拉欣帕夏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我们绕过了佩克什城,无疑是将我们无敌的威名送给佩克什伯爵作垫脚石,像他这样的野心家必须彻底碾碎,给那些胆敢效仿他的人留下一个教训。”

  既然谁都不能留,那就一个都别走了。

  “整备攻势,我们明天继续攻击。各位又有什么意见呢?”

  易卜拉欣帕夏看着下面的一众权贵。

  锡南帕夏接过话头:“我们增加投射兵力,我问过下面的战士,躲在矮墙后面的匈牙利人都是长枪手,我们明天要增加弓箭和标枪的数量。”

  “没有必要。”贾法里帕夏今天在城头上站了多半天,基本上看明白了这个街垒的门道。

  “您又有什么高见呢?”锡南帕夏看着贾法里,他对易卜拉欣帕夏和贾法里帕夏一伙一贯看不惯,所以同苏丹后宫中最得宠的宠妃许蕾姆苏丹娜达成了同盟,许蕾姆苏丹娜也是易卜拉欣帕夏最大的政敌。

  “不过是一道低矮的工事而已。”贾法里帕夏已经和塔蒂尼商讨之后拿出了一个十分简单的战略来对抗街垒。“匈牙利人的墙太矮了,我已经下令让部队准备布袋填土,明天进城之后用这些土袋在他们墙前面垒一个比他们高一米的小土丘,然后派火枪手和弓箭手就能击溃他们了。”

  这不过是奥斯曼人攻城时常用办法的一种改良,在这类军事工程能力上,奥斯曼人先天就对其他欧洲国家有着巨大的优势,在攻击要塞的时候搭建一座比要塞还要高的土丘以供远程攻击是奥斯曼人的拿手好戏。

  除非是君士坦丁堡那种高度在十二米左右的高墙,那实在是让人没有办法,匈牙利人的墙也不过两米多高,这怎么可能难得住奥斯曼人。

  “至于刺杀佩克什伯爵的办法也不是完全没有。”苏丹的宦官总管身材肥大,他漂着油光的手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太阳穴:“如果十分必要,我也可以想想办法。”

  就在奥斯曼人还在营帐中商量对策的时候,一艘小船轻轻的离开了佩克什城内的码头,奥斯曼人没有可以控制多瑙河的舰队,这条河对于匈牙利人来说依旧可以利用。

  船桨轻轻划过多瑙河冰冷的河水,小船上不时响起一声马儿的响鼻,水手们奋力划桨,借着夜色的掩护将船上的信使和马匹送到多瑙河对岸。

  奥斯曼人沿着多瑙河进军,不过他们的活动范围局限于多瑙河的西岸,越过了宽广的多瑙河就是没有奥斯曼人滋扰的东岸。

  小船之上是霍尔蒂派出的信使,表面上看他们是前往费迪南大公和佐伯尧大督军处寻求志愿的,但霍尔蒂交给他们的真实人物是给霍尔蒂做宣传,每到一地就大声向当地百姓和领主们宣布佩克什城仍然在抵抗奥斯曼人的围攻,去争取这些领主和百姓的支持。

  “这个时候派出信使,你不会真的认为会有人敢来支援我们吧?”

  夜色已经降临,霍尔蒂坐在教堂内和纳吉等人一起进餐。老卡尔撕下一支腌鸡的翅膀塞进嘴里咀嚼着,一边问道。

  霍尔蒂自然不会跟老卡尔讲那些信使的意义并不在于求援,而是重在宣传。

  没有搭理老卡尔,霍尔蒂低声对纳吉和斯维因说道。

  “我在港口那边藏了几条船,”伯爵展现出了他厚颜无耻的一面:“一旦局势不利,我们就上船走人。”

  斯维因扬起眉毛,今天一日的苦战让佣兵队长已经有了牺牲在佩克什城的想法,却没有想到霍尔蒂居然还留了一手脏招,不过仔细想一下,这才是佩克什伯爵的本色。

  同奥斯曼人议和的佩克什伯爵和狂热的十字军战士佩克什伯爵不过是一张面具,伯爵一直可以在其中自由切换。

  “无论胜败如何,我都会离开匈牙利。”霍尔蒂觉得有必要将自己的计划同这几位交代下,既询问他们的态度,也能让他们心里提前有个准备。

  “去奥地利吗?”斯维因问道。

  佣兵是要花钱的,斯维因说是佣兵队长,其实更像是个承包商,佩克什伯爵向他支付黄金,他拿着这些钱去寻找士兵来为伯爵服役。

  霍尔蒂看着眼前的剑锋,人的野心永远在不断地滋长,虽然只是第一天挫败了奥斯曼人,但是霍尔蒂能够感觉到胸膛内有一股野火在延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