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四十五节 矛盾中的维也纳

第四十五节 矛盾中的维也纳


  维也纳,蔚蓝的多瑙河河水从东北方绕城而去,这是一座年轻的城市,到处都透露着一股活力,这里是多瑙河流域通往威尼斯的重要商路节点,临近阿尔卑斯山北麓的银矿,其富饶更不必提。

  如果仅仅论及富饶,那么这座城市在神圣罗马帝国境内还有许多城市可以与其比拟,然而论及权力,作为哈布斯堡家族在德意志的统治中心,今日的维也纳可以说是整个东欧的政治中心。

  无数双眼睛静悄悄地注视着这座多瑙河畔的繁荣城市,猜测着未来哈布斯堡家族的走向。

  奥地利大公费迪南静静看着手上的信件,这封信来自特兰西凡尼亚督军亚诺什·佐伯尧,

  这位匈牙利王国内最大的贵族在信上说他已经通过了匈牙利王国贵族议会的的选举,继承费迪南的妻兄路易二世,当选为新的匈牙利国王。

  “您怎么看?”费迪南将手中的信件交到他的爱妻手上,匈牙利国王路易二世的妹妹安娜刚刚为费迪南诞下一位女婴,还在产后的恢复状态。

  她头上的黑发乌黑油亮,发丝之间满是珠宝首饰,透露出一股华美的贵气,虽然坐在座位上,腰背挺得笔直,显出产后妇人少见的曲线,别有一番端庄的气度,正是她身上的这股风致让奥地利大公又敬又爱。

  “我觉得匈牙利应该放在一边,殿下,您应该尽快赶去布拉格。”安娜出身立陶宛的亚盖洛家族,她的父祖统治着整个东欧,从立陶宛一直到匈牙利,她的见识自然不是寻常妇人可以比拟的。

  “是的。波西米亚……”这也正是费迪南所想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可以和我一起去布拉格。”

  “您应该去布拉格,不要带上我,您应该去问问玛利亚,看看她是不是愿意跟您去布拉格,作为我兄长的遗孀,她比我更合适安抚波西米亚这个不安定的王国。”

  费迪南的姐姐玛利亚嫁给了匈牙利国王路易二世,这位女士不巧的继承了著名的“哈布斯堡下巴”也就是下颚突出的毛病,长相上显得缺乏女性魅力,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和路易二世的相恋,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

  现在这位匈牙利皇后正待在布达担任摄政,她也是费迪南现在最能依靠的盟友。

  费迪南无意也无力和苏莱曼争锋,依靠耶尼塞里新军和采邑骑士西帕希作战的奥斯曼苏丹可以经年累月的命令他的大军作战,而费迪南统治下的奥地利财力不佳,他的年财政收入只能维持一支五千人的雇佣军作战两个月。

  要和奥斯曼人掰手腕,费迪南必须等待兄长查理五世的支援,西班牙国王家里有矿,而且是金矿,而且领有欧洲最富裕的弗兰德斯,费迪南决定先为自己拿下波西米亚,扩展财源之后在考虑下一步的动向。

  “那些死不完的胡斯党。”费迪南想起波西米亚王国就头大,那里虽然富庶,但那里曾经是胡斯为首的反教会势力的核心所在,即便到了现在,那些对抗教会的异教徒们仍然堂而皇之地举行祭礼,这让费迪南分外头疼。

  神圣罗马帝国,若帝国失去了教会的支持又何神圣可谈呢?

  “佐伯尧。”费迪南念叨着对手的名字:“亲爱的安娜,您能告诉我这位特兰西凡尼亚的大公到底是个什么人吗?”

  匈牙利的公主低下头,亚诺什·佐伯尧不仅仅是现在自己丈夫最大的敌人,在他兄长路易二世执政的时候,亚诺什·佐伯尧便是亚盖洛家族在匈牙利最大的对手和盟友,安娜很了解这位亚诺什到底是何许人。

  “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领袖,他在战场上曾经和您的祖父马克西米利安为敌,在匈牙利王国内很受下级贵族的支持,他曾经推动议会颁布一项法令,禁止议会选举外国贵族为匈牙利国王。他还曾经向我父亲求婚,希望我父亲把我嫁给他。不过我的父亲最终还是选择了哈布斯堡家族。”

  安娜狡黠地眨了眨眼,满意地看见了丈夫因为嫉妒涨红了脸。

  “行啦,我的西班牙人,他都已经三十六了。”

  费迪南的童年是在西班牙度过的,他被哥哥任命为奥地利大公的时候,德语都不是很利落。“西班牙人”也是安娜对他的爱称,听见妻子这样称呼自己,奥地利大公的脸略微红了一下。

  “三十六岁,正是年富力强啊。”一想到要和这样一位年富力强的对手可能在沙场相逢,费迪南心中便升起不少隐忧,哈布斯堡家族得到了爱神维纳斯的祝福,却很少得到战神马尔斯的眷顾,费迪南对和亚诺什·佐伯尧沙场交锋一点信心也没有。

  “我那可怜的玛利亚只有二十一岁,”费迪南想到自己那位孤身在布达担任摄政的妹妹,心中就感到一阵阵焦急:“若是奥斯曼人进攻布达,她该怎么办呢?”

  “正因为玛利亚在匈牙利苦苦支撑为您争取到了现在这点时间,您更不应该浪费掉,派一名使者去安抚克罗地亚人,让他们先选您为国王,然后立即率领卫队动身前往布拉格,让波西米亚议会选举您为国王。”

  安娜看着丈夫:“您一定要尽快控制波西米亚,有了波西米亚的支持,等到奥斯曼人入侵的时候我们才不会手足无措。”

  “波西米亚,怎么说服那些捷克人呢?”费迪南低下头。

  自从胡斯战争以来,捷克人同哈布斯堡家族之间便可谓相看两厌。哈布斯堡家族一直都是罗马教会在德意志的坚定盟友,而捷克的新教徒则将罗马的教会视为撒旦的化身。

  “带上安东·富格尔,”安娜看着自己的丈夫:“我们的兄长查理五世能用富格尔家族的白银和西班牙的黄金为他买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头衔,你也可以用富格尔家族的白银为自己买下波西米亚的王冠。只是一定要快,亲爱的费迪南,我总感觉匈牙利可能会有什么糟糕的变数。”

  “恭喜您,陛下,大好消息。”安娜从匈牙利带来的陪臣马加什·拉科西挥舞着一封信闯了进来:“上帝啊,佩克什伯爵霍尔蒂击败了奥斯曼人,他们撤军了,匈牙利保住了!”

  “奥斯曼人撤军了?”费迪南从宝座上站了起来,他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赞美全能的耶和华,马加什,消息准确吗?”

  “非常准确,陛下,这是我堂弟的亲笔信,他是佩克什的主教,他麾下的一名神父亲自骑马送到维也纳的。”

  马加什·拉科西将纳吉的亲笔信交到了他主人的手上。

  “霍尔蒂……”安娜轻轻念叨着这个名字:“匈雅提家族的那个霍尔蒂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