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四十七节 匈牙利骑兵战术

第四十七节 匈牙利骑兵战术


  佩克什伯爵的骑兵队迅速地离开了已经化为废墟的佩克什城,沿着多瑙河一路向南挺近。

  越大规模的部队的行动路线其实越好预判,奥斯曼大军拥有大量的牲畜,除了骑士们的战马外,他们还有很多运送辎重的骆驼,用来拉大炮的牛,还有很多其他牲畜。

  这些牲畜每日都要饮用大量的水,每匹马一天需要50磅的青饲料或者更少的干饲料,更不必说每个人每日所需的食物和水。

  所以规模越大的军队越需要一条稳定的行军路线,他必须保证他们能在这条行军路线上获得足够的水、食物和饲料。这也就意味着他应当穿过人口稠密的繁华区域以掠夺后勤物资,依照河流水道前行来保证大军有清洁的水源。

  这也就意味着奥斯曼人的行军路线是可以预判的,他们临近多瑙河后撤,最终将退向贝尔格莱德。

  相比较奥斯曼人,霍尔蒂所统帅的骑兵在这方面有着优势,因为规模较小,相对贫困的乡村也能够提供足够的补给给这样一支规模较小的部队,佩克什伯爵的骑兵可以更自由的选择行军路线,出现在合适的地理位置上。

  霍尔蒂骑在马上,他身后是老卡萨,一百多名匈牙利骑兵骑着战马分成两列跟在他们身后。他们大多没有穿着铠甲,身上仅仅穿着一件紧身的袍子,他们马鞍两侧各挂着一柄锋锐的长刀,头上的帽子上插着式样夸张的羽毛。

  除了少数人拿着两米多的骑兵长矛外,他们并没有任何多余的铠甲或者兵器。

  这种名为胡萨尔(hussar)的轻型骑兵是马加什·匈雅提留给匈牙利王国最好的礼物,追求机动性的轻型近战骑兵很快便会风靡整个欧陆,一直到拿破仑时代都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骑兵力量。

  骑兵们沿着匈牙利的宽阔平原一直向南,一望无尽的平原没有任何遮蔽物,霍尔蒂清楚地看到不远的前方有几队骑兵中间是排成一条直线的步兵。

  这里远离奥斯曼人行军必须依赖的大路,想来对方应该是离开大部队行动的小股队伍。

  “奥斯曼人的掠奴队。”

  卡萨在霍尔蒂身边不满地淬了一口。

  “真是意外的收获。”

  霍尔蒂轻轻拍打着自己胯下赤红战马的脖子,示意这头已经兴奋起来的动物稍微安稳一点。

  在这里碰见奥斯曼人的小分队的确是意外之喜,因为霍尔蒂特意没有选择奥斯曼人南下时的大路进军,这条行军方向实质上是在和奥斯曼人平行运动。

  这样霍尔蒂看上去是一直向南,但实际上他的骑兵队便是和奥斯曼人平行运动,能够碰面的纪律极小。

  不去布达,离开佩克什,南下找奥斯曼人的麻烦,这三步并不是霍尔蒂的目的。

  霍尔蒂在等待机会,现在前往布达不会有任何其他意义,那里是哈布斯堡和佐伯尧角力的中心,现在卷入权力斗争的中心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自己必须营造一种形象。

  当哈布斯堡和佐伯尧为匈牙利王冠大打出手的时候,是自己在匈牙利的南方同奥斯曼人作战。

  真的作战还是假的作战且放一边,重点在于相比较争权夺利的哈布斯堡和佐伯尧,自己才是真正的爱国者,最适合保护匈牙利的人。

  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人设,自己烧了自己封地换来的这个人设一定要立住。

  所以眼前这支奥斯曼人的掠奴队碰见自己真的是算他们运气不好了。佩克什伯爵举起右手,匈牙利骑兵们小心的驾驭着马匹,排成三排在他左右两边展开。

  骑在马上的号手们取下牛角制成的号角呜呜地吹着,苍凉的号角声卷过平原,在青色的长草上回荡。

  奥斯曼人的队伍停止了前进,他们迎着霍尔蒂的方向缓缓列队,绝大多数都是骑兵,步兵和骑兵之间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分野,而是紧紧得列在一起。

  “人不多啊。”卡萨看着对面列队的奥斯曼人,这支掠奴队的兵力并不算强,但是十分合适,这个兵力正好可以压制乡村,不存在兵力上的浪费。

  “但是十分老练。”

  霍尔蒂看着对面,自己这边的兵力占据优势,这支奥斯曼小队可以选择就是骑兵直接抛弃步兵溜之大吉。

  但是这样就意味着抛弃战友和最重要的战利品,掠夺奴隶是奥斯曼人发家致富的主要手段,

  奥斯曼人决定背水一战,其实这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老卡萨勒住缰绳,转过头看着他的伯爵问道:“怎么着?”

  “老战术,我们凿穿他们。”

  “嗯?”卡萨扬起眉毛。

  “我们先把他们夹在火上烤一会。”霍尔蒂提着马鞭在空中划了一道圆弧。“我绕到他们的侧面去。”

  “明白,”老卡萨点了点头:“我在正面盯着他们。”

  霍尔蒂点了点头,他扬起马鞭一挥。

  “第一队,都跟我来。”

  在匈牙利黑军的编制中,每五十名骑兵组成一个中队,组成了最小的骑兵编制。霍尔蒂自认为没有并非特殊的军事天才,对于马加什·匈雅提留下的军事编制自然萧规曹随。

  霍尔蒂一马当先,近一半的骑兵五十多名骑兵组成一个整齐的纵队,缓缓向奥斯曼人的右翼绕过去,而与此同时,卡萨则带着剩下的骑兵缓缓向前。

  空气中还带着大雨之后尚未散去的湿气,天色阴沉,看不见太阳,霍尔蒂领着的骑兵这么一绕,对面奥斯曼人的队形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他们将骑兵和步兵重新编组,步兵依旧站在原来的位置上,列成紧密的战线,迎着卡萨,而他们的骑兵则跟着霍尔蒂一同转向。霍尔蒂越往前越发现,对面的奥斯曼骑兵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三十多人,而步兵数量更少,大概只有四十多人。

  对方的兵力处于弱势。

  “先生们,我们列成横队,前后两队。”霍尔蒂抽出舍施尔弯刀,雪亮的刀锋在空气中划过一个圈。“队形一定要紧密,跟着我的速度,队形一定要紧密。”

  奥斯曼人的骑兵大多是拥有封建采邑的西帕希骑士,霍尔蒂很清楚自己麾下的匈牙利人或许骑术上能够和西帕希平分秋色,但是缺乏作战经验,有骑兵作战经验的老兵都在卡萨的第二中队中。

  所以霍尔蒂决定退而求其次,他只要给奥斯曼人带来一些压迫感就好,胜负手就交给卡萨了。

  “跟我来。”

  霍尔蒂轻轻策动战马,向着对面列阵的西帕希骑士缓缓逼过去。

  他并没有纵马冲锋,恰恰相反,位于队伍正中的霍尔蒂一直牢牢的控制着速度,这样匈牙利骑兵们才能组成一道相对来说更加稳固的横线。

  面对缓缓前进的匈牙利骑兵,奥斯曼的西帕希们则正面迎了上来,他们挥舞着各色的兵器,他们纵马飞驰,速度极快。

  西帕希们正面迎向霍尔蒂,他们速度极快,然后在距离匈牙利骑兵不过一箭之地的地方忽然停下。

  紧接着便是一阵飞蝗一般的羽箭。

  西帕希们操持着手中的短弓,迎着匈牙利骑兵发射了一轮羽箭,然后紧接着他们便调转马头,向着南方退去,将战友和战利品留在了匈牙利人的包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