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六十一节 初次交锋

第六十一节 初次交锋


  在佩克什城的城门口,霍尔蒂看到了为这座城市带来改变的人。

  匈牙利王国的国务秘书尼古拉斯·奥勒哈斯正带着一群贵族站在城门一旁,领头的一人手中捧着一个巨大的木盘子,盘子上面摆着面包和盐。

  “尼古拉斯·奥勒哈斯主教,您怎么会在这里?”霍尔蒂看着突然出现在佩克什城下的国务秘书,大概能够猜到佩克什城的变化是由谁一手主导。

  尼古拉斯·奥勒哈斯是眼下匈雅提家族中政治地位最高的人,他的父亲是亚诺什·匈雅提的侄子,而霍尔蒂他们这一支也是出自亚诺什·匈雅提的兄弟。

  按照辈分,霍尔蒂还要叫这位尼古拉斯一声堂伯。

  马加什·匈雅提将姓氏从匈雅提改为科文努斯之后,尼古拉斯的父亲也跟着将姓氏改为奥勒哈斯,倒是霍尔蒂的这一支还在用匈雅提的本名。

  科文努斯死而无嗣,只留下一个私生子,当这位私生子战败之后,匈雅提王朝正式宣告结束。匈牙利王国的国王由统治波兰和立陶宛的雅盖沃家族继承。

  匈雅提家族作为前朝之后陷入了一个尴尬境地,在这种背景下,而尼古拉斯·奥勒哈斯选择去神学院成为一名教士。

  开始了教士生涯之后,尼古拉斯·奥勒哈斯擢升很快,在一众匈雅提亲族的支持下迅速成为地区主教,并且很快作为匈雅提家族的代表人物被路易二世任命为国务秘书。

  他精通财务管理,在国务秘书任上将王国的财务打理的井井有条,路易二世能够在莫哈赤拉出一万多的兵力,多亏了这位大管家在背后支持。

  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还著书立说,匈牙利人是匈奴人阿提拉之后的说法就是他最早提出来的,他曾经写过一本名为《匈牙利的光辉祖先阿提拉》的书。

  其实匈牙利的马扎尔人虽然和匈奴人一样来自亚洲,但是真的和匈奴人没什么关系。不过此时匈牙利刚刚从匈雅提王朝的强盛时期走出来。国内各个阶层都被自豪感包围,需要建构一种整体认识,区别于周围的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大概就是“我们祖上也阔过”。

  类似的思潮在波兰也引起名为“萨尔马提亚主义”的一种艺术形式,身为斯拉夫人的波兰人在黄金时代将自己引申为古罗马时代游牧民族萨尔马提亚人的后裔,并由此引出了一种新的艺术风格。

  “又见面了,霍尔蒂,来,下马尝尝这面包和盐。”

  “这里是佩克什,”霍尔蒂觉得莫名其妙:“我回到了我的领地难道变成了客人了吗?”

  用面包和盐招待客人是东欧的一种习俗,代表提供者和接受者之间建立起来一种特殊的关系。

  之所以用面包和盐并非是因为这两样东西非常珍贵,恰恰是因为他们普通。每家每户都有面粉和盐,这是生活的必需品。

  接受了主人的面包和盐,就代表着接受了主人的承诺和信任,双方之间建立了朋友般的亲密关系。

  佩克什城是霍尔蒂的封地,也是他长大的地方,回到这里根本不需要这样的所谓礼仪。

  “下马,接受这块面包,霍尔蒂。”尼古拉斯·奥勒哈斯指着旁边的面包和盐说道:“你要知道烤制这块面包用的并不是佩克什的面粉,而是来自眼前各位贵族的谷仓,这是匈牙利平原上各地的面粉制成。”

  “尊贵的佩克什伯爵,奥斯曼人的仇敌和匈牙利人的守护者,匈雅提国王的继承人,击打异教徒苏莱曼的重锤。”端着盘子的贵族单膝跪地:“我们,您卑微的仆人,希望能够成为您的朋友,受到您保护。”

  霍尔蒂咽了一口唾沫,他望向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眼前这一幕的导演无疑便是这位国务秘书,霍尔蒂下意识地感觉到情况不妙。

  眼前这么大的阵仗绝对不是所谓的“友谊”和所谓的“保护”这么简单。

  端着面包和盐的那位是上匈牙利的维克托·欧尔班男爵,上匈牙利是今日的斯洛伐克地区,他的领地靠近波西米亚王国,苏莱曼就是打到维也纳也不会打到那里。

  站在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的是彼得·塞切尼男爵,他的领地接近强盛的波兰-立陶宛王国,更是远离奥斯曼人的威胁。

  至于其他的贵族,无一不是匈牙利国内的有力贵族,霍尔蒂仔细品味这些人的身份,他们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这些人的家族当年在匈雅提王朝时代都是匈雅提家族在国内的政治盟友。

  今天这些人在这个敏感的时刻不惜穿过遥远的距离,来到佩克什城,绝对不是过来烤一个面包的。

  霍尔蒂翻身下马,看到半跪在地上的维克托·欧尔班男爵,看着站在一旁用一种奇怪眼神望向自己的尼古拉斯·奥勒哈斯,

  “我们,希望您的保护。”

  似乎是经过无数次演练一样,彼得·塞切尼男爵等贵族也跪在地上,现在唯有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穿着一袭黑袍依旧站在那里,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霍尔蒂,似乎在说明什么。

  剧中穿线之人,看来非自己这位远房的堂兄莫属了。

  霍尔蒂冲着他微微颔首,忽然同样半跪在地上,用手撕下一块面包蘸了蘸旁边盘子上的盐。

  “我,霍尔蒂·匈雅提在这里向上帝,向巍峨的喀尔巴阡山,向宽阔的多瑙河起誓。”霍尔蒂将蘸满了细盐的面包举过头顶:“即便喀尔巴阡山倒塌化为尘埃,即便多瑙河断绝变为溪流,只要我霍尔蒂及我的族裔还生活在太阳照耀的国土上,我和我的族裔便会尊重眼前各位贵族的权力,保护他们的利益,一直到世界末日来临。”

  霍尔蒂一口将面包吞下。

  妈的,太咸了,有点齁。

  勉强咽下面包,霍尔蒂站起身将盘子从维克托·欧尔班男爵手上接下。

  “来吧,各位贵族,吃下这块面包,蘸一蘸这些盐,匈牙利王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需要我们团结。”

  贵族们面面相觑,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窃喜。

  他们本来就是匈雅提家族的盟友,这次在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的串联下准备进行一次政治投机。他们对霍尔蒂的军事能力已经有了信心,现在他们看到了霍尔蒂的煽动能力。

  这是一种非常优秀的特质。

  “让我们团结起来,拯救我们危难中的国家。”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走过来撕下一块面包然后放进嘴里。“让巍峨的喀尔巴阡山,宽阔的多瑙河来见证。”

  一众贵族一拥而上,从霍尔蒂手中接过面包放进嘴里。

  “让喀尔巴阡山和多瑙河来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