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六十四节 当头棒喝

第六十四节 当头棒喝


  铸炮霍尔蒂现在有些上头,感觉自己似乎漏了什么重要信息,不过他立刻想起了眼前这个家伙是谁。

  那个惨的要命在奥斯曼军营中当了很多年苦役和奴隶的西班牙人迪亚戈阿拉特里斯特。

  因为有些担心这个家伙是奥斯曼人派过来的间谍和探子,霍尔蒂让斯维因把这个家伙盯紧些,先甄别清楚了再说别的事。

  斯维因凑过来解释说道“伯爵,迪亚戈在给奥斯曼人扛活的时候学会了铸造大炮的方法,我们就用城里的余铜给您铸造了一门小炮。”

  霍尔蒂意识到自己所托非人,斯维因不知道怎么回事和这个西班牙人搅和到一起了。

  从旁边拿了杯水灌进嘴里,霍尔蒂感觉自己清醒了许多,这个西班牙人或许从奥斯曼人那里学会了什么铸炮的技术,奥斯曼人的炮兵经常在交通不便难以运输大炮的战场附近现场铸炮。

  西班牙人跟着奥斯曼人混了这么久,应该也懂些这里面的道道。

  “伯爵,这位迪亚戈真的是位不错的人才,我觉得或许应该把他留下来。”斯维因看着霍尔蒂说道“有这么一个熟知奥斯曼人内情的人在,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

  这都什么鸡毛蒜皮的破事,霍尔蒂脑袋里只有哈布斯堡家族的大下巴,什么大炮,什么

  筵席没过多久,霍尔蒂脑壳喝得昏昏沉沉,就记得酒桌上的贵族们大声唱了好几首歌,还有几首是以前马加什匈雅提时代的军歌,几个脑袋上头的家伙踩着凳子,这个发誓要重新从德国人手上夺回维也纳,还有人喊叫着说要将奥斯曼人从君士坦丁堡赶出去。

  纯粹是喝大了在胡闹。

  当然这场酒席的高峰是霍尔蒂的俘虏带来的。

  那位穆拉德贝伊应该是很少喝酒,这次可以放浪形骸,几瓶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灌进肚子里,他先是放声高歌,然后开始一边痛哭流涕,一边痛骂苏莱曼、贾法里帕夏以及锡南帕夏。

  他的痛哭引来了周围人的共鸣,一群人跟着纷纷大哭起来,开始诅咒各自的仇敌,哀叹自己的命运。

  一群人从中午一直喝到下午天光渐暗才算告终,喝到最后,除了霍尔蒂和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还算眼神清明外,剩下的人都算是彻底放倒了。

  不管是那些原道而来的匈牙利贵族,还是斯维因、卡萨、斯特凡、米哈伊都瘫倒在一旁,被士兵和女仆们搀扶回去睡觉。

  看着这么一群货色,霍尔蒂彻底对酒囊饭袋这个词有了新的理解。

  “你不是很喜欢狄俄尼索斯对人类的慷慨赠礼啊。”

  狄俄尼索斯是希腊神话中的酒神。罗马教廷所公允的圣经只有拉丁文、希腊文和犹太文三种版本,任何其他语言的圣经都是非法的。而教会的教士们只要不是太过不学无术,多半都会写拉丁文和希腊文。

  尼古拉斯奥勒哈斯也喝了不少酒,他之所以没有醉纯粹是因为他在各个修道院和教会游学时练出来的好酒量。

  “我不喜欢喝醉那种无法自控的感觉。”霍尔蒂看着自己的这位堂伯“您倒是好酒量。”

  “我以前在这座教堂里闹过不少笑话。”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说道“那个时候年轻不懂事,喜欢醇酒和女人,我有次把一头老母猪弄到了这件大厅内,骑在母猪背上疯了快一个小时,是你父亲把我从猪身上弄下来,把我捆起来给我醒酒。”

  想不到您还有这样的光荣历史,和大英帝国的卡梅伦卡中堂有一拼了。

  “从那以后我就尽量避免太过放纵自己。”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站起身来。“我们一起看看这座教堂吧。”

  霍尔蒂明白,这位堂伯大概要和自己聊些更加隐秘的内容,需要找个僻静的场所。

  两人一前一后,在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的有意引导下来到了纳吉的主教卧房,整个教堂内最安静的地方也最避人耳目的地方。

  “上帝赐给人类的众多礼物之中,没有比青春更好的了。”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说道“你现在年岁几何”

  “十七岁了。”

  “真好,金子一样的年岁。”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说道“亚里沙大大帝十七岁赢得了喀罗尼亚战役,帮助父亲再一次征服了希腊。迦太基名将汉尼拔巴卡十七岁就跟随着父亲平征服了西班牙,君士坦丁大帝十七岁的时候就要当上凯撒了。”

  “年轻时便能建功立业,是走向伟大的第一步。”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看着霍尔蒂“你现在也和他们一样建立了功勋,更应该在这金子一般的黄金岁月里订立远大的志向,然后去完成它。”

  天爷,亚历山大、汉尼拔、君士坦丁,霍尔蒂想起了前世听过的一个梗,“先定个小目标,先挣它一个亿。”。

  现在可好,先定个小目标,超越一下汉尼拔。

  “战胜奥斯曼人之后,托那位苏莱曼苏丹威名的福气,霍尔蒂你勇武的名声从伦敦到莫斯科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看着霍尔蒂“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可以仔细和我说说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未来”

  霍尔蒂看着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自己的确对未来有一个计划,但是这位堂伯口中的亚历山大、汉尼拔和君士坦丁,自己的那个去意大利当佣兵头子的计划确实听起来太小家子气了。

  “我想去意大利看看,哈布斯堡家族之前在意大利大获全胜,不过这次他们释放了佛朗索瓦一世,我估计意大利战事将重新开启。”霍尔蒂说道“上一次意大利战争时哈布斯堡家族大获全胜,这一次的战争必然是所有人联盟起来反对查理五世的一场战争。”

  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赞赏地看着霍尔蒂,他消息灵通,自然对意大利的情况有所了解,而霍尔蒂身在偏僻的佩克什,三言两语也能有所判断,这种战略眼光便是王者最重要的能力之一。

  “你的判断非常准确,我听到消息,克莱门特七世陛下已经和法王佛朗索瓦一世、英王亨利八世、威尼斯共和国、佛罗伦萨共和国、米兰大公国达成一致,决定结成同盟共同反对查理五世。”

  这哈布斯堡家族眼看都要被围攻了,你还要我去娶寡妇

  霍尔蒂接过话头说道“上次战争中,威尼斯共和国和教廷的军队都惨遭重创,一直没有恢复元气,现在是进入意大利的好时机。”霍尔蒂说道“我准备作为佣兵进入意大利参战。”

  “嗯”尼古拉斯奥勒哈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霍尔蒂则以为他没有听清。

  “佩克什已经是一片废墟了,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我准备组织一些骑兵去意大利参战,他们那里富饶,我可以借机训练部队,如果可以的话,在那里给自己找一块封地。”霍尔蒂说道“至于是费迪南还是佐伯尧,他们谁当国王都跟我没关系。如果条件合适,我还可以再回来的。您对我的想法怎么看”

  “什么我怎么看”尼古拉斯奥勒哈斯感觉自己脑袋里面嗡嗡的,可能是岁数大了,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你是说你在战胜了奥斯曼苏丹之后决定去意大利当个佣兵头子”

  “差不多吧,”霍尔蒂说道“虽然听起来不好听,但是今日的战争已经和过去的战争不一样了,但是今日君王的统治和过去一样,都需要手中拥有一支庞大的军队,意大利充满了机会”

  “我想跟你道歉。”

  霍尔蒂眉头一皱,这个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这么容易就被自己说服了吗

  “我以前错误的觉得你应该不会是一个很虔诚的人。”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缓缓说道“但是现在我错了,我相信你是个虔诚的人,你是如此笃信上帝,愿意将自己的命运完全托付给全能的上帝之手。”

  这都哪跟哪啊

  “其实也没有吧。”

  “没有若非是因为天真,那便是愚蠢。怎么能抱有这样的想法”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的怒火喷涌而出“在击败了奥斯曼苏丹苏莱曼之后,你还以为自己可以和普通人那样超然物外吗区区一个伯爵值得教皇支付一万五千度卡特外加佩奇教区的收益权吗你知道在莫哈赤前,教皇给了路易二世陛下多少钱吗”

  “不知道。”

  霍尔蒂摇了摇头,自己原本的计划显然在精通欧洲政治惯例的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眼中可笑的让他发怒。

  “三万杜卡特,教皇克莱门特七世陛下给了路易二世三万杜卡特的黄金作为支持。”尼古拉斯奥勒哈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这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是有他的价码,现在教廷的使者还没有到,我直白的说吧,如果你当上了匈牙利国王,这笔钱能够稳稳的落到你的袋子里,如果是一个佣兵头子,只要四五千杜卡特就能打发了。这你明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