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七十五节 我送给你们的礼物是自由

第七十五节 我送给你们的礼物是自由


  壮丁舒拉尼的脚疼了一天,他已经下定决心,不管被抓回来会不会被马日的斯特凡用军棍打死,他都要趁夜溜走。

  舒拉尼决心不会到故乡,他要一路向东,穿越巍峨的喀尔巴阡山去东面那块繁华的平原,那里的人都是自由的,既不用向国王缴税,也不用向地主缴租,可以骑着马吹着风饮着自酿的劣酒一直漫步到世界的尽头。

  下午的训练已经结束了,太阳已经压倒了山顶上,天空渐渐阴沉下来,舒拉尼踩了踩自己的左脚,石头划出来的伤口还隐隐作痛。但是不管如何,舒拉尼已经下定决心。

  鱼死网破,今晚就走。

  一个骑士操持着胯下的战马向着舒拉尼这一队的方向奔驰而来,他身上穿着从奥斯曼西帕希身上剥下来的板链甲,手中擎着一面黑色的旗帜。

  舒拉尼认识这个人,小皮匠米哈伊,佩克什伯爵麾下出了名的宽厚人,从来不打骂他的手下,对壮丁们也很和气,有的时候还会制止那些老兵们不合理的体罚。

  大家都羡慕他的好运气,也赞赏他的好品德。

  舒拉尼觉得米哈伊既然能一步从一个平民成了一个骑士,以后估计也能当个什么爵爷。相比较米哈伊这个大家理想的化身,自己的长官斯特凡真的差劲透了,很多士兵都认为斯特凡之所以拼命地虐待大伙,完全是出自对小皮匠的嫉妒。

  “米哈伊骑士。”

  斯特凡皱着眉头看着骑在马上的米哈伊,两人本来都是霍尔蒂的侍从骑士,不过现在斯特凡被霍尔蒂派来训练这些壮丁,让阵营内部的人认为这是斯特凡失宠了。

  “斯特凡骑士,摄政的命令,”米哈伊脸上带着笑意:“今晚你的步兵队先不回营地,去这里。”

  米哈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条交到斯特凡手里,斯特凡看着纸条上面熟悉的字体点了点头。

  斯特凡从来不把这个脸上总是带笑的皮匠放在眼里,不过是伯爵的一个弄臣罢了,斯特凡相信自己和米哈伊是不一样的,出身贵族,在最危险的时候志愿到佩克什城去。

  现在训练这些新兵也是一种锻炼。

  伯爵尊重我,斯特凡看着米哈伊,你不过是伯爵呼来唤去的仆人而已。

  “没问题吧,斯特凡骑士?”米哈伊嘴角微笑,他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伯爵上演戏法了。

  “当然,米哈伊骑士,请让伯爵放心。”

  “现在是摄政了,斯特凡骑士。”

  “是的。”斯特凡点了点头,他转过身对身边的号手挥了挥手。

  “吹号,让这些渣滓集合。”

  一阵急促的号角声传来了呼唤,舒拉尼和战友们迅速捏起长矛集结列队,佩克什伯爵的部队军法森严,集结的号角声响起,所有人必须在号角声结束前列队完毕,不然便要吃三军棍打懒骨。

  “你们走运气了。伯爵要见你们,都给我抬头挺胸,谁要是给我丢了人,我就让他一辈子忘不了军棍的厉害。”

  斯特凡手里抚摸着腰间的马刀在列队完毕的壮丁前面大声地说着。刚刚米哈伊的纸条上霍尔蒂赞颂了斯特凡练兵的效果。

  在之前围殴斯蒂芬·巴托里的行动力,斯特凡的队伍行动最迅捷,队列也最整齐,更没有一拥而上去掠夺战利品,给骑兵们发现那些黄金留下了余裕。

  因此霍尔蒂希望可以单独见见这队壮丁,并举行“授旗仪式”。

  太阳已经缓缓下落,斯特凡骑在马上,后面跟着他的三个副官,壮丁们机械的抬着头,肩上扛着长矛,踩着草地向着营地另一边进军。

  他们走了没多久,就看见那里燃着一个巨大的火堆,火堆处似乎有什么人在忙着,空气中散发着一股烤肉的香气,这让壮丁们的眼神有些活了。

  虽然加入伯爵军队以来一直吃的不错,但没有人会拒绝多吃两块肉。

  走得更近了的时候,壮丁们看见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站在火堆最前边,他腰间挂着一柄马刀,在他身后几个人正在那里摆弄烤架,火堆周围摆着六个烤架,烤架上是剥了皮的整只肥羊,那人身后的人们正在努力的翻转着烤架,将烤好的羊肉割下来。

  斯特凡举起手臂示意步兵队停止行进,他翻身下马走到那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年轻人面前半鞠一躬。

  “匈牙利王国摄政、佩克什伯爵霍尔蒂阁下,斯特凡旗队的士兵按照您的命令已经到齐了。”

  霍尔蒂看着斯特凡背后的那些壮丁,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麻木的表情,眼睛都盯着火堆另一边的烤肉,显然心思都已经在吃上了。

  “让你的士兵坐下,斯特凡。”霍尔蒂向后挥了挥手:“你也跟着他们坐好。”

  伯爵转过头冲着在那里忙着烤肉的老农哲尔基大声喊道:“快点,这些人饿了,也渴了。”

  壮丁们将长矛放到一边,按照斯特凡的吩咐照着平时吃饭的样子在营火前面坐下,没多久另一边烤肉的人们就端过来了盘子和杯子。

  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木盘,里面放着小块奶酪,盐巴,和一大块刚刚烤好的羊肉和一块黑面包,另一边的木杯里放着葡萄酒。

  壮丁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吃还是不吃。虽然羊肉看上去十分可口,还很热乎,但是偷吃一口被打一顿军棍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是佩克什伯爵霍尔蒂,你们的将军和领袖。”霍尔蒂看着眼前的壮丁们说道:“你们先吃完盘子里的肉和面包,喝下这杯酒,然后我有几句话和你们说。”

  这顿晚餐无疑是壮丁们吃的最丰富的一次,他们立即开始狼吞虎咽,嘴巴吧嗒的吃食声让前面的斯特凡感觉非常难受,本着一个贵族的自觉他强忍着没有动自己面前的吃食,而是忍住静静地听伯爵有什么话说。

  肉不算多,葡萄酒也只有半杯而已,这一餐不过是勉强垫下肚子。真正的筵席还没有开始,不过两三分钟的功夫,壮丁们就吃完了盘子里的食物,眼巴巴的望着霍尔蒂身后的烤羊。

  “各位好,你们可能不认识我,我就是佩克什伯爵,霍尔蒂·匈雅提,就是我在佩克什城下击败了奥斯曼苏丹苏莱曼,让他铩羽而归。”

  霍尔蒂缓缓说道,下面的壮丁沉默着,这些都是他们所熟知的。

  “我听说别的贵族手下的雇佣兵,管你们叫霍尔蒂的骡子,因为你们既没有衣服,也没有鞋,像是牲口一样每日奔波。”霍尔蒂嘴角笑着:“他们说我把你们拉过来是想让你们给我当农奴,嘿嘿,其实你们听到这个绰号应该高兴。因为我只要你们当七年骡子。”

  壮丁们根本高兴不起来,舒拉尼看着远处的霍尔蒂,这样的人就是匈牙利的执政吗?他也配吗?一团火在舒拉尼的胸口滚着,他很想长矛就在自己手边,这样他就可以站起来,在佩克什伯爵惊讶地眼神中用矛锋贯穿他的胸口。

  “在古罗马人的时候,他们就管战无不胜的罗马军团的士兵称为罗马的骡子。”霍尔蒂说着:“但你们不是骡子,你们是我的猎犬,是我的鹞鹰,我要你们为我去撕咬猎物,去搏杀敌人。”

  罗马军团士兵曾经有个绰号叫“马略的骡子”,霍尔蒂在这里改了一下,跟这些几乎等于文盲的壮丁解释马略太费劲了。

  “你们是我的勇士,你们要在战场上和我一起流血。”霍尔蒂说道:“凡在战场和我流血的,就是我的朋友,而我对朋友一向慷慨,所以我要向你们赠送第一个礼物,那就是自由。”

  自由,听到了这个词,舒拉尼的呼吸开始沉重起来,他侧过头静静地聆听佩克什伯爵接下来的话语。

  “凡在我的军队中服役七年的士兵,由我出面将他的全部家人,包括父母、兄弟姐妹以及妻子儿女,全部赎为自由人。”霍尔蒂大声说道:“你们是我的爪子,是我的牙齿,我要你们用自由的手去握住武器!哪个领主不将你们的家人释放,他就是我霍尔蒂的敌人,我以匈雅提之名起誓,将这种卑劣的敌人卖到奥斯曼人的土地上,让他去给异教徒永远为奴!”

  呼,舒拉尼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之中流出。自由,就这样简单的掉到了自己的肩头。舒拉尼的鼻子酸酸的,他很想让母亲就在身边听着佩克什伯爵的话。

  姆妈,你听见了吗,我们自由了。战胜了奥斯曼人的英雄许诺了我们自由。

  “而在你们服役七年之后,接下来的七年里,我每年给你们十个杜卡特金币作为你们为我服役的犒赏。”霍尔蒂说道:“你们所有人都会得到一匹耕马,如果你们留在我的领地,我会为你们安排耕地。”

  匈牙利地广人稀,土地肥沃,批发耕地给这些人没有什么土地压力。更何况一切都要等到五年之后再说。

  壮丁中已经有人痛哭出声,舒拉尼也在默默地流着眼泪。

  “这里有一份名册,将由你们的团队的领导人负责管理。”霍尔蒂手里拿着一个账簿:“这上面记录着你们来自哪里,如果这五年服役期间你们有人伤残或者死亡,我会让人立即将他的家人赎回,而伤残的我会赡养他一辈子。你们如果临阵怯懦,背叛了我,那么我就钩去他的名字,我的承诺也将再不算数。”

  壮丁们停止了哭泣,他们抬起头看着霍尔蒂,霍尔蒂的嘴里的话将决定他们的命运。

  “所有的战利品,我也会进行折算,等你们服役期满以后,分发给你们一笔遣散金。如果你们奋勇作战,这笔钱就会多,如果你们怯懦无刚,那么这笔钱就不要再想了。”

  霍尔蒂转过头冲着老农哲尔基吩咐道:“去把旗帜拿来。”

  哲尔基点了点头,从一旁拿起一面旗帜,这是一面硕大的黑旗,旗帜上用金色的丝线织出一行字。

  血祭血神。

  在这行字的下面还有一个拉丁单词,掷闪电者,旁边还有个拉丁数字一的符号。

  “这是你们的军旗,上面写着我的座右铭,血祭血神。”霍尔蒂感觉自己有一种恐虐冠军的味道:“下面是我们军团的名字,掷闪电者,而这个符号代表着你们是掷闪电者军团的第一个旗队。如果你们失去了这面旗帜,让他沦入敌人手中,也就意味着你们辜负了我的信任,而我也将否认我对你们的义务。”

  佩克什伯爵看向斯特凡:“斯特凡骑士,你的队伍中有没有什么勇士,能够不辜负我和全队人的信任,捍卫这面旗帜呢?”

  霍尔蒂讲话里的信息量太大,斯特凡还在那里仔细想着,忽然听到霍尔蒂的提问他赶紧站了起来回话。

  “的确有这样一个人,摄政大人。”斯特凡站起来转过头向自己的队伍大声喊道:“舒拉尼,出列。”

  壮丁舒拉尼懵懂地从队伍中站了起来,看着周围壮丁们羡慕的眼神,他感觉自己的脚不算那么疼了,走路也有点飘。

  “这个人。”斯特凡走上前把他一把拉到霍尔蒂面前:“训练时是最刻苦的,也遵守纪律,服从指挥,他今天第一个用长矛杀死了斯蒂芬·巴托里的护卫,是个难得的勇士。”

  这说的是我吗?舒拉尼嘴角咧着笑看着眼前的佩克什伯爵。

  原来就是你这个王八蛋,霍尔蒂看着这个害得自己不得不软禁绿伯爵的罪魁祸首将手中的旗帜向前一伸。

  “真是个勇士。”佩克什伯爵言不由衷的说着:“拿好这面旗帜,捍卫我的荣耀。”

  “我一定不辜负使命,阁下。”舒拉尼拉过旗帜:“不管是佐伯尧还是苏莱曼,我们都不怕,我们……”

  “我给你们准备了大衣,就跟我身上这一件一样,还有帽子、长靴、裹脚布和皮带,现在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去享受吧,今晚是你们成军的第一夜,羊肉、葡萄酒还有自由,我这里都管够。”

  说完佩克什伯爵转身离开,今晚应该让这些昔日的奴隶放开了享受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