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七十七节 银弹战术

第七十七节 银弹战术


  穆拉德贝伊最近精神不错,一开始被霍尔蒂俘虏的时候还担心会不会被愤怒的匈牙利人处死,但是在霍尔蒂军中呆的日子长了,虽然吃喝还是比较伤害感情,但是这段日子他积极调整心态,总算是挺了过来。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忽然看见自己的帐篷里多了一个垂头丧气的家伙,穆拉德贝伊观察了片刻便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家伙跟自己一样,应该也是佩克什伯爵的俘虏。

  “您好,您看上去很面熟啊。”

  斯蒂芬·巴托里本来心中苦闷,听见有人说话便抬头一看,看着这人脸上典型的奥斯曼特征,斯蒂芬·巴托里立即反应过来这人便是他上次草草见过一面的那个奥斯曼俘虏,好像还是个什么贝伊。

  一想到霍尔蒂居然把自己和这个奥斯曼人关在一起,斯蒂芬·巴托里心中便愈发愤怒,自己的身份地位何等显耀,霍尔蒂居然把自己和奥斯曼俘虏关在一起,真真是欺人太甚。

  “有吗?”斯蒂芬·巴托里哼了一声:“我是斯蒂芬·巴托里,你见过我吗?”

  穆拉德贝伊显然是听过这个名字的。

  “啊,我说怎么这么面熟,我们真的见过的,不过是十几年前了。”穆拉德贝伊说道:“您不记得了,十几年前,您和佐伯尧一起围攻过贝尔格莱德,我当时在锡南帕夏手下服役。”

  十几年前,锡南帕夏?

  绿伯爵感觉自己脑壳一阵阵眩晕,这个霍尔蒂·匈雅提是成心羞辱自己吧,不然怎么把自己和这个货关在一起?

  匈牙利王国的南部重镇贝尔格莱德一直以来都是双方争夺的要点,在亚诺什·匈雅提的防御下贝尔格莱德像是一道铁闸将奥斯曼人牢牢挡在匈牙利平原之外。

  但是奥斯曼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征服贝尔格莱德的想法,奥斯曼人的大将,同时也是塞利姆苏丹的心腹宦官锡南仔细审慎的观察了贝尔格莱德周围的地势,决定在贝尔格莱德东南部一座名为阿瓦拉的小山上修建了一座碉堡,这里地势险要,可以控扼整个贝尔格莱德,古代的罗马人曾经在这里修建过要塞。

  奥斯曼人是罗马人的继承者,优秀的工程专家,他们在贝尔格莱德附近的小山上建立起碉堡之后便不断派出部队袭扰贝尔格莱德周围的民居和庄园,大肆屠杀和掠夺,直到将贝尔格莱德原本富饶的周边地区烧杀为一片旷野。

  失去了支撑的贝尔格莱德变成了一座孤城,仰赖匈牙利腹地的补给才能勉强维持,而通往贝尔格莱德的补给线也在奥斯曼轻骑的威胁范围之内。

  为了扭转这种颓势,保证匈牙利王国的南大门安全,当时担任匈牙利王国摄政的佐伯尧联合了斯蒂芬·巴托里,带上了匈牙利王国全部的重型火炮前往贝尔格莱德,决心拔掉这个奥斯曼人的前沿要塞扭转颓势。

  然而事实证明,奥斯曼人无愧是罗马人某种意义上的继承者,那位宦官出身的锡南帕夏用实力证明他远比佐伯尧和斯蒂芬·巴托里更加爷们。

  锡南帕夏在野战中痛击了佐伯尧和斯蒂芬·巴托里,缴获了匈牙利王国几乎所有的重炮,两人狼狈的退回贝尔格莱德,因为这一战的巨大损失,佐伯尧很久都没有恢复元气,连带着斯蒂芬·巴托里也灰头土脸。

  在这场战役结束六年之后,奥斯曼苏丹苏莱曼轻松地将已经被严重削弱的贝尔格莱德纳入囊中。而当年那个挫败了佐伯尧和斯蒂芬·巴托里的宦官锡南帕夏已经作古。

  苏莱曼让和这位宦官同名的另一个锡南帕夏接掌鲁梅里亚总督的时候或许心中念念不忘的正是那个曾经追随“恐怖者”塞利姆苏丹征服埃及马穆鲁克的太监战神。

  好巧不巧的是当年那场血洗佐伯尧和绿伯爵的恶战之中,穆拉德贝伊正好就在当年那位宦官大将锡南帕夏手下服役。

  输给奥斯曼人并不丢人,输给一个太监却不是一个正常男人能接受的,当年这段惨痛往事被不经意撕开,斯蒂芬·巴托里伯爵羞愤欲死,这无疑是那个该死的霍尔蒂在向自己暗示:

  一群连太监都打不过的废柴也想和战胜了苏莱曼的我掰手腕,你们这些扑街废柴睡醒了吗?

  正所谓新仇旧恨一起上头,斯蒂芬·巴托里便想拔出自己腰间长刀,要么一刀砍断那个忘恩负义霍尔蒂的狗头,要么一刀抹了自己的脖子表达自己的羞愤。

  正思量间,帐篷的帘子却是挑开了,伸进来一个脑袋正是佩克什伯爵霍尔蒂。

  斯蒂芬·巴托里捏住腰间刀柄,不知道自己这一刀是砍向自己,还是砍向霍尔蒂,亦或者砍掉旁边那个看热闹的异教徒。

  “哎呀呀,都是我不好,让您受委屈了。”

  霍尔蒂见面第一句话尚未说完就直接拉开怀抱将绿伯爵抱住,佩克什伯爵本来便是熊虎之力,一夹之下绿伯爵根本无法挣脱,这捉刀砍人自然就只能扔到一边了。

  “请您原谅,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霍尔蒂说起谎话来脸一点都不红:“我听说跟我一起来的贵族们有被哈布斯堡家族收买的,他们要故意谋害您,将我彻底逼到他们那边去,我才不得已初次下策跟您动了手。”

  我杀你的部下,把你软进来起来都是为了保护你。

  很好,斯蒂芬·巴托里感觉自己差一点就被说服了,毕竟即便是梅婷也不会相信冯远征是为了他好,这也不是什么《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片场。

  “哼,伯爵倒是牙尖齿利。”

  “我是真的没有办法。”霍尔蒂面露愁苦之色:“您是知道我的,我心里一直都支持佐伯尧阁下,但是为这声名所累,一群以前追随匈雅提家族的贵族都聚集在我旗下,人一多事情就杂,里面有几个人勾结哈布斯堡那边肯定是难免的。”

  佩克什伯爵长叹一声:“其实这里面也有人是通着你们那边的,这您也知道。”

  斯蒂芬·巴托里也不说话只是冷笑。

  “不如您看这样行不行,”霍尔蒂说道:“您不是带来六千杜卡特,当初我们说好了一万杜卡特一口价,所以为了表达对您的歉意,不够的那四千我就全免除掉了,我从此以后全力支持佐伯尧阁下当选匈牙利的话事人,嗯,匈牙利国王。”

  “伯爵阁下把别人当小孩子哄吗?”斯蒂芬·巴托里痛斥道:“你全力支持佐伯尧阁下的作法就是把我软禁起来吗?”

  “而且为了补偿您的损失,我愿意支付您三千杜卡特来弥补我们之间的友谊,但是为了您的安全,您还要在我这里呆一会,您看怎么样?”霍尔蒂恳切地说道:“我毕竟就在布达佩斯边上,就在哈布斯堡的眼皮底下,我真的是全力支持佐伯尧阁下。”

  等等,斯蒂芬·巴托里皱起眉头,我原本为了拉拢佩克什自己出了两千杜卡特,现在为了弥补我的损失他愿意补偿我三千杜卡特,这一来一回我岂不是白赚一千?

  “你这还是哄孩子。”绿伯爵继续痛斥佩克什伯爵不讲道义的行为:“你不放我走,就是给我一万杜卡特不等于还装在你的口袋里吗?”

  “您这是说的什么话,”佩克什伯爵一脸您侮辱了我的样子:“我这就让人快马给您夫人送过去并让您的夫人写个收条给您过目。我跟您说句实话,不管佐伯尧阁下给我多少钱,我都会跟您平分的。毕竟如果没有您居中协调,我从哪里挣这个钱?”

  一万杜卡特平分就是五千,斯蒂芬·巴托里想到,现在我手里只赚了一千,这么说我里外里损失了四千杜卡特呀。

  老子信你就有鬼,绿伯爵心下冷笑,不过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如果能够从这孙子手里弄回点损失那自然是好的。

  “这么说是我误会你了?”

  “那是当然。”霍尔蒂说道:“我这就安排人去给您夫人送黄金,而且只要等到我这件事办完,我就一定释放您。”

  “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准备夺取布达佩斯,把玛利亚·哈布斯堡抓起来送给佐伯尧阁下作贺礼。”

  “太夸张了吧。”斯蒂芬·巴托里说道:“那是大可不必,那毕竟是路易二世陛下的遗孀,更何况等佐伯尧阁下当上了国王,也是要和哈布斯堡结盟一起对付奥斯曼人的。”

  霍尔蒂听了绿伯爵的话顿时觉得这个家伙如果不是故意说谎,那水平真的有点烂。

  从来这种权力斗争都是一不做二不休的,你今天抢了费迪南那家伙匈牙利的王冠,转头还想和他作盟友,这是没睡醒撒癔症吗?

  还是尼古拉斯·奥勒哈斯眼光毒辣,既然要当匈牙利国王,那就要和奥地利大公不对付到底才行。

  “还是希望您和我配合,我假装控制住您向玛利亚输诚,然后借机控制布达佩斯,等佐伯尧阁下一到,我就将城市献给佐伯尧阁下,这中间我朝玛利亚要来的黄金都您和我平分,您看怎样?”

  斯蒂芬·巴托里沉吟片刻,眼下这个局面,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没有办法轻易脱身,倒不如先和佩克什虚以委蛇,毕竟自己身份地位摆在这里,霍尔蒂也不能一直控制着自己不放,更何况万一还有黄金可拿,金子可没有人嫌烫手。

  “嗯,您先让我考虑考虑。”霍尔蒂的囚徒皱起眉头:“而且我要求自己一个帐篷,不要把我和这个突厥野人关在一起。”

  “没有问题,”霍尔蒂微笑道:“好说,好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