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八十节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节 各有稻粱谋


  “尼古拉斯·奥勒哈斯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费迪南沉吟一下:“霍尔蒂早晚都会是我的对手,但是我现在必须依靠他来对付佐伯尧,即便是有了你的支持,征召雇佣军也有些来不及了。”

  这几年雇佣兵的行情非常紧俏,意大利战争的各方都在拼命的招募雇佣军然后送到意大利去。西班牙、神圣罗马帝国、法兰西、威尼斯、米兰、教皇国……

  现在意大利战云密布,各方势力都在拉拢雇佣军,笃信天主教的查理五世连信奉路德异端的北德雇佣军都拉到了意大利战场,人手是的确不好凑。

  而且匈牙利国王路易二世拉起来的雇佣兵刚刚在莫哈赤集体扑街,雇佣军也不是地里的韭菜,割完了没两天就能长回来,即便真的有黄金,把他们征召过来也要费些时日功夫。

  费迪南觉得自己的胜算还是寄托在选举上,只要有了富格尔家族的黄金支持,在选举中获胜那就是早晚的事情。

  佐伯尧是有六千大军不假,可是这六千人大多数也是雇佣来的,拖得时间越久,佐伯尧的开销就越大,能够用来贿赂贵族赢得选举的资金就越少。

  奥地利大公很清楚,佩克什伯爵名下的那支军队和佐伯尧对峙的越久,对自己就越有利。

  “如果是尼古拉斯先生说的话,那么大公阁下倒是真的要好好考量了,毕竟不管是谁都不如他了解匈牙利内部运转的情况。”

  “大贵族们都支持我,只要佩克什能够在布达佩斯挡住佐伯尧,不让他去塞克什白堡召开议会,那么我就赢定了。”奥地利大公说道:“在这之前我需要先拿下波西米亚的王冠。”

  对于奥地利大公来说,波西米亚的意义十分重大。

  神圣罗马帝国内部选举皇帝的制度是投票制,投票权控制在七位选帝侯手中,分别是三个宗教选帝侯和四个世俗选帝侯。

  宗教选帝侯是美因茨大主教、特里尔大主教和科隆大主教。

  世俗选帝侯包括了波西米亚国王、普法尔茨伯爵、萨克森公爵、勃兰登堡藩侯。

  哈布斯堡的奥地利不过是神圣罗马帝国当年抵抗匈牙利马扎尔人入侵的一个边疆区,没有可能成为选帝侯。哈布斯堡家族当年之所以能够当上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纯粹是因为各个选帝侯之间彼此掣肘,而当年的哈布斯堡家族的鲁道夫一世是出了名的憨厚人,所以选帝侯们才选他当德意志国王。

  德意志国王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一个固有头衔,他几乎是过度用的。根据惯例,一个贵族经过选帝侯选举后便成为德意志国王,然后再去罗马经过教皇加冕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鲁道夫一世和他的哈布斯堡家族当时刚刚被瑞士人赶出老家,他的实力自然无法得到教皇的认可,也一直无法顺利加冕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不过他毕竟有着皇帝之实。

  鲁道夫借着大义名分谋夺了奥地利为哈布斯堡家族一百多年后重新夺取皇帝宝座打下了基础,也让这个自瑞士发家的贵族将根基转移到了奥地利。

  半是山区半是平原的奥地利无法支撑起一个强势的王朝,自从鲁道夫一世之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宝座一直在两个选帝侯家族中来回。

  拥有波西米亚国王头衔的卢森堡家族和有着普法尔茨伯爵头衔的维特尔斯巴赫家族。

  在这个过程中哈布斯堡已经被遗忘在了奥地利。

  知道卢森堡家族绝嗣,哈布斯堡家族的阿尔贝二世娶了卢森堡家族的女儿,这才拿到了波西米亚国王的头衔,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宝座才又轮到了哈布斯堡家族手中。

  与此同时阿尔贝二世还从卢森堡家族那里继承了匈牙利王冠和克罗地亚的王冠。

  但是好景不长,不过七年阿尔贝二世便死去,波西米亚王国的王位传给他的儿子,然后伴随着这位年幼的国王因病早夭,波西米亚的王冠和匈牙利的王冠都流入了别人之手。

  而匈牙利王冠的下一个继承人便是霍尔蒂的同族,“黑骑士”马加什·匈雅提。

  如果能借着路易二世死去的机会将波西米亚王冠重新拿回哈布斯堡家族,费迪南有信心驯服那些桀骜不驯的捷克人。

  自己今年不过二十三岁,至少有三十年的光阴可以和那些捷克人斗智斗勇,费迪南相信以他得才华和精力足够将波西米亚王国改造为哈布斯堡家族新的世袭领地。

  只要掌握了波西米亚的王冠,再得到教皇的支持,一个世俗选帝侯加上三个宗教选帝侯的选票将在选帝侯选举中占据绝对的优势,从此一个杜卡特都不用掏就能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就将永远在哈布斯堡家族内流传。

  费迪南同时还有一个考虑,现在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是自己的哥哥查理五世,而且查理五世已经将奥地利封给了自己,如果自己掌握了波西米亚的王冠,那么等到查理五世去位之后,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必然从哥哥查理五世那一支脉转移到自己这一支上。

  奥地利大公也要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着想。

  “那就让霍尔蒂和佐伯尧开战,等他手上沾染了匈牙利人的血,他对您的威胁就能小上不少,更何况您可能还有一天需要他来对付土耳其人。”安东·富格尔摸着嘴边杂乱的胡须:“我这就动身前往波西米亚,我估计最多不过半个月,我就能让波西米亚议会认识到您才是唯一正确的人选。等波西米亚王冠到手之后,我们再解决匈牙利问题。”

  “和佐伯尧开战?”费迪南仍然拿不准主意。

  哈布斯堡家族对于战争一直很谨慎,在费迪南看来战争并不应该是一个睿智君王的首要选项。

  且不提战争一开必然接踵而来的庞大军费开支、领地遭到破坏,最重要是一旦战争失败,不仅全本可以依靠整治行动获得的一切化为乌有,还会使得自己损失已有的利益。

  “殿下,不管我们是否高兴,都要承认今天的佩克什伯爵就像是巨人安泰俄斯,只要他的双脚还站在匈牙利这块土地上,匈牙利就会不断地向他输送力量。要想控制住他,我还是建议您切断他和这块土地的联系。”

  费迪南轻轻叹了口气,奥地利大公知道安东·富格尔所说的正是实情。

  巨人安泰俄斯是希腊神话中海神波塞冬和大地女神盖亚的儿子,只要他的双脚还站立在大地上,就能从大地不断地汲取力量。当大力神海格力斯和安泰俄斯决斗时发现了他的这个秘密,将他从大地上举起到半空中,然后扼死了这个巨人。

  只要奥斯曼人和苏莱曼的威胁还在,在这个压力之下,匈牙利人就会支持霍尔蒂。

  费迪南甚至能够预想到未来,只要奥斯曼人的骑兵踏上一次匈牙利平原,霍尔蒂的支持者就会愈发蔓延,从匈牙利一直蔓延至临近各国。

  “让他的手上染上匈牙利人的血,等霍尔蒂的人将佐伯尧击败,同那一派贵族结下血仇的时候,再由殿下出面安抚统合整个匈牙利。”安东·富格尔缓缓说道:“如果这位伯爵永远都是以哈布斯堡家族将领的身份赢得胜利,那便不会有任何问题了,他的胜利也将永远是您的胜利。”

  “法国人已经和奥斯曼人结成同盟,佛朗索瓦一回到巴黎就撕毁了马德里合约。”费迪南忧郁地说道:“意大利现在战云密布,我估计过不了多久,法国人就会重新进入意大利,而奥地利和匈牙利也会成为奥斯曼人攻击的目标。”

  “富格尔伯爵,”奥地利大公皱紧眉头:“如果我们不能整合匈牙利人的的力量,那么下一次苏莱曼再来的时候,他们可以一直逼近维也纳。”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战略核心在意大利,他的世界帝国需要意大利作为支点,哈布斯堡家族的资源也几乎全部投入在意大利。

  费迪南手中握有奥地利,但也不过是左支右拙的苦苦支撑而已。现在的形势就决定了费迪南要为了查理五世的战略作出牺牲,作为兄长的盾牌挡住有可能北上的奥斯曼人。

  所以费迪南希望能够完成和平交接,整合整个匈牙利的力量,但是佐伯尧未必会如他所愿。

  “殿下,您有没有考虑过这样一种可能,佐伯尧迎娶您的妹妹玛利亚王后,或者霍尔蒂迎娶你的妹妹玛利亚王后……”

  “这不行。”费迪南坚决地摇了摇头,匈牙利的王冠他志在必得,绝对不允许旁落他人之手,哈布斯堡家族觊觎这里已经超过百年,费迪南绝对不允许自己功败垂成。

  “玛利亚绝对不能嫁给佐伯尧或者霍尔蒂,”奥地利大公直接向安东表达了他的意志:“匈牙利的王冠必然属于我,也只能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