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八十五节 铁血摄政

第八十五节 铁血摄政


  国际象棋之中有一种变化,被称为王车易位。当你的“王”被将死的时候,可以和一个强力棋子“车”换位置,通过牺牲强力的棋子来保全胜利的可能性。

  伊斯特万·巴托里皱紧眉头,匈牙利王国内部目前尚存在着一个脆弱的平衡。

  特兰西凡尼亚督军佐伯尧拥有最强的军力,但是伊斯特万手中还有佩克什伯爵霍尔蒂可以用来反制佐伯尧。而佩克什若是野心膨胀,佐伯尧方面的压力也能迫使霍尔蒂放弃那些不该有的幻想。

  奥地利大公费迪南目前的确缺乏力量,但是有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支持,只要时间足够,奥地利大公就能从德意志拉出一支大军。

  费迪南需要时间,而霍尔蒂便是用来制衡佐伯尧,为费迪南大公赢得时间的一件工具。

  伊斯特万·巴托里心中明白,如果要保全权力和地位,他便只能迎来费迪南这样的外邦君主作国王。

  一旦佐伯尧当选,佐伯尧有大把的人选顶替自己,比如那位同宗斯蒂芬·巴托里伯爵,而自己的人望太低,又和哈布斯堡家族走得太近,自己必然面临政治清算。

  若是费迪南当选则大为不同,首先自己作为铁杆支持者,费迪南必然不能让自己寒心,大加犒赏那是必然的。而且作为外国君主费迪南在匈牙利势力不张,更需要自己这样的支持者来为他摇旗呐喊。

  只有奥地利大公当选,自己的权位才不会动摇。

  宫廷伯爵意识到自己目前的被动,佐伯尧和霍尔蒂现在不能开战,他得到了来自维也纳的绝密信息,奥地利大公希望他能够将局势维持到明年春天之后,因为只有到那个时节,奥地利大公才能集结到足够的兵力。

  斗而不破才是宫廷伯爵想要营造的环境,伊斯特万·巴托里意识到自己被霍尔蒂将死了。

  路易二世虽然在莫哈赤大败亏输,但是他的军械库里还有大量的武器和铠甲,将之向霍尔蒂开放,显然是为这位伯爵裹挟的农奴大军添砖加瓦。

  而宣布佐伯尧为公敌,伊斯特万·巴托里自然是求之不得,然而现在却远远不是合适的时机,引起混乱那就麻烦了。

  “伊斯特万阁下,”霍尔蒂的眼睛看着宫廷伯爵:“您还是要早点下决定的好,我只支持匈牙利国王。”

  “霍尔蒂阁下这是什么意思?”伊斯特万看着霍尔蒂,到了这个时节,佩克什伯爵不想着同舟共济还想着左右骑墙吗?

  “奥斯曼人早晚还会再来的,匈牙利的力量不能白白浪费,如果是佐伯尧当选为匈牙利国王,我即便再不情愿,也会支持他,莫哈赤之战后,我们的王国可经不起任何动荡了。”

  宫廷伯爵默然不语。

  这个佩克什伯爵,小小年纪脸皮倒是铜墙铁壁一样的厚,刚刚还要坐实佐伯尧勾结奥斯曼人同他血战沙场,现在又说什么大局为重,说出去的话风不吹就飘走了,也是相当厉害了。

  “谁是匈牙利国王,我就支持谁。”霍尔蒂说道:“即便是佐伯尧当选,我也会支持他。”

  “这些事情,”伊斯特万·巴托里叹了口气道:“我自己也不能定夺,还是回去要和王后商量一下。”

  霍尔蒂看了看周围的贵族们,他果断的摇了摇头。

  “伊斯特万阁下,您是玛利亚王后任命的匈牙利王国摄政,我也是摄政,我们两个人就可以把事情定下来,现在的局势每拖一天就会有新的变化,即便您今天不来,过不了多久我也会亲自去布达佩斯的。”

  伊斯特万·巴托里看着佩克什伯爵,匈牙利摄政这个头衔不过是自己这边用来将佩克什伯爵拉过来的一个香饵而已,现在看来这个香饵成了一块针对己方的毒饵。

  “这事情干系重大,”伊斯特万·巴托里看着霍尔蒂:“说到底,摄政也不过是替主人看家的管家罢了,主人没有做主,我们就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说不过去的。”

  “我们怎么不是主人?国王才我们请过来的管家罢了。”霍尔蒂眼神冰冷的看着宫廷伯爵,一股淡淡的火药味在营帐内蔓延。

  营帐内一片恼人的沉默,维克托·欧尔班男爵看看彼得·塞切尼男爵,眼神示意对方出面代为转圜,而后者慢慢地摇了摇头。

  现在是神仙打仗,咱们可不要开口。

  “那就是说不通了。”

  霍尔蒂一声长叹。

  “确实是不好办。”伊斯特万·巴托里缓缓摇头。

  “我听说很多人向枢密院控诉我,说我侵占他们的农奴,还说我在多瑙河上设卡也违反了法典。”霍尔蒂低下头,声音并不高,似乎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在欧洲各国的政体设计中,有一个和中国完全不同的地方,也是国情不同的体现。欧洲各国的中央权力中司法权是核心权力,因为在分封体系下,行政权分散在国王和各级领主手中,行政权是割裂破碎的。

  而国王所拥有的便是司法权,不管是宗教上还是法理上,国王都拥有至高无上的司法权威,所以法国国王强化王权的标志,便是以路易九世设立巴黎高等法院,确定了对法国北部至高无上的司法权威而开始的。

  今天的匈牙利,最高的司法权威自然归于国王,而枢密院作为王权的附属品,就是国王行使司法权威的工具。

  “的确有这样的声音。”伊斯特万·巴托里点了点头:“其实都是无所谓的妄言,霍尔蒂阁下不必记挂在心上,不管是玛利亚王后还是我都认为您的行为虽然有些过激,但总的来说还是合理的,毕竟是非常时期吗?”

  霍尔蒂笑着摇了摇头:“真的吗?我觉得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伊斯特万·巴托里沉着脸,现在佩克什伯爵显然不把枢密院的权威放在眼里了。

  “我征召农奴是为什么?”霍尔蒂看着伊斯特万·巴托里和周围的贵族:“难道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吗?现在奥斯曼人就在南边,锡南帕夏和他的鲁梅里亚军团在贝尔格莱德要塞中舔舐伤口,随时准备顺着宽阔的多瑙河再次侵入匈牙利平原。”

  当然是为了您自己的利益了,欧尔班男爵同塞切尼男爵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心照不宣。

  “我们现在门户洞开,只要奥斯曼人愿意,他们的小股骑兵随时可以出现在我们的国土上肆意烧杀。佐伯尧他们十几年前没有收复贝尔格莱德,任由这个溃痈糜烂,最终导致了莫哈赤之战我们全军覆没的惨痛代价。”霍尔蒂举起右手指向南方:“亡国之祸就在眼前,我们已经没有功夫在议会里夸夸其谈,耗费宝贵的时间来辩论政策的得失了,要解决今日王国的问题,唯有依靠铁和血。”

  铁血摄政霍尔蒂?伊斯特万冷笑一声,佩克什伯爵倒是长了一根好舌头,既然他时铁血摄政,那自己是什么,奥地利人的小帮工吗?

  “现在就是有那么一撮人,他们有意无意的充当奥斯曼人的走狗,要为他们在佩克什城下铩羽而归的主子报仇,想尽办法来阻挠我重建王国的军队。”霍尔蒂正色看着伊斯特万·巴托里:“摄政阁下,这些人都必须抓起来,我建议在枢密院下面成立一个特别法庭,审查一切涉嫌叛国的叛国贼。”

  “没有必要这样过度紧张吧,”伊斯特万·巴托里长舒一口气:“形势虽然很恶劣,但是……”

  “摄政阁下,各位先生,我们现在岌岌可危。”霍尔蒂将手重重的摁在桌子上:“我现在愈发确定我们正处在危险之中,因此我决定明天便进入布达城堡,面见玛利亚王后,决定我们国家未来将走向何方?”

  “这样,我这就去面见玛利亚王后,安排一下具体事宜。”伊斯特万·巴托里点了点头,宫廷伯爵已经意识到了佩克什伯爵的危险,霍尔蒂同佐伯尧根本毫无区别,他觊觎匈牙利至高权力野心家的面目现在已经表露无疑了。

  宫廷伯爵胸膛中心脏狂跳,手头全是湿滑的汗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稳住这条饿狼,让他不要着急去撕咬,至于佐伯尧那里。

  佐伯尧距离布达佩斯还有三四天,霍尔蒂只有两天。

  伊斯特万已经打定主意,立即赶回布达佩斯,带着玛利亚王后一起前往上匈牙利的布拉迪斯拉夫,那里距离维也纳不过六十公里。

  佩克什伯爵要和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打就让他们打吧,这两头饿狼一起死了才算干净。

  “伊斯特万阁下可不能走。”霍尔蒂一把拉住宫廷伯爵的右手:“您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不能走?伊斯特万·巴托里咽下一口唾沫,自己真是亲手把羔羊送入狼窝了。

  “忽然有点不舒服……”

  伊斯特万讪笑着。

  “不舒服就更不能走了,要多休息休息。”霍尔蒂笑着如恶狼一般扫过周围脸色苍白的贵族们:“明天我们出发,去布达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