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八十七节 大督军

第八十七节 大督军


  斯蒂芬巴托里看着眼前的战马,还有战马上两边的皮袋子,然后又看了看佩克什伯爵。

  “伯爵阁下这样行事,前面傲慢无比,现在又放我回去,说什么战场上见面的话,真的是让人猜不透您的心思。”

  “我前面说过,如果佐伯尧阁下看得起我,那么我自然支持佐伯尧阁下。然而佐伯尧阁下既然视我为可有可无的人物,有无我的支持都没有什么妨碍,那我也就自然要跳到赏识我的人那边。”霍尔蒂看着斯蒂芬巴托里语气十分真诚:“您可能还不知道,玛利亚王后已经任命我为匈牙利摄政了,王后如此看重我,我必然要尊奉骑士道报答才行。”

  骑士道?真是在糊弄鬼。斯蒂芬巴托里心底冷笑,佩克什伯爵能把那几袋子黄金绑在马鞍上,又怎么会是一个给法兰西那些垃圾骑士故事祸害的年轻人。

  绿伯爵对霍尔蒂越发看轻,哈布斯堡的大下巴用一个有名无实的摄政就把这个野心勃勃的小鬼头拉到帐下,这价钱真是低得吓人。

  摄政摄政,国王不在才有摄政。虽说摄政可以总揽大权,可是这大权能掌握几天,不过旬月功夫,不管是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还是奥地利大公便会决出胜利者。

  到时候必然是摄政退散,新王万岁。

  一个不过维持三四十天的摄政,有个卵用?

  斯蒂芬巴托里也是有感而发,这个佩克什伯爵骨子里多半是个因野心遮住双眼而胆大包天的家伙,不然也不会和奥斯曼人掰手腕子较劲。

  “既然要在沙场上交锋,也不必说这么些有的没的。”斯蒂芬巴托里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呆,绿伯爵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在战场上抓住这个厚颜无耻兼野心勃勃的佩克什伯爵。

  “这些金子我就笑纳了。”斯蒂芬巴托里从霍尔蒂的扈从骑士们手中接过战马的缰绳:“不过佩克什伯爵阁下,我和佐伯尧大督军是一起浴血奋战十几年的交情,您若是觉得区区几袋子黄金就能挑拨我们的关系,也未免把我们看得太轻了。”

  斯蒂芬巴托里一声轻笑翻身上马:“霍尔蒂阁下请放心,如果您在战场上被我俘虏,我一定会保证你的自由,而不是你之前对待我那样。”

  霍尔蒂的脸闪过一丝愠怒。扈从骑士们恶狠狠地盯着嚣张的绿伯爵,他们只等着霍尔蒂一声令下,就把这个老混蛋从马上揪下来。

  佩克什伯爵的脸转瞬间恢复正常,他随意的摆了摆手,似是在绿伯爵面前认输了一样。

  斯蒂芬巴托里满意地笑了,佩克什伯爵还是太年轻,也太幼稚,缺乏人生的经验。

  绿伯爵调转马头,向着东方渐行渐远,秋风带着凉爽的味道,霍尔蒂转过头看着身后的营地,慢慢叹了一口气。

  “阁下,是不是现在就让我们出发?”

  脾气暴躁的侍从骑士梅杰里忽然开口问道。

  “啥?”

  霍尔蒂转过头看着这个当初跟着斯特凡一起赶到佩克什的贵族青年。

  “当然是我们跟过去把这个斯蒂芬巴托里砍掉啊,这家伙敢对您这样傲慢,自然不能饶过他。”梅杰里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我们过去杀了他,然后把金子给您拿回来。这兵荒马乱的”

  “行了,这都哪跟哪啊。”霍尔蒂呵斥道:“都给我乖乖回去,别瞎搞。给我去集结骑兵准备上路,我要收拾他也是在战场上,这个时候他可千万不能死。”

  梅杰里看了眼伯爵悻悻地低下了头。

  绿伯爵离开了布达佩斯附近的霍尔蒂军营地,骑着佩克什伯爵给他的三匹健马一路向东北前进。

  现在匈牙利王国的秩序在莫哈赤之战后彻底崩溃。

  王国的统治便如一个稳定的金字塔,从国王到大贵族再到小贵族们一级级传递,最终将万民笼罩于内。

  苏莱曼在莫哈赤之战后的血腥屠戮让这个金字塔自上而下的瓦解,道路上到处都是溃兵和土匪,农民从他们的庄园逃走,逃去生活更加容易的地方。

  斯蒂芬巴托里一路毫不停留,佐伯尧或许会无视佩克什伯爵给的三千杜卡特,但是道路那些土匪为了这笔巨款绝对会把绿伯爵的肠子掏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穿过布达佩斯旁的多瑙河渡口,转而向东,终于在马不停地的奔驰了一日一夜之后碰见了特兰西凡尼亚大军的斥候。

  亚诺什佐伯尧此刻已经图穷匕见,率领着总数超过六千人的军队逼近多瑙河东岸的佩斯,其中骑兵数量超过了两千,大量的轻骑兵成群结队横扫过匈牙利平原,在各个村庄和庄园掠夺物资。

  各地的小贵族们正在源源不断地赶来加入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的军队,他们基本上都是小地主,大部分都是孤身前往,携带着铠甲、马匹和军械,极大地增加了特兰西凡尼亚军队的骑兵兵力。

  在过去近二十年的岁月里,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亚诺什佐伯尧一直都是匈牙利王国的英雄。

  他一次次从北方出击,侵袭南方的奥斯曼人。又不断地和哈布斯堡家族以及他们的支持者们角力,防止匈牙利被哈布斯堡家族渗透,沦为日耳曼人的附庸。

  亚诺什佐伯尧今年三十六岁,正值一个战士的黄金年岁,他脸上满是胡须。他一方面过着典型的马扎尔式生活,酒肉管够,纵马狂欢。另一方面他来自波兰的母亲也带给他许多明特质,佐伯尧可以流利的读写拉丁,在这个时代的欧洲也算是位高级知识分子。

  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席地而坐,面前的小桌上摆着刚烤出来还不停冒着血浆的羊肉,他操起小刀切下一块羊肉,然后蘸了蘸旁边小碟子里的盐,然后放进嘴里大口咀嚼。

  他斜着眼睛看着德意志雇佣军拖着长长的尾巴向着西方挺近,德意志雇佣军后面是来自特兰西凡尼亚的塞克列人,他们也属于马扎尔人,匈牙利国王将他们安置在特兰西凡尼亚和瓦拉几亚交界的喀尔巴阡山区,他们是类似哥萨克的自由民,但是附有军事义务,当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征召的时候,他们必须集结为大督军作战。

  这些山民组成了一支剽悍的步兵军团,他们长时间同奥斯曼人、瓦拉几亚人和摩尔多瓦人作战,经验丰富,是佐伯尧最为依仗的一支军队。

  步兵队列的两侧是迅捷的匈牙利骠骑兵,他们由小地主组成,他们的组织形式同日后由他们发展而来的翼骑兵相类似。佐伯尧支付佣金给中小地主出身的队长,然后由这些队长去招募其他相熟的小地主服役,每个人都有两匹马,携带长矛、马刀和木盾,编列成灵活的小队。

  亚诺什佐伯尧十几年积攒下来的人望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他向塞克什白堡行军的过程中,部队因为小贵族们的加入而规模不断扩大,现在已经接近八千人。

  一支当之无愧的大军。

  “你一路辛苦了,斯蒂芬。”佐伯尧看着刚刚逃出生天的绿伯爵,拿起身边的酒杯饮了一口:“我早就跟你说过那个佩克什伯爵不值得信任。他竟然胆敢羞辱你,我一定会替他父亲教训教训这个小子。”

  刚刚返回的绿伯爵脸上带着尴尬点了点头,周围的贵族带着鄙夷的眼光看着斯蒂芬巴托里,当初这个人言之凿凿地要把佩克什伯爵拉过来。

  结果最后事实证明大督军是正确的,佩克什伯爵也倒向了那个哈布斯堡婊子。

  “也不算是赔本,至少那个霍尔蒂还是给巴托里阁下送了不少黄金。”雅各布特纳莱耶伯爵,佐伯尧的骑兵指挥官同时也是他的一位心腹嘲弄得说道。

  这位骑兵指挥官生性暴戾,之前坚决反对斯蒂芬巴托里的计划,现在抓住机会自然要嘲弄一番。

  “我听说佩克什伯爵捞钱的手法跟他老子有的一比。”帕尔安坦迪男爵好奇地望向斯蒂芬巴托里:“我听说那个家伙大肆掠夺农奴,还沿着多瑙河设卡收税,现在我们大督军马上就要成为国王,他一定的会补偿巴托里阁下不少钱吧?”

  “你把佩克什伯爵想简单了,帕尔。”佐伯尧嘿嘿笑着站起身:“那个小子把黄金给斯蒂芬,就是想让我对斯蒂芬起疑心。”

  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如此说着,狡猾的雅各布特纳莱耶伯爵已经低下头冷笑了,而帕尔安坦迪男爵却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可是您为什么会怀疑巴托里阁下呢?”帕尔看着绿伯爵。

  “是啊,我为什么会怀疑斯蒂芬。”佐伯尧笑着:“斯蒂芬和我一起同奥斯曼人奋战的时候,那个霍尔蒂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当年不是斯蒂芬,我早就死在贝尔格莱德了。这个小子还以为区区三千杜卡特就能让我去怀疑斯蒂芬对我的忠诚,嘿嘿,就是三万杜卡特也买不了斯蒂芬的对我的忠诚。”

  佐伯尧一席话说完,帕尔安坦迪低下头似乎若有所思,而雅各布特纳莱耶则盯着他,这个帕尔倒是越来越狡猾了。

  “亚诺什,我”

  “行了,斯蒂芬。”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笑着说道:“我们回头给这个运气好的小子上一课,让他知道他的好运气早晚有用完的时候。他要给那个奥地利荡妇拼命,我就替他的老子好好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真的马扎尔男儿该死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