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八十九节 渡河

第八十九节 渡河


  在布达城高耸的城墙之外,霍尔蒂骑在马上看着这座城市。

  它已经是佩克什伯爵的战利品了,只是现在没有收入囊中罢了。

  作为一个穿越者,霍尔蒂很清楚城市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财富来源。

  从美洲运过来的黄金终究不是无穷无尽的,从意大利劫掠的战利品也早晚有用光的时候。而人类用手创造的财富将从城市之中源源不断地诞生出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财富的价值甚于人类的双手,而人类双手创造出来的财富将成为一个杠杆最终撬动整个世界。

  布达和佩斯,这对隔着多瑙河而望的双生女,此刻已经是自己的战利品。霍尔蒂相信自己可以用这两座城市掀动多瑙河川流不息的河水,震动整个欧洲。

  这需要时间,也需要耐心,佩克什伯爵等得起。

  只要击败了佐伯尧,霍尔蒂便能将这对并蒂双姝轻揽入怀,赢得美人归了。

  “请您放心,我的部队不会进城的。”霍尔蒂转过头,最近佩克什伯爵的身量又长了些,身上的米兰式板甲已并不算是合身。

  霍尔蒂左手抱着自己的头盔,看着那个殷切地站在自己战马前的老人。

  “不过我会派一队人去军械库搬运铠甲,你要准备两百个力夫来帮忙。还有食物,准备酒水、面包、腌肉这些东西。”佩克什伯爵淡淡地说道:“这些你都明白的。”

  “明白,明白。”老人忙不迭地点头,佩克什伯爵的军队并不进城,这已经让他悬着的心放下来大半了。

  “你去跟那些行会的首领和商人们说,多准备些食物和酒水没有坏处,不管是我还是佐伯尧阁下那边,你们都能用上。把补给品筹集好交给军队,总比让士兵们走街串巷自己动手劫掠要好得多。”

  佩克什伯爵话里面的豁达让老人震惊得不敢接话。

  “我们是支持阁下的,佐伯尧……”

  “行了。”霍尔蒂摆了摆手,身上的铠甲发出一阵低沉的金属撞击声。“你去准备吧,我的一队步兵会跟着你进城,不过他们很快就回归队,你赶紧去办吧。你办事的速度越快,我给你找的麻烦也就越少。”

  眼前的这个老人正是布达的市长。

  城市是来自古老罗马时代的宝贵孑遗,今日的绝大多数城市都是自治的,城市内部的行会领导人们选出市长,市长则通盘负责城市的行政工作。

  城市的独立由王权或者教权加以保证,保证他们免于大小贵族的掠夺和骚扰,而城市也会向她的保护人提供大量的资金。

  这些城市为王权的强盛,压制大小封建贵族提供了最基础的柱石,而王权为了增加收入,也鼓励和保障了城市的工商业发展。

  如此便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

  伦敦、约克之于英格兰,巴黎之于法兰西,第戎、里昂以及低地诸多城市之于勃艮第,这些城市成为了大封建主权力扩长的凭依,并一点点成长为从封建君主制到等级君主制嬗变的动力。

  布达作为直属于匈牙利国王的王冠领地也不例外。

  这里是匈牙利王国的首都也是国王宫廷驻跸之所,城市一直都在国王的掌握之中,市长虽然是各个行会公推出来的市政执掌者,但同时也是路易二世首肯的人物。

  现在路易二世死在了莫哈赤,王国陷入动荡,似眼前这位市长一般的人物自然只好随波逐流,走到哪里算哪里了。

  过去他们如何满足路易二世的需求,现在也便要一样的满足霍尔蒂,若是最终获胜的是费迪南或者佐伯尧,那便要去满足这些老爷们的需要。

  打发走了布达的市长,霍尔蒂转过头看着部队缓缓渡过多瑙河。

  假想中预定和特兰西凡尼亚军队作战的战场在佩斯的东北方向,那里有一块相对平整的旷野,正好适合两军展开在那里厮杀。

  佐伯尧的信息一致通过各种渠道送到霍尔蒂的手边,他知道佐伯尧的军队人数已经接近了八千,而且还有大量的骑兵。

  虽然霍尔蒂这段时间已经将麾下的兵力扩充到了八个旗队,算上其他匈雅提党贵族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三千五百人,但是在兵力上还是占据下风。

  但是佩克什军还是有一些优势,比如西班牙人迪亚戈·阿拉特里斯特鼓捣出来的大炮。

  霍尔蒂现在手头有六门青铜加农炮,按照发射炮弹的重量来看,都是六磅炮,而特兰西凡尼亚军队则没有携带大炮,他们的火炮太过沉重不便运输,都被丢在了特兰西凡尼亚。

  从战场上可以配置的火力来看,显然是霍尔蒂的佩克什军队胜过了佐伯尧的特兰西凡尼亚军团。

  霍尔蒂皱紧眉头,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可以削弱佐伯尧手上的兵力优势,放绿伯爵斯蒂芬·巴托里回去,并且附带上三千杜卡特黄金斗士这个计划的一部分。

  三千黄金并不是为了让绿伯爵和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之间产生间隙,霍尔蒂可不会这样小看斯蒂芬·巴托里和亚诺什·佐伯尧。

  之前的这些动作不过是想麻痹佐伯尧,让他把自己当成一个运气好的莽撞小子。

  “斯特凡。”霍尔蒂唤过来第一旗队的指挥官:“军械库里的物资,我只要步兵用的板甲,头盔、护手和靴子,以及长枪和长戟,如果有火药就拿来一些,火绳枪和其他火器就留在军械库里,你明白吗?”

  “是的,伯爵阁下。”

  “去干吧,我给你半天时间。”霍尔蒂看着不远处,佩克什伯爵的部队正在从浮桥上缓慢地过河。

  现在正是秋季,雨水丰沛,部队渡河的速度并不算快。

  “半天之后,你就要过河。佐伯尧的军队已经到了我们鼻子前面,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即便不能把那些物质搜刮完全,你也要跟过来,那军械库里的东西都是我们的。懂了吗?”

  斯特凡看着他的主君点了点头。

  佩克什伯爵面色凝重的挥了挥手,示意部下去操办。

  “伯爵,”典厩官卡萨骑着马看着佩克什的军队缓缓向东:“佐伯尧麾下的军队很强的。”

  “是的。”霍尔蒂转过头看着这个一直追随着自己家族的老臣:“我已经让人写信给佐腾了,让他不必很快回来。”

  佐腾是卡萨仅剩的儿子,他的长子在莫哈赤战死了

  卡萨仍然没有放弃:“伯爵,佐腾自然要回来为您效力。只是不知道您有几成胜算?我听说我们这边已经有人偷偷联系佐伯尧了。”

  霍尔蒂摇了摇头。

  “这没什么的,佐伯尧那边也有人悄悄联系我。”

  贵族们本来便是靠不住的墙头草,两面下注中间骑墙才是他们的本色当行,更何况这还是内战。

  大家说到底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贵族们彼此盘根错节,怎么下得去死手?

  就好比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亚诺什·佐伯尧的佐伯尧家族之所以崛起,便是他的伯父当年做了马加什·匈雅提的财政大臣,因此积攒了大量的财富,若论根源,佐伯尧家族也算是匈雅提党。

  霍尔蒂这边有人将消息送给佐伯尧,佐伯尧那边也一样有人把军情送过来,大家一来二去都是门清。

  这一局,大家打得是明牌。

  霍尔蒂知道佐伯尧手底下牌面的花色,佐伯尧也知道霍尔蒂手中牌面的点数大小。

  显然,这种打法对霍尔蒂不利。

  霍尔蒂这边实力处于下方,更需要出奇制胜,而若是没有任何机变,双方拉开了阵势打呆仗,佩克什伯爵的胜算就更低了。

  “佐伯尧是老将,和他交手,胜负大概是六四开。”霍尔蒂看着忠诚的典厩官,有些话也只能跟卡萨这样的世代老臣讲清楚。

  “应该是佐伯尧胜算大些吧,”卡萨看着主君:“我们训练出来的这些农奴,根本挡不住佐伯尧麾下骠骑兵的列队冲锋。”

  “我知道。”

  霍尔蒂很清楚骠骑兵的威力,佩克什军的步兵扔下木犁拿起长枪也就不过个把月的时间,不要说抵挡骠骑兵的列队冲锋了,就是和德意志雇佣兵拉开阵势对戳怕是也要被人家打崩。

  “知道还是我们的胜算大?”卡萨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的伯爵:“野战不比守城,佐伯尧骑兵占优,一旦输了那就是必死的局面,我们没几个人能回到布达。”

  霍尔蒂晃了晃脖子,现在部队已经大部分过河,来到了多瑙河的东岸。

  佩克什伯爵开口问道:“换作你是佐伯尧来面对我们,你怎么打?”

  卡萨想也不想:“我若是佐伯尧,必然是步兵一线拉开,让德意志人的方阵来顶上我们的步兵,然后两翼齐飞,骠骑兵左右迂回,我兵力占优势,你没有兵力应对我,只要有一翼迂回成功,从背后侧击步兵方阵,那你就输定了。”

  “正是这样,我才能赢。”霍尔蒂笑着:“如果佐伯尧用了你的战术,那他就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