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九十一节 布阵

第九十一节 布阵


  清晨,士兵们早起吃了一顿并不算是丰盛的早餐,便在军官的吆喝声中缓缓列阵离开了营地。

  伯爵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同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展开一场血腥的战役,两人中的胜者未来便将主宰王国的命运。

  霍尔蒂一早已经披挂整齐,身上是米兰式的板甲,他抱着头盔,身后站着几名扈从骑士,缓缓看着士兵们缓缓列队走出营地,今天清晨,佩克什军要先于佐伯尧军队展开。

  佩克什军几乎倾巢而出,八个步兵旗队,十个骑兵中队,一千六百名步兵和五百名骠骑兵,加上各地匈雅提党贵族的兵力,以及六门六磅炮,除了安排三百多名刚募集来的农奴新兵留守营地,霍尔蒂拿出了手头能用的一切资源。

  佩克什的军队形成一条紧密的纵队,向着佐伯尧军方向开始机动,最前列的便是欧尔班男爵所统领的贵族骑兵部队。

  在贵族们拼凑出来的骑兵部队后面是贵族们带来的步兵,而在贵族们的后面举着黑色旗帜的“掷闪电者”军团下辖的八个步兵旗队,最后押尾的是霍尔蒂的骠骑兵中队。

  “伯爵,”被确认为此战右翼骑兵指挥官的典厩官卡萨走了过来一把抓住霍尔蒂的手臂:“米哈伊还有两个骑兵中队去哪里了?”

  根据昨夜的战前布置,卡萨负责指挥佩克什伯爵所有的骠骑兵,总共十个中队共计五百人居于右翼,他们将在战斗中经历严酷的考验,他们要面对兵力是自己数倍的特兰西凡尼亚骠骑兵。

  而今天早上卡萨发现,第一中队和第二中队,这两个经验最丰富,几乎有佩克什市民组成的骑兵中队不知道去了哪里,同时在典厩官发现平时一直跟着伯爵充当扈从的皮匠骑士米哈伊也不知去向。

  显然是霍尔蒂对他们做了别的安排。

  “别着急。”霍尔蒂低声说道:“他们有别的任务。”

  “别的任务?”

  “嗯。”佩克什伯爵拍了拍卡萨的手臂:“你现在只能指挥剩下的骑兵了。”

  “但是佐伯尧那边的骑兵可不是吃素的。”卡萨抱着胳膊没好气地说道:“我是真的想不出这场仗我们怎么赢。”

  “赢不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霍尔蒂笑着对典厩官说道:“如果看着势头不对,我们就跑路,去维也纳、去威尼斯、去克拉科夫甚至君士坦丁堡,总有一个地方能让我们落脚。”

  “算啦,我老了,就把这老骨头交代在你手里吧。”卡萨嘴角一咧:“全当我战死在莫哈赤了。”

  霍尔蒂摇了摇头。

  老农哲尔基,曾经的农民十字军,手里捉着一根长矛也站在营门口看着士兵们陆续开进。

  霍尔蒂轻轻策马走到他身边。

  “你去干什么?”

  “我和佐伯尧还有一笔陈年老账没有结清。”

  “胡闹什么?”霍尔蒂皱紧眉头:“早就和你交代过了,你的任务是带着新兵给大家准备饭食,这一战可能会打很久,到了中午的时候要让士兵们能吃上现成饭。”

  霍尔蒂非常担心这场战役会很漫长,这倒不是说双方的军队都有体力在旷野上厮杀一整天,而是战役的开端必然伴随着漫长的试探阶段:不停地炮击,双方远程射击,骑兵的反复机动。

  双方的体力和耐心都会在这样的试探中渐渐耗尽,最终杀成一团,结束一切。

  佩克什伯爵希望部队在紧张地等待中至少吃上一口热的饭食,补充一下体力,宽慰一下他们的神经。

  “如你所愿。”哲尔基仰着头眼睛里面含着热泪看着霍尔蒂:“一定要赢啊,你答应过我的,我等着看你让所有人自由的魔术呢。”

  “魔术已经上演了。”霍尔蒂轻轻策动战马,走出了营门。

  时已近秋,早起的风总是带着更多的寒意。

  霍尔蒂骑着红色的烈马从士兵们身边掠过,引起他们一阵阵侧目。

  不多时,佩克什伯爵便赶到了预选的战场,这是一块平整的原野,正适合流血厮杀,不远处的天边已经有熹微的晨光,挂着一丝羞赧的鱼肚白,几个骑兵正在那里逡巡。

  他们是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的斥候。

  霍尔蒂已经摆下了阵势,作出了会战的邀请,佐伯尧也必然会欣然应约。

  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佐伯尧的时间一样非常宝贵,他需要赶在奥地利大公布局完成之前召开议会来加冕国王。

  更何况佐伯尧现在占据优势,霍尔蒂的军队都是些新兵,而且兵力稀少,只要在此地击败佩克什伯爵,便能将这个未来在政治上的威胁提前清除出局。

  于情于理,佐伯尧一定会来。

  霍尔蒂将自己的大旗立在了一个稍微隆起一点的小土坡上,这里的视野相对而言还算不错,方便他看到左右两翼的情况。

  佩克什伯爵认为这一战自己最大的危机就是来自两侧,一旦佐伯尧的匈牙利骠骑兵绕到了步兵阵线的后面,在自己的方阵同德意志方阵正面对决的时候发动侧击,那一切就都完了。

  霍尔蒂首先将五个步兵旗队共一千人组成五个方阵,每个方阵厚度为五排,每一排有四十人,组成了一道看上去相对而言非常薄弱的阵线。

  同时在五个步兵旗队的前面布置了两个炮组。

  莱布尼茨和牛顿要一百二十年后才会出生,伽利略也要再过四十年,笛卡尔也要等七十年。

  现在的炮兵没有这些伟人的数学工具辅助,作为发射药的黑火药的配比都是作坊里出来的根本谈不上什么稳定,对付不能动的城墙和堡垒还没有问题,野战对移动目标的远程炮击的命中率主要依靠炮手的经验和统帅的运气。

  事实上除了奥斯曼那些宗教狂热洗脑的阿扎普步兵,没有谁愿意站在大炮前面作战。

  这条阵线之后两百米的地方是剩下的四个炮组,以及贵族们的带来的步兵。

  左翼是欧尔班带来的贵族骑士们,他们有些全副披挂精良的板甲,手持沉重的骑枪,有些则是标准的匈牙利骠骑兵,并不披甲,穿着鲜红的长袍,手中拿着不规则的土耳其盾和长枪,马鞍的两侧分别是复合弓和马刀。

  右翼是卡萨指挥的佩克什骠骑兵,他们当中的两个中队穿着从奥斯曼人手里缴获的链板甲,胯下的战马有着一层罩袍,头戴奥斯曼式样的鎏金头盔,乍一看还以为是霍尔蒂的麾下多了两队西帕希骑士。剩下的人也是标准的匈牙利骠骑兵配置。

  霍尔蒂选来作为指挥所的小土坡在在最后面,这里有三个步兵旗队作为霍尔蒂手中的预备队,这三个步兵旗队全部换装了从路易二世军械库里搜刮来的步兵板甲,斯特凡和涅沙的两个步兵旗队还装备了长戟。

  佩克什伯爵麾下的军队列阵完毕,所有的指挥官皆在霍尔蒂的大旗下集合。

  “我现在说下具体的策略。”霍尔蒂看着底下的军官。

  考虑到自己和佐伯尧那边基本上都跟筛子一样透,霍尔蒂决定在最终的决战之前才公布自己的计划。

  “佐伯尧的部队一旦展开,我们部署在最前面的两个炮组就会开火,这两个炮组由迪亚戈·阿拉特里斯特先生全权指挥。”

  霍尔蒂点了点自己的西班牙人。

  “然后等到佐伯尧大军压上的时候,卡萨,你的右翼骑兵便后撤,诱使佐伯尧的骑兵从我们的右翼包抄。我会把两个步兵旗队压到右边去保障侧翼,而你必须掌握好距离,一旦佐伯尧的骑兵绕过我们的后方,你就冲上去咬住他,而斯特凡,你则负责率领那两个旗队冲上去,一定要打垮他的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