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九十六节 陛下

第九十六节 陛下


  “我很抱歉,也感激你的宽仁,但是我不能就这样投降。”斯蒂芬·巴托里抬起头坚定地望着霍尔蒂:“我已经在你手上当过一次俘虏了,这一次我愿意选择……”

  绿伯爵嘴里的嘟嘟囔囔立即被霍尔蒂打断了。

  “完全没有必要,我向你保证,哈布斯堡家族的人不会当上匈牙利国王的。”

  佩克什伯爵有意用一句毫不相干的话扰乱斯蒂芬·巴托里的思路,不然真让他把那股殉道骑士的神圣感找到,那就真的只能想办法撂倒这三百重装骑兵了。

  “嗯,你说什么?”

  “知道佐伯尧的军队为什么输吗?”霍尔蒂伸出手指了指正在燃烧的佐伯尧军营地:“我抽调了一百名精锐骑兵,绕过了你们的斥候和侦骑,从背后突袭打了你们一个冷不防。佐伯尧的德意志人着急去抢救他们的妻小家财,于是我就轻松捡了个便宜。”

  霍尔蒂嘴上说得轻巧,但是他心里明镜一般清楚这场仗着实赢得凶险。

  如果佐伯尧两翼的骑兵首先完成包抄,如果绿伯爵的这队重骑速度迂回速度再快一些,甚至的米哈伊他们晚半个小时再发动攻击,那么战场上的结果或许就会有所不同。

  “你还真是狡猾啊。”绿伯爵长叹一声:“佐伯尧还以为你采用的是凯撒在法萨卢时战胜庞培的战术,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来这样一招。”

  “那是他看书看得少,只看到了罗马内战,应该再往前多翻几年看看继业者战争是怎么打的。”霍尔蒂冷笑道:“我这是安条克对攸美尼斯的故智。”

  扫平了波斯帝国远征印度的亚历山大大帝所创建的帝国一世而终,他去世不久,他的手下们就毒死了亚历山大的继承人,开始了瓜分他遗产漫长的混战,史称继业者战争。

  其中亚历山大部将安提柯对阵亚里山大的书记官攸美尼斯时曾经便采用过和霍尔蒂相类似的战术,首先控制了攸美尼斯军队的营地,控制了他手下那些追随亚历山大东征的马其顿百战老兵“银盾军”的家财老小。

  然后安提柯和银盾军双方成功的达成交易,这些银盾军把他们的主帅攸美尼斯交出来,然后安提柯交还他们的妻儿老小以及家财。

  交易成功,皆大欢喜。

  银盾军欢天喜地拿回了他们的妻儿老小和在漫长东征中积攒下来的家财,安提柯出去了一个战场上难以战胜的心腹大患,当然这份欢喜那位攸美尼斯阁下以及他部下的那些曾经追随亚历山大东征的军官们享受不来,他们被安提柯全部处死。

  当年楚汉相争,汉高祖刘邦扛住了霸王的输出,命令韩信率领汉军攻伐魏、代、赵、齐等国,韩信在现在石家庄的井陉同赵国的成安君陈余背水一战也采用了相同的谋略,先是派遣两千名轻骑潜入敌人侧后,一旦战事正鏖便突入赵军营地,插上汉军的赤色旗帜,赵军苦战不胜,准备退回营地却已经发现自家应地上已经全部都是汉军的旗帜,终于使得赵军崩溃。

  佐伯尧能有安条克和韩信一前一后两大名将伺候他一个人,这点福气可不算是小了。

  斯蒂芬·巴托里拉丁文根本不灵光,希腊文更是差劲,霍尔蒂念叨的这个克那个斯的全然听不懂,不过他对霍尔蒂的狡猾算是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跟我去塞克什白堡开会吧,”霍尔蒂看着斯蒂芬·巴托里说道:“佐伯尧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但是斯蒂芬·巴托里可不一样。”

  绿伯爵在霍尔蒂对政局未来的规划里是个非常重要的拼图,霍尔蒂希望他可以留下来扮演给他准备好的角色。

  “我不能这样做。”斯蒂芬·巴托里说道:“如果你同意,我愿意让这三百人放下武器,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会追随佐伯尧,这并非仅仅是出于忠诚,更是因为荣誉。”

  霍尔蒂胯下的战马打了个响鼻,似乎在嘲笑绿伯爵的迂阔。

  “其实这样恐怕没有什么意义。”佩克什伯爵非常抱歉的说道:“我已经通令全军,此战我军之所以获胜是因为有您在中间配合。”

  “什么?你……”

  绿伯爵呼吸一滞,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压着一块大石头一般。

  “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霍尔蒂很抱歉地说道:“我担心您现在去了佐伯尧阁下那边,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您总不希望自己不荣誉的被佐伯尧阁下谋杀吧。”

  “霍尔蒂阁下真的是……”

  恍惚之间,斯蒂芬·巴托里真正体会到了无言到底是怎样一种具体而真切感觉。

  “现在的重点是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的问题。”霍尔蒂看着绿伯爵道:“我想您现在虽然对我的印象很差,但是我们应该都有这么几条共识。”

  “首先,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佐伯尧阁下永远不能返回匈牙利,王国中现在没有他的位置,未来也不应该有他的位置。这一点应该没有问题吧?”

  佐伯尧,绿伯爵想着这个自己半辈子的朋友和上司,考虑到眼下霍尔蒂刻意制造的形势,他无奈且沉重的点了点头。

  现在绿伯爵和佐伯尧已然成为敌人了。

  “其次,不管克罗地亚王国和波西米亚王国的议会最终选举谁为他们的国王,匈牙利王国现在和未来都不应该继续选举一个外国贵族当选我们的国王,哈布斯堡家族尤其不适合。”

  斯蒂芬·巴托里面沉如水,他是坚定地反哈布斯堡党,这本来就是他的诉求之一。

  “霍尔蒂阁下现在决定背弃哈布斯堡家族了吗?”斯蒂芬觉得他越发无法看透眼前的年轻人:“哈布斯堡的雄鹰一贯睚眦必报。”

  哈布斯堡即是鹰堡的意思,哈布斯堡的徽章便是一只头戴冠冕的双头鹰。这个徽章最早是东罗马帝国科穆宁王朝所采用的,后来被哈布斯堡家族拿来用了。

  “所谓支持或者说反对,本身就是一种不断变化的态度。”霍尔蒂看着绿伯爵:“就好比你我曾经分属敌对双方,现在却一定要并肩合作一样。”

  “合作。”绿伯爵叨念着这个沉重的词语,这个词或许换成利用更为合适,不过绿伯爵没有别的选择,形势如此,眼下没有别的选择,也只有被霍尔蒂利用一条路走了。

  “对,合作。”霍尔蒂说道:“你、我、伊斯特万·巴托里一起配合,把王国的政局尽快稳定下来。”

  “对于稳定这个词,”绿伯爵看着霍尔蒂:“我可否理解为有一名匈雅提将戴上匈牙利的王冠?”

  佩克什伯爵点了点头,绿伯爵的理解可谓是相当到位。

  只有自己当上匈牙利国王,这个国家才会稳定繁荣,如果不是自己带上那个冠冕,那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将动荡不安。

  “这个稳定,同样意味着斯蒂芬·巴托里将成为新的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霍尔蒂淡淡地说道:“我会把佐伯尧阁下的所有财产全部充公,然后赠送给贵族们,他在特兰西凡尼亚的所有土地都是你的。”

  绿伯爵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样看来,佐伯尧阁下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回来了?”

  “当然,我希望他能在外国渡过一个安稳的人生,结个婚,生几个孩子。”霍尔蒂说道:“我手上有一个奥斯曼帝国的贝伊,他愿意充当证人,证明佐伯尧和苏莱曼有联系,出卖了路易二世陛下。而你在见到他之后,决定和我联合,诛灭这个国贼。”

  奥斯曼的贝伊,绿伯爵听到这里,想到了上次在霍尔蒂军营里那段并不算愉快的经历,他和一个奥斯曼俘虏关在了一个营帐里。

  这里面环环相扣,让绿伯爵心生战栗。

  斯蒂芬·巴托里震惊地看着霍尔蒂:“你当时就想到今天这样的局面了吗?”

  “那个时候只是一个简单的幻想罢了。”霍尔蒂长舒一口气:“斯蒂芬·巴托里阁下,您对和我合作这事意下如何呢?”

  绿伯爵嘴角苦笑,眼下这样一个局面,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的头衔还有佐伯尧的那些地产,霍尔蒂真的是很难拒绝的一个人。

  “陛下,我还有别的选择吗?”绿伯爵讪笑着:“您将收获巴托里家族的支持,陛下。”

  “很好,”霍尔蒂满意地点了点头:“现在让我们去解决哈布斯堡吧。”

  陛下,真是个好头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