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一百节 略有此意

第一百节 略有此意


  教皇的使团的成员几乎是在向霍尔蒂赤裸裸的展现着罗马正是今日的欧陆中心。

  黑色军团并不是那个幻想世界里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励志偶像,对于喜欢中世纪至文艺复兴时期的朋友来说非常熟悉,特别是全战几个游戏模组的爱好者。

  众所周知,德意志的雇佣军一直都是各国作战时的不二之选,自从查理五世的爷爷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改革之后,德意志雇佣军就等于是为各国领主解决了从基础兵员到中级军官的全套体系。

  只要有钱,就能招募德意志人来出售鲜血。

  当然等到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和法国国王佛朗索瓦一世争夺意大利的时候,除了查理五世之外,他的对手们无论是法兰西国王还是意大利的各个邦国,旗下都有不少德意志佣兵。

  查理五世身为“日耳曼民族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自然不会忘记自己理论上是所有德意志人的君主,因此他下达诏令,要求所有为同自己敌对的法国人和意大利人服务的德意志雇佣军立即停止服务。

  然而正所谓皇帝不差饿兵,查理五世的诏令虽然让一些德意志雇佣军停止支持他的敌人,但是还有些依旧在为他的敌人们继续服务。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洛德维克·美第奇手上的黑色军团。

  这支黑色军团有一个特点,就是洛德维克·美第奇创造性的继承和发扬了了火绳枪骑兵战法。

  将骑兵和火绳枪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非常强力的组合,火枪手们获得了极强的机动性,而骑兵们则拥有了强大的火力,这种创新性的战法将在未来改变骑兵的面貌。

  洛德维克·美第奇俨然是个重要人物,霍尔蒂很快就意识到能够从这个人这里学习火绳枪骑兵的战法,完善匈牙利的骑兵体系,并且还能够借着这个人同美第奇家族建立起直接的联系,为霍尔蒂在北意大利找到一个支点。

  让·德·拉·瓦莱特更不必说,在十字军时代,教皇建立了若干武装修士团,必须首先说明的是不管是圣殿骑士团还是条顿骑士团亦或者医院骑士团,他们都是一种宗教组织。

  圣殿骑士的第一重身份是僧侣修士,第二重身份才是骑士,更确切地说他们是罗马教廷版本的武僧。

  现在这个时代,十字军大潮已经褪去,最著名的四个武装修士会,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圣地亚哥骑士团、条顿骑士团也有着各自不同的命运。

  圣殿骑士团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被法王和教皇指定为异端而彻底扑街。

  条顿骑士团六年前已经彻底世俗化,从武装修士会变成了霍亨佐伦家族旗下的一块领地,而且更让教廷失望的是他们皈依了路德宗,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异端。

  唯一完成了使命的便是圣地亚哥骑士团,他们成立于伊比利亚半岛,致力于对抗半岛上的摩尔人绿教王朝,最终在西班牙人的再征服运动中发光发热,在东方十字军在黎凡特海岸折戟沉沙的时候,他们协同伊比利亚各基督教王国将摩尔人彻底征服。

  但是他们作为威胁到西班牙王权的一个组织在三十多年前也遭遇了整改,骑士团的架构被取消,大团长由西班牙国王担任,骑士团名下土地财产全部充公,圣地亚哥骑士作为一个荣誉头衔继续存在。

  今日的圣地亚哥骑士团已经从一个宗教性质的武装修士会变成了类似金羊毛骑士团、袜带骑士团一样的世俗君主骑士团了。

  唯一还在坚持的就是医院骑士,自从耶路撒冷王国陷落之后,他们便搬去了塞浦路斯岛,然后转往罗德岛,开始了海盗生涯。

  医院骑士们以罗德岛为基地,利用战船四处袭击过往的阿拉伯、奥斯曼商船,将前往麦加和麦地那的朝圣信徒绑为划船的奴隶,被绿教徒深恶痛绝。

  当然威尼斯人和热那亚人也一样,医院骑士们信仰虔诚,碰见和绿教徒交易的意大利商人也是一样干掉。他们又这样在罗德岛坚持了两百年。

  在眼前这个时代,除了医院骑士团还在坚持之外,剩下的武装修士会都已经全部扑街,而拉·瓦莱特在经历了罗德岛之战后苦心经营,最终使得医院骑士团在马耳他岛得以复兴,直到拿破仑时代才彻底扑街,可谓是兴亡继绝一般的人物了,因为他一个人又将十字军的最后孑遗续了两百四十多年的命。

  霍尔蒂忽然意识到,现在的医院骑士团应该还是群刚刚被苏莱曼从老家罗德岛赶出来的孤魂野鬼,若是能把他们拉过来显然会大大提高自己这边的声望和力量。

  医院骑士团怎么说也是一家四百多年的驰名老店,若是能增资并购也是不亏的。

  当然最后值得一提的就是马基雅维利。

  对于这位老先生,霍尔蒂是一点兴趣没有。

  在霍尔蒂穿越前的那个时代,马基雅维利这个名字和不择手段画上了等号。

  从梁启超那里论,马基雅维利是个类似于韩非子、申不害一般的人物。而在更多人心里,马基雅维利是个类似贾诩一般的毒士,西方的厚黑学创始人。

  然而这种说法恰恰是错误的。

  霍尔蒂穿越前是一个工程建筑业从业人员,因为职业的缘故,经常在没有信号没有网络的偏僻地区工作,霍尔蒂为了打发时间阅读了大量书籍,马基雅维利的著作也自然在他的阅读范围。

  马基雅维利的政治生涯堪称失败。

  作为一个佛罗伦萨人,在佛罗伦萨共和国发生了推翻美第奇家族的政变之后加入了共和国政府,并且成为执政官的核心秘书,并以此身份推行了一系列改革。

  然而事实证明他的改革脱离现实,当利奥十世成为教皇之后,美第奇家族重新夺回了佛罗伦萨,马基雅维利沦为阶下囚。

  不过万幸的是他的好友圭恰迪尼是教皇心腹,马基雅维利也就幸好逃过一劫,成为了利奥十世的文学侍从,为教皇创作了一些低俗喜剧。不过马基雅维利的文学素养很高,他的喜剧为他赢得了“意大利的莫里哀”这个称号。

  《君主论》就是他在困顿时期为教皇写的一本小册子,翻译成汉语算上注释也不过七万余字,要说什么微言大义真的谈不上。

  马基雅维利本身谋身不知进退,治国也最终血崩,他编练民兵替代雇佣军的政治主张在普拉托之战化为泡影,佛罗伦萨民兵在西班牙雇佣军面前一败涂地。

  后世人将他奉为不择手段的祖师,贾诩一般的人物,的确是让人感觉有些不知所谓。

  实际上霍尔蒂读过马基雅维利另一本著作《论李维》,马基雅维利在这本书中仔细研讨了共和国的体制如何运行,彼此之间的权力如何制约。

  而马基雅维利最主要的功绩,概括的说来应该是他将权力从神圣的影子里拿了出来,直接指出国王的权力并非天授,而是来自于军队和法律。

  这也是他的著作长期被禁止,他被人被污名化的主要原因。

  对于中国人民来说,从秦末就有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觉悟,在唐末五代更是有人一针见血的指出“天子宁有种耶?兵强马壮者为之尔。”。

  但是在基督教环境之下,不管是罗马公教还是希腊正教,不管是加尔文宗还是路德宗,君权神授是不容打破的现实,君主的权力来源于上帝的授予,即便是匈牙利这样的选举国王制度,整个流程的最后一步加冕典礼上也是由匈牙利王国内最古老的地区教会艾斯特姆大主教来将冠冕带到国王的头上。

  如果剥去围绕在马基雅维利身上的重重影子,剩下到最后的就是一个典型的文艺复兴学者,不过专业是政治学研究罢了。

  他身上带着深厚的旧时代的烙印,但是又引领了对新时代的思考,他是卢梭和伏尔泰的先行者,一位文艺复兴时代特有的启蒙巨人,如此便足够概括他了。

  至于什么厚黑学宗师之类的话语,更是令人叹惋。厚黑学大师的政治生涯结束是作为教皇的喜剧作家,听起来实在是一种侮辱。

  对于这样的人物,霍尔蒂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文艺时期君主们常做的事情,将他招揽在宫廷之中,给他充分的条件去安心著书立说。

  毕竟马基雅维利先生的实际操作着实是相当一般,换成兵法,大概就是著书立说与孙武、孙膑相仿佛,实际上阵还不如赵括。

  有些人其实一生抑郁不得志对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是一件好事。

  霍尔蒂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开始了和教皇方面的第一次会晤。

  “霍尔蒂阁下有意匈牙利王国的王冠吗?”

  雷多菲枢机到算是开门见山省去了许多繁文缛节,第一句话非常直接。

  霍尔蒂也大大方方地应了下来。

  “略有此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