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一节 我们的核心价值

第一节 我们的核心价值


  略有此意,雷多菲枢机微微点点头。

  他不远千里的从罗马跑到布达佩斯来,可绝对不会仅仅是为了表彰抗击奥斯曼帝国的勇士。

  教廷赋予了他更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观察匈牙利王国战后的政治局势,估计让这面“基督之盾”从混乱中恢复过来的时间。

  如果改变视角的维度,站在一个高度上纵观今日的罗马教廷,便可发现他们现在可谓已经岌岌可危。

  从宗教神学上看,加尔文以瑞士为中心、而路德以神圣罗马帝国北部的萨克森为中心,一股挑战罗马教会的巨浪正在酝酿,即将喷薄而出。

  从政治角度来看,哈布斯堡家族的扩张将手伸向了教廷的立身之地意大利,教廷自从公元754年丕平献土之后的主要政治策略就是将一切外国势力从意大利清扫出去,不管这力量来自谁。

  经过了意大利战争的洗礼,哈布斯堡家族已经在意大利确立了霸权,南方的西西里王国和那不勒斯王国已经落入查理五世的名下,而西班牙也已经在北意大利成功建立了霸权。

  查理五世的军队不仅在罗马南方虎视眈眈,他的雇佣军更是控制着穿过阿尔卑斯山同北欧中欧的重要通道枕戈待旦。

  与此同时奥斯曼帝国的力量已经日渐逼近,罗马教廷得间谍已经非常确定,奥斯曼苏丹苏莱曼建设了一支庞大的海军。

  在苏莱曼之前,奥斯曼帝国是一个标准的陆上强权,他们能从安纳托利亚半岛进入巴尔干完全是托希腊和安纳托利亚之间那些破碎的岛屿和海峡的帮忙。

  在苏莱曼父亲塞利姆主政时期,奥斯曼的海军只有从埃及马穆鲁克手里继承来的区区十八艘破旧战舰。“冷酷者”塞利姆野心勃勃,他准备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但是尚在计划阶段便不幸去世,继位的苏莱曼承接了父亲的计划,在大维齐尔易卜拉欣的建议下任命了航海家皮亚雷斯为奥斯曼海军司令,着手建立起了一支强大的桨帆船舰队。

  这支舰队当年运载着奥斯曼军队攻取了罗德岛,未来也随时可能载着奥斯曼大军在西西里和那不勒斯登陆。

  罗马教廷今日已经毫无安全可言,哈布斯堡的利剑悬在他们头顶,奥斯曼的弯刀就顶在他们胸膛。

  过去,依着陆路扩张的奥斯曼人一直被匈牙利人挡在巴尔干,现在地中海已经向苏莱曼敞开,罗马教廷面临新的威胁。

  在这个时候,匈牙利王国这面“基督之盾”对于教廷就愈发重要了。

  “这是克莱门特七世教宗陛下手谕。”雷多菲从袖口中摸出一个小圆筒,轻轻抽开摸出里面的纸张郑重的交到霍尔蒂手中。

  在造纸术问世七百年后,纸这个知识的重要载体终于进入了欧洲,纸张迅速地在整个欧洲替代了羊皮纸,而此时的意大利地区有着整个欧洲最大的造纸产业。

  霍尔蒂郑重的接过信纸缓缓阅读,信上的拉丁文大部分都是堆砌辞藻的修辞,没有多少实际内容。

  总而言之,无外乎便是罗马的圣保罗继承人对霍尔蒂对抗异教徒,捍卫基督世界的褒扬。

  霍尔蒂可以想见,克莱门特七世在写这封信的时候,他未必能够料到匈牙利的局势会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动,因而略微有些失望。

  尼古拉斯·奥勒哈斯说的没错,一个战胜了奥斯曼人的上层贵族的政治分量是远远不能和正牌的匈牙利国王相比的。

  “奥斯曼人最近应该不是一个威胁了。”霍尔蒂将手上的信件放到一边。

  “嗯?”雷多菲枢机好奇地看着霍尔蒂。

  “波斯人在东方给了他们压力,我认为短期内奥斯曼人无暇东顾。”霍尔蒂看着雷多菲枢机:“而且我最近准备筹集兵力从北方入侵奥斯曼。”

  霍尔蒂从来不敢小看奥斯曼人,奥斯曼帝国从建立之初便是一个标准的征服机器,更何况从地缘上看,如果不能收复贝尔格莱德,那么匈牙利人便没有安全可言。

  “教廷希望匈牙利王国早日稳定下来。”雷多菲枢机说道:“如果有霍尔蒂阁下这样的名将统帅,那么奥斯曼人一定无法越过您的藩篱。”

  “说起这个,我有个事想跟您说明。”霍尔蒂看着雷多菲枢机。

  “嗯,您请说。”雷多菲只怕霍尔蒂不愿意求他,霍尔蒂若是不张口,那么他也没法开出条件来。

  “我希望您可以向克莱门特七世陛下转达,我们希望教皇陛下开除我国的叛徒、前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佐伯尧的开除教籍绝罚他。”霍尔蒂向雷多菲说道:“我们已经掌握了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前任国王路易二世之所以在莫哈赤战败就是因为这个叛徒勾结苏莱曼。”

  佐伯尧的军队被摧毁了,他的财产被没收了,但是他仍然有可能回来。

  这几天已经有消息传来,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穿过了上匈牙利地区进入了波兰王国境内,他得到了波兰王国元帅扬·捷尔诺斯基的支持,在波兰首都克拉科夫住了下来,摩拳擦掌,随时等着杀回匈牙利。

  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在匈牙利耕耘十几年,支持者众多,霍尔蒂并不相信绿伯爵这些人,现在不过是因为自己强大,所以绿伯爵等人无奈之下必须和自己合作。

  一旦佐伯尧找到了机会带路,领着波兰王师进入匈牙利,自己就要陷入三面包围的被动了,绿伯爵等原本的佐伯尧一党多半也会跳出来兴风作浪。

  借着教廷的手开除佐伯尧教籍,在议会召开之际抹黑前任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里通奥斯曼人,霍尔蒂要着手堵住佐伯尧复起的路。

  对于政治上不可调和的敌人切不可心怀仁慈,这是霍尔蒂从史书中得到的教训。

  “我觉得克莱门特七世陛下一定会同意您的请求。”雷多菲枢机点了点头。

  开除教籍从来都是教皇手上一根用来对付敌人的一根大棒,现在教廷不敢开除查理五世的教籍,但是收拾一个无兵无将的匈牙利贵族还是没有问题的。

  雷多菲略一沉吟接着说道。

  “霍尔蒂阁下有意匈牙利的王冠,罗马教廷自然是乐于看到有您这样的英勇骑士站出来,但是据我所知奥地利大公费迪南阁下也有意于匈牙利的王冠……”

  “没错,”霍尔蒂看着雷多菲枢机:“费迪南大公曾经和路易二世陛下有一份协议,如果路易二世陛下死后无嗣,那么匈牙利王冠要由她来继承,但是这份协议并不合法,我们匈牙利王国的王冠是由贵族们民主选举出来的,而不是由几个独夫钦定。”

  “民主,”霍尔蒂大言不惭地说道:“是我们神圣王国的核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