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六节 逐客

第六节 逐客


  “不见。”

  霍尔蒂干脆地拒绝道,

  开什么玩笑,随随便便一个威尼斯商人说见就见,当我这里是菜市场吗?即便是菜市场,那也是匈牙利国王亲自卖菜的地方,怎么是说进来就进来的。

  斯维因点了点头。

  “拉古萨那边要不要敲打一下?”斯维因略一思忖向霍尔蒂建议道:“这些商人现在太过分了。”

  今日的欧陆,仍然有许多依照过去古希腊罗马时代城邦共和国为范本建立的商业共和国,基本集中在意大利半岛附近,可以看做是古希腊与古罗马留下的一点孑遗。

  著名的商业共和国有威尼斯共和国、热那亚共和国、比萨共和国,他们都以商业立国,内部实行寡头制度,在产业上各有专擅,海军都极为强大。

  在克罗地亚也有一个临近亚德里亚海的强盛城邦,便是拉古萨共和国,这个城邦因为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地中海上的一个重要贸易中转地。

  当然这座城市后来也因为作为《冰与火之歌》中君临城的现实取景地而名噪一时。

  威尼斯共和国以精妙的外交手腕将拉古萨纳入为它殖民体系的一部分。然而在1358年,这座城市的宗主权被匈牙利王国夺取,成了匈牙利国王名下的一座自由城市。

  百年后的1458年,崛起的奥斯曼帝国将其化为自己的藩属,拉古萨需要每年向苏丹提供一万两千五百杜卡特的赋税,同时苏丹尊重并维护这个城邦的半独立位置。

  地中海上进行贸易的船只多为桨帆船,这种船只需要沿着海岸航行,每航行两到三天,就需要上岸补给一次。

  这就意味着在地中海贸易航线上必然有许多因着地理位置崛起的贸易中转地,而拉古萨的崛起正是其中之一,除了作为重要的贸易中转地,拉古萨本身也有着核心的拳头产品。

  他是非常重要的火药生产地,拉古萨的商人从各地收购硝石和硫磺。每年都向奥斯曼帝国提供大量的火药,为克罗地亚和匈牙利提供了足够发动战争的大量火药。

  可以说如果没有了拉古萨共和国的火药支持,东欧的许多地区的冲突就要退回到冷兵器时代了。拉古萨这个蕞尔小城即是这个时代的“战争之王”,最标准的军火商人。

  霍尔蒂既然同奥地利与奥斯曼两大强权为敌,自然会受到他们两家在各方面的掣肘,现在这等情势之下举步维艰也是可以想见的。

  斯维因的建议让霍尔蒂有些意动,伯爵挥挥手示意侍卫们将地图拿来,拉古萨位于克罗地亚王国的最南端,要进攻这里必须要越过奥斯曼人的铁杆小弟波斯尼亚,显然是现在无法做到的。

  至少要等霍尔蒂建立起一支海军之后再说了。

  “没关系,我们向威尼斯人购买火药就好了。”霍尔蒂皱紧眉头,现在还不是让拉古萨人付出代价的时候。

  “凯瑟琳他们到哪里了?”

  尼古拉斯·奥勒哈斯那边传来的情报,霍尔蒂的长嫂凯瑟琳以及侄子杰斯卡已经从维也纳动身前往布达佩斯,霍尔蒂之前已经特意派出了三个骑兵中队去迎接他们,现在也应该快到了。

  将弟弟和妹妹留在费迪南那里,然后将长嫂和侄子接回来是霍尔蒂和尼古拉斯仔细商量之后决定的。

  现在霍尔蒂所面临的局面可谓九死一生,外有奥地利和奥斯曼两个强敌,内部的匈牙利贵族又桀骜不驯,与斯蒂芬·巴托里和伊斯特万·巴托里的同盟关系十分脆弱。

  现在匈牙利王冠看上去唾手可得,但是整个形势其实并不乐观,为了保全家族,霍尔蒂决定让妹妹索菲亚和幼弟拉罗什留在费迪南那里。

  这样即便自己失败,匈雅提家族的这一支也不至于断绝。

  至于将长嫂和幼弟接回来,则是出于另外的考虑。

  “伯爵阁下,那个威尼斯商人坚持要见您。”

  正说话间,又一个扈从骑士急匆匆地闯进来。

  霍尔蒂有些恼怒,处理了白天的工作已经十分疲惫,晚上还有这么个人物在这里折腾,任谁心情也不会好起来。

  佩克什伯爵叹了口气。

  “斯维因,你去把那个人请进来吧。”

  “遵命,伯爵阁下。”

  没过多久,军需总监就领着一个穿着红色天鹅绒长袍的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霍尔蒂第一眼看过去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深夜拜访,实在是打扰了,但是在下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那个年轻的威尼斯商人一副自然熟的样子。

  霍尔蒂看着他问道:“我们见过吗?”

  威尼斯商人笑着:“当初在贾法里帕夏的大帐里,在下和伯爵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霍尔蒂回想一下,果然对上了号,自己当初准备投降在面见奥斯曼人的统军大将鲁梅里亚总督贾法里帕夏的时候见过这个人。

  “有点印象,”霍尔蒂点了点头:“您这么晚坚持要见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

  “请允许我再介绍一下自己。”这个威尼斯商人微笑着说道:“鄙人马里诺·丹多洛,最尊贵的威尼斯共和国总督安德里亚·格瑞提阁下的密使,拜见匈牙利国王霍尔蒂陛下。”

  马里诺从自己的袖中掏出一封红色信封,弯下腰将之高高举起向前送出。

  “这是安德里亚·格瑞提总督阁下写给陛下的亲笔信。”

  霍尔蒂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伯爵很想知道无利不起早的威尼斯人到底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斯维因下去接过信笺,然后转手交给霍尔蒂。

  佩克什伯爵看着信封,看着信封上的金色笔迹,这俨然是一份正式的国书。

  霍尔蒂静静地将信封放到一旁。

  “非常抱歉,这封信我不能拆开。”佩克什伯爵说道:“这封信是写给匈牙利国王的,我不是匈牙利国王,我只是佩克什伯爵,王国的摄政。”

  霍尔蒂这一手实在是出乎马里诺预料之外。

  在马里诺·丹多洛看来,现在的佩克什伯爵孤立无援正是需要威尼斯共和国帮助的时候,而且双方也有许多利益一致的地方,却没想到直接遭遇了佩克什伯爵的逐客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