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八节 帅是战斗力的一部分

第八节 帅是战斗力的一部分


  意大利战争打了这么多年,法国人、德国人、西班牙人还有其他地方的佣兵你方唱罢我登场,洛德维克也算是见多识广。

  什么法国的敕令骑士、德意志的黑衫骑兵,巴尔干的精锐骠骑,怎么说洛德维克也是个见惯了大场面的军人,但是这种背后带着翅膀的骑兵他是第一次见。

  这些骑兵们手中的骑枪很长,几乎和步兵们用的长矛一样长,长度超过了四米,洛德维克知道这是东欧样式的科皮亚长矛,他在意大利见过那些雇佣军中的巴尔干骑兵使用过这种武器。

  这种骑枪中间是挖空的,用两截长木杆对拼起来,在长杆的末尾有一小块配重球,理论上这种加长型的中空骑枪可以在敌军步兵的长矛刺中骑兵之前首先将枪锋送进步兵的胸膛。

  然而洛德维克知道实际上效果一般。

  因为一个合格的指挥官绝对不会让他的骑兵去正面冲击长枪方阵。

  骑兵们呈密集队形冲锋,洛德维克倒是没觉得有啥了不起的地方,当年诺曼人征服英格兰的时候大家就会这一手了,真正让洛德维克好奇的是那些人背后的翅膀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洛德维克靠近了之后能够清楚的看出来,这些骑兵背后的翅膀是木制的,大概是固定在腰后的两根木棍在向上延伸过肩部后便向后折去,组成了这羽翼的骨架,然后在木棍上沾满了白色或者灰色的鸟类尾羽。

  洛德维克·美第奇皱紧眉头,作为一名老练的军官,他对匈牙利的骑兵们充满尊重,他曾经指挥过来自匈牙利的雇佣骑兵参战,也曾经和其他来自东欧的骑兵们交手过。

  他深深清楚这些来自东欧的战士骑术娴熟,作战迅猛剽悍,但是这些穿着铠甲的骑兵背后的翅膀到底有什么实际意义,他是真的猜不出来。

  难道这就是佩克什伯爵战胜奥斯曼人的秘密武器吗?

  洛德维克和骑兵们赶到了霍尔蒂身旁,那几队怪异的骑兵已经被佩克什伯爵检阅过,现在已经拉到了远处列成整齐的横阵,正在进行接下来的队列训练。

  “洛德维克阁下昨夜睡得还好吗?”

  霍尔蒂看见了洛德维克上去便是一个拥抱:“我们匈牙利要比意大利冷得多啊。”

  “承蒙您的惦念,我昨晚睡得很好。您刚才检阅的这些骑兵,就是当初您用来击败奥斯曼人的精锐吗?”

  洛德维克转过头看着远处的那些怪异骑兵,美第奇家族的将军相信佩克什伯爵是故意安排到自己看见这些骑兵的。

  这多半是佩克什伯爵用来谈判或者谋求什么利益的一个小手段。

  “击败奥斯曼人?精锐?”霍尔蒂听到洛德维克的描述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厉害,这些是我最近征召的雇佣骑兵。”

  “就是随便征召过来的骑兵吗?”洛德维克看着那些背着羽翼的骑兵心中嫉妒。

  匈牙利的条件实在是太过优越,那些小地主和富农们们天生就是合适的骑兵来源。

  “嗯,我以匈牙利王国的名义征召过来的骑兵,每人按月付薪,自备马匹,盔甲和武器由我来提供,如果自备武器的话,我可以多加点钱。”

  霍尔蒂解释道。

  “一个人每个月要多少钱?”

  “三个格罗申。”霍尔蒂说道:“一年就是三十六个格罗申。”

  格罗申是一种在意大利以北的欧洲大陆上广泛使用的银币,法兰西、德意志、波兰和匈牙利都使用这个币种的银币,重量在三点三克左右,一般含银量在百分之八十左右。

  因为各国都有铸造,所以这玩意的币值波动很大,洛德维克·美第奇出身银行世家,虽然背弃了祖业当了雇佣兵头子,但是仔细一算这钱似乎没多少。

  金银比价一直有波动,但是如果以一黄金等于十白银的比例进行大概的计算,按照格罗申银币的含银量,霍尔蒂手下一名骑兵的工资一年大概可以约合不到三杜卡特金币。

  法兰西国王弗朗索瓦一世麾下的一个瑞士佣兵一年差不多也就是这个钱。

  好家伙,法国一个瑞士步兵换到匈牙利可以换个骑兵出来。

  “真便宜啊。”洛德维克·美第奇由衷地赞颂道:“你这一个骑兵跟一个步兵一个价。”

  “不,不,不。”霍尔蒂摇了摇头:“并不是这样的,不能以简单地金银价格来计算我们的成本。”

  “嗯,为啥?”

  洛德维克看着霍尔蒂的眼睛,他在佩克什伯爵眼睛里看见了银行家们才会有的那种眼神。

  “黄金和白银是没有意义的。”霍尔蒂说道:“这东西既不能吃,又不能用,只有在他们购买了物资以后,他们的价值才能体现出来。”

  洛德维克不懂什么叫一般等价物,不过他体内的美第奇家族血统让他立即明白过来霍尔蒂的意思是什么。

  美第奇家族一开始就是经营金银货币兑换生意起家。

  霍尔蒂解释说:“一个面包的价格,在意大利,在法兰西远远高于他在匈牙利的价格,马匹和其他物品也是一样。”

  意大利和法兰西工商业发达,他们国内市场上流通的金银较多,自然也就拉高了当地农产品的价格,而匈牙利市场上流通的金银较少,农产品的价格也就较为低廉。

  “同样一个银币在匈牙利能买到的东西远远多于在意大利能买到的东西。”

  这种差异也是为什么东欧会向西欧源源不断提供粮食的主要原因。所以后世网民在比较之古代中国和欧洲的薪资,甚至近现代中国和欧洲的薪资时所强迫建立的等价关系是不存在的。

  就好比一个瑞士佣兵一年可以赚得三个杜卡特,戚继光时一个明朝的营兵的饷银是大概一年十两,然后就简单比较说比起瑞士人,瑞士人的收入是明军的三十倍,得出明朝的营兵是乞丐待遇。

  然而问题是这只是简单地金银比较,明朝的社会和瑞士人所处的社会截然不同。

  举个例子,嘉靖时期一两银可以购买两石米,也就是二百四十斤大米。一个戚继光的部下,如果用饷银来买粮食,他的收入可以买两千多斤大米。

  而一个瑞士人能买多少呢?

  应该是买不到的,因为当时的欧洲只有意大利北部和西班牙南部的一小部分地区种植大米,瑞士人有金子也买不到。

  所以这种简单粗暴的对比毫无意义,社会环境不一样。就好像用今日的大米价格去换算过去人的薪水一样,今日中国每年水稻产量在两亿吨左右,而明清时代的亩产水稻的巅峰也就是两百斤。

  换算之下,今日的水稻产量相当于明清时代二十亿亩水稻田的产出,我们今日的水稻和古人所吃的水稻不仅仅在生物学上有着巨大差异,在经济学上也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在洛德维克·美第奇看来廉价的骑兵,其实并不能算便宜,当然等霍尔蒂领着这些人去意大利发财之后那就要另说了。

  “这些人真的都是很好的骑兵。”洛德维克看着不断变换队形的骑兵队伍说道,这种队形变换要求骑兵们都要有优秀的骑术才行,不然就会变成一团乱麻。

  “那当然,这是一支由贵族组成的骑兵。”

  霍尔蒂颇为自豪地说道。

  “那么他们背后的那个羽翼有什么意义吗?”

  “哦,那个啊,没有任何意义。”霍尔蒂摇了摇头:“但是你不觉得很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