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十二节 绿伯爵的困境

第十二节 绿伯爵的困境


  洛德维克皱起眉头,卡萨脸上略带焦急,操场上的士兵们还在训练,而空气却一时凝重了起来。

  形势便是如此,只要奥斯曼人随便动一动,就能让布达佩斯的天空上多出许多阴霾。

  “消息是怎么传过来的?”

  霍尔蒂皱紧眉头,特兰西凡尼亚贵族中大多数都参加了佐伯尧的那支军队,然后被自己在佩斯城东边轻松地击败了。

  “是商人们带来的消息,奥斯曼的入侵阻塞了商路,商人们不敢向东去贸易了。”

  现在特兰西凡尼亚的东方,接近乌克兰的那块地区,也是后来的罗马尼亚地带,今日是奥斯曼的两个仆从国。

  瓦拉几亚和摩尔多瓦。

  这两个国家的大公都向君士坦丁堡宣誓效忠,每年按时向苏丹缴纳贡赋和血税。当奥斯曼帝国的大军出动的时候,他们也会派出骑兵作为仆从军参战。

  这曾经是两个有着抵抗奥斯曼人传统的国家,瓦拉几亚大公“穿刺公”弗拉德三世和摩尔多瓦大公斯特凡三世都是曾经领导者各自的国家反抗奥斯曼人的统治,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是苏丹驯服的仆从了。

  特兰西凡尼亚的群山和森林是匈牙利东部的天然屏障,但在战略上看这里是一个危险的突出部,他的南方是瓦拉几亚,北方是波兰王国的领土,而东方则属于摩尔多瓦,现在的形势可以说是在三个方向上受到敌人的威胁。

  自从奥斯曼人将境内桀骜不驯的土库曼游牧部落渐渐迁移到匈牙利边境之后,这里就成了奥斯曼人战略上的一个突破口,匈牙利王国不得不要设立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这个位高权重独立性极强的职务来总领特兰西凡尼亚的守备任务。

  现在佐伯尧已经彻底崩溃,特兰西凡尼亚那边已经形成了权力真空,正好让各方势力去兴风作浪。

  霍尔蒂略一思忖,立即吩咐道。

  “你带人去迎接凯瑟琳夫人和我侄子杰斯卡先去布达宫殿住下,我这就带人返回布达,另外再派人去请伊斯特万·巴托里和斯蒂芬·巴托里两位阁下在布达城堡和我见面。”

  卡萨点了点头。

  “洛德维克阁下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希望您去请雷多菲枢机阁下一起到布达城堡来,教廷也应该很希望了解奥斯曼人的新动向。”

  “那是自然。”洛德维克应道。

  “命令各部停止训练,各自集结,一切军官士兵停止休假,做好战斗准备。”

  霍尔蒂接着向着周围的护卫吩咐道:“最近这段时间太过松快了,要让他们都给我紧张起来。”

  佩克什伯爵一声令下,整个军营立刻纷扰起来,而霍尔蒂也并不多做停留,立刻带领了两个中队的翼骑兵进入布达城,直奔布达城爆而去。

  传令的使者到达斯蒂芬·巴托里的住所的时候,这位伯爵刚刚从床榻之上起来。

  绿伯爵的妻子特雷蒂夫人今年三十六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终日里需索无度,绿伯爵虽然戎马一生,体力旺盛,但是毕竟也有五十岁了,正好比是一柄利斧对上一块枯柴,疲敝老卒怎抵挡豪雄战将?

  绿伯爵这点残火余烬哪里经得特雷蒂夫人的洪水滔滔,整日里疲惫不堪,精神恍惚,不过半梦半醒之间偷得一点浮生罢了。

  斯蒂芬·巴托里也是时长叹惋,当年看上伯爵夫人,一来是年轻时放荡惯了想不起娶妻,二来也是因为特雷蒂夫人的父亲曾任王国的财政大臣,家里有名的富豪,图一个丰厚的妆奁。

  当初结婚的时候是娉婷少女,到也好说,日子久了如狼似虎,毕竟还是招架不住。

  绿伯爵穿着宽松的长袍在自家院中随意溜达,满心怀念当初跟着佐伯尧这个老光棍一起在外征战的日子,至少能夺得过家中这块吞人害命的沼泽。

  “伯爵阁下。”

  绿伯爵正念叨之间,一个穿着丝绸长裙的丰满妇人一步三晃地从另一边走来,单单听着那甜蜜软糯的声音便害得绿伯爵膝盖有些想要打弯。

  “嗯,夫人。”绿伯爵笑着转过头,正看见特雷蒂夫人捏着一个精巧的玻璃杯走了过来。

  “喏,多亏了那位佩克什伯爵的福气,你这个老鬼倒是终于有时间陪我了。”

  特雷蒂夫人举手投足之间倒是一副少女娇羞的样子,她抬起手指在绿伯爵鼻子上轻轻一刮,整个人立时便贴了过来。

  妻子浑似鲶鱼一般油滑,绿伯爵的笑声立时有些发空。他倒是盼着让伯爵夫人的那些伴当来折腾,好饶了自家这把老筋骨。

  自家事自己知,绿伯爵深知自己要留着体力同霍尔蒂那小贼斗智斗勇,可不能都扔在这没用的炕头上。

  “霍尔蒂兵强马壮,大军就屯驻在城外,我自然要低调些,这个小子脸上笑嘻嘻的,手底下可黑着呢。”

  绿伯爵揽过夫人的腰肢,手掌不住地抚摸着爱人腰间的软肉。

  “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踩着我上位,我自然要小心一点。”

  “这匈牙利的王冠,难道又轮到匈雅提家里去吗?”特雷蒂夫人身子靠过去,绿伯爵便暗叫一声不好,夫人现在身上正是发热,这显然是动了情的表征,现在若是酣战,老头着实招架不住。

  “眼下看肯定是落到霍尔蒂头上,不过这里面还有些别的变数。”绿伯爵长叹一声:“奥地利的费迪南肯定不会就这样放弃,而佐伯尧待在波兰,也不是没有机会,不过波兰国王西吉斯蒙德是个保守的人,我不认为波兰人会为佐伯尧火中取栗。”

  “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真是可惜了,听说霍尔蒂要没收他在上匈牙利和特兰西凡尼亚的全部土地?”

  佐伯尧战败之后,霍尔蒂便立即通过了一条命令,将佐伯尧的全部财产充公没收。

  “嗯,他准备把佐伯尧在特兰西凡尼亚的地产都交给我。”绿伯爵拍了拍妻子的臀部:“这小子精着呢,他想让我去特兰西凡尼亚给他站岗放哨啊。”

  “你不就是这个命吗?”特雷蒂夫人将嘴送到绿伯爵的耳边:“我有点想了。”

  该死。

  绿伯爵暗道一声不好,自己还是太过手欠,怎么好端端的就去招惹她。

  正焦急之间,佩克什伯爵的援军终于赶到。

  绿伯爵的管家慌里慌张地跑了进来。

  “伯爵阁下,伯爵阁下,佩克什伯爵请您去布达城堡议政。”

  嚯,斯蒂芬·巴托里长舒一口气,这个霍尔蒂总算干了件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