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十五节 三年起步

第十五节 三年起步


  霍尔蒂展开信笺,上面是一行龙飞凤舞的拉丁文,字体娟秀,而笔锋颇为有力,倒是很符合那位女士的风格。

  波兰王国现在和立陶宛大公国组成了当今东欧最强大的共主联邦,来自立陶宛大公国的雅盖隆家族通过联姻获得了波兰的王权,并且不断扩张,其全盛时期势力范围从欧洲东部的汹涌的伏尔加河一直延伸到到意大利东岸的亚得里亚海。

  当然,现在雅盖隆家族却是日渐凋零。

  在匈雅提时代,波兰国王瓦迪斯瓦夫三世和匈牙利摄政亚诺什·匈雅提合作,建立起了一个包括波兰、立陶宛、匈牙利、波西米亚、克罗地亚在内庞大帝国,整个东欧近乎都在其统治之下。

  之后瓦迪斯瓦夫三世和亚诺什·匈雅提通力合作,两人数次发动针对奥斯曼的十字军,并且最终同穆拉德二世达成合约,根据协定,奥斯曼帝国割地赔款。

  不仅仅要割让刚刚占领的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而且还要赔款十万杜卡特。

  然而匈牙利的王位跟法兰西国王自带被俘模板一样是有梗的,匈牙利的王冠自带战死效果,瓦迪斯瓦夫三世的前任,来自哈布斯堡家族的阿尔布劳希特二世就是被穆拉德二世击败并杀死的。

  瓦迪斯瓦夫三世和匈雅提率领十字军进入距离君士坦丁堡不到三百公里的黑海港口重镇瓦尔纳同奥斯曼军队展开鏖战。

  此役十字军功亏一篑,在即将取胜的时候瓦迪斯瓦夫不幸战死,匈雅提只得引军撤退,伴随着瓦迪斯瓦夫的战死,匈雅提家族的角色也从战将向王者转化,经过了亚诺什·匈雅提和马加什·匈雅提两代的努力,将匈牙利王国的国力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雅盖隆家族则牢牢掌握着波兰和立陶宛,今日由被称为“长者”的齐格蒙特一世现年五十九岁,此君励精图治,波兰王国在他治下有近乎重返黄金时代。

  这位“长者”一方面同崛起的莫斯科大公国瓦西里三世争夺斯摩棱斯克,齐格蒙特一世联合了克里米亚汗国,在波兰和莫斯科大公国双方角力正酣时抓住机会突袭莫斯科,最终造成了莫斯科化为灰烬,大量人口被劫掠为奴,给年轻的莫斯科大公传授了一些人生经验。

  他同时驯服了桀骜不驯的条顿骑士团,将这个十字军时代的遗珠转化为波兰的藩属,并着手帮助阿尔伯特·霍亨佐伦将骑士团转化为普鲁士公国。

  所谓平独镇露,无外如此。

  当然,此刻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看似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但是内底里却是暗藏危机,国内贵族势力不断扩张,想方设法限制王权,在削弱了中枢权力之后也等于削弱了波兰和立陶宛联邦的力量。

  在现在这个时代,君主的力量和整个国家的力量没有什么区别,限制君权等于是削弱国力。

  但是“长者”齐格蒙德一世自有办法,他第一任妻子芭芭拉·佐伯尧是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的妹妹,为人贤良淑德奈何早逝,不过他的第二任妻子,来自意大利名门斯福尔扎家族的博纳·斯福尔扎却是一头战争的母狼。

  这位博纳·斯福尔扎另辟蹊径,想方设法的扩大王室的财政来源,这样王权便不必依赖议会的经费可以独立运营。她从教皇处取得特权,获得了波兰王国内多出教堂和修道院的产权,并且在国内不断添置庄园,为王室增加地产。

  这位王后最为难得的是通过操控议会在波兰王国境内重新丈量土地,并且厘定了土地税,大大加强了王权。

  博纳·斯福尔扎借着丈夫的支持推行一系列改革,大大增强了波兰王室的力量,同时她也颇具政治手腕。

  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结合归根结底是因为双方的地缘均十分恶劣,东有莫斯科公国崛起,不断威胁立陶宛控制下的明斯克、斯摩棱斯克等地区。

  而西面的条顿骑士团则象是嵌入两国体内的一根钢刺时时作痛。更重要的是哈布斯堡家族正在西面布置罗网,正在构建一个反对雅盖隆家族的同盟。

  南方是一片混乱的乌克兰地区,这里是立陶宛和波兰一个薄弱的腹部,桀骜不驯的哥萨克和劫掠成性的克里米亚鞑靼人让这里成了一个火药桶,而导火索则是远处

  北面宁静的波罗的海上,一股新的力量正在酝酿,卡尔马同盟仍旧维持着脆弱的平衡,但是瓦萨家族已经等待着登上历史舞台的机会,他们将震惊整个欧陆,并将入主波兰。

  这里面条顿骑士团已经被驯服,莫斯科大公国也被传授了人生的经验,卡尔马同盟下面的巨浪正在酝酿,唯一等待的解决的便是南方的奥斯曼人和西面的哈布斯堡家族。

  博纳·斯福尔扎解决奥斯曼人的办法颇为简单,伟大的奥斯曼苏丹“立法者”苏莱曼大帝是个不折不扣的痴情种子,他宠爱的爱妃许蕾姆苏丹娜之前的芳名是罗克珊苏拉娜,正是来自波兰的女奴。

  女人同女人总是有共同语言的,波兰宫廷向奥斯曼的苏丹娜展现了善意,而苏莱曼也以善意回馈爱妃的娘家人,作为两个东欧的强权,波兰和奥斯曼维持了良好的友谊,彼此保持克制,避免了冲突发生。

  在解决了奥斯曼人之后,博纳·斯福尔扎有了机会对抗已然崛起的哈布斯堡家族,在她的推动下,波兰和法国达成了一份反对哈布斯堡家族的盟约。

  根据这份密约上的协定,波兰会在法兰西同哈布斯堡家族在意大利开战的时候主动入侵奥地利,缓解法国人的窘境。

  “长者”那边整军备战,准备越过波西米亚王国进军维也纳,那边的法国人却不争气,佛朗索瓦一世又一次证明了法王头衔自带的被俘效果,在帕维亚之战中大败亏输,自己成了查理五世的俘虏。

  给了机会不中用,那是谁也没有办法了。

  但是博纳·斯福尔扎并不死心,她积极整备各方势力,正在筹谋一个新的反哈布斯堡同盟,现在这个时候将信件送到匈牙利来,便是向自己伸出了一根橄榄枝。

  波兰和匈牙利都面对的同样的敌人,南面的奥斯曼帝国和西方的哈布斯堡帝国,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这句话从来都不会过时。

  “霍尔蒂伯爵见字如面,欣闻伯爵……”

  波兰王后的这封信件的内容几乎明明白白,她首先赞颂了霍尔蒂战胜奥斯曼人的武功,同时告诉霍尔蒂不必为进入波兰王国的佐伯尧担心,虽然佐伯尧有波兰大贵族们帮助,但是她愿意替霍尔蒂盯紧这个潜在的敌人。

  博纳·斯福尔扎明明白白的告诉霍尔蒂,在同属雅盖隆家族的路易二世战死莫哈赤之后,波兰王室对匈牙利的王冠没有兴趣。同时在面对哈布斯堡家族这个共同的敌人的时候,她和波兰王室愿意成为霍尔蒂的盟友。

  在信件的背后,博纳·斯福尔扎在信中提出,考虑到波兰王国和匈牙利王国之间的亲密同盟关系,虽然雅盖隆家族无意匈牙利王位,但是波兰王室仍然愿意同未来的匈牙利国王保持亲密的关系,比如联姻。

  “您带来的这封信,”霍尔蒂举起手中的信笺向长嫂凯瑟琳挥舞一番:“可以顶上三千骑士。”

  “有什么好消息吗?”

  卡萨皱着眉头问道,他想不出波兰那边能有什么好消息。

  “波兰王后想和我联姻。”霍尔蒂笑了笑,不过很快便皱起了眉头。

  波兰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适合年龄的公主。

  凯瑟琳倒是看出了霍尔蒂的所思所想。

  “有一位齐格蒙德一世的长女海德薇格女士仍然待字闺中。”凯瑟琳笑着说道:“她是芭芭拉·佐伯尧和齐格蒙德一世殿下的女儿,现在有十三岁了。”

  好家伙,十三岁,这不是三年起步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