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帝国再临 > 第二十一节 议会

第二十一节 议会


  匈牙利的政治体制保留着游牧时代的遗风,这就好比蒙古人的忽里台大会,具备着很强的贵族共和色彩。根据匈牙利王国在十三世纪形成的一系列黄金诏书,匈牙利的贵族们拥有非常大的权力。

  首先是关于王国议会,议会应当一年召开一次,并且有权弹劾国王任命的各位大臣,宫廷伯爵伊斯特万·巴托里就曾经因为太过贪腐被贵族们从宫廷伯爵的位置上弹劾过。

  然后便是各项贵族们的权力,首先贵族和教会免于向国王缴税,同时国王也不得强制没收贵族们的财产或者是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而所有贵族无论大小在政治上一律平等。

  在军事上,国王不能强制要求贵族们加入他的入侵行动,但是一旦匈牙利王国受到入侵,所有贵族都有义务防御。

  同时伯爵等头衔不能世袭,同时一个贵族也不能拥有多个伯爵头衔。也就是说霍尔蒂在保持佩克什伯爵头衔的基础上,便不可能成为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

  匈牙利的官职不得授予犹太人,外国人出任官职必须要经过御前会议的同意。

  等等这样别扭的限制正是霍尔蒂一开始对匈牙利的王冠兴趣缺缺的主要原因。

  概括来说,这是一个维护小地主小贵族权益,限制国王和大贵族权力的一套政治规则。

  匈牙利的这个体系运行起来看上去非常美好,但是最终结果却不怎么样。因为这套规则既宣称大小贵族政治上权力是平等的,同时又对所有贵族的私有财产明确严格保护。在这个体系中,一小部分贵族会因为机遇或者是其他情况快速的扩充其财富。

  当一部分贵族拥有了大量地产积攒了大量的财富,他们在政治上的能量显然会超过绝大多数小贵族。而爵位也会跟着地产固定下来,比如霍尔蒂家族就拥有佩克什地区绝大多数地产,理论上不得继承佩克什伯爵实质上只能在他家族内继续流传。

  同样,佐伯尧和斯蒂芬·巴托里这样的大贵族也会把持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的位置。

  在这个体系中,除了大贵族外,小贵族和匈牙利国王和中枢王权都是是最大的输家。

  霍尔蒂他们三人之所以在圣伊斯特万大教堂内躲清闲,纯粹是因为议会之中的小贵族们已经吵翻了天。

  在击败了佐伯尧之后,霍尔蒂下令将佐伯尧的全部财产充公,同时由斯蒂芬·巴托里接任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并且派出斯特凡率领军队进入上匈牙利直接没收佐伯尧的庄园。

  这个行动理论违反了一串匈牙利的法规,首先是不尊重佐伯尧的财产权。作为一个贵族,佐伯尧的财产是不得被随意没收的,同时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也是需要经过议会选举认可的,不能随意换人。

  更重要的是佐伯尧作为过去十几年匈牙利王国的头面人物,自然不缺乏大量小地主的支持,议会中自然有不少大炮愿意为这位失败者大鸣大放。

  反正霍尔蒂和绿伯爵等人不能真的提刀把参加议会的贵族们一个个拖出去砍头,大家努力喷唾沫星子也就再自然不过了。

  而作为大贵族领袖,霍尔蒂、斯蒂芬·巴托里和伊斯特万·巴托里虽然有着强大的政治能量,但是对这些聒噪的鸭子也是唯有退避三舍,一起躲个清净。

  事实上虽然根据宪法性质的黄金诏书规定,匈牙利议会应当一年召开一次,但是君主们并不这么看,在15世纪,匈牙利的君主们加在一起召开了十一次议会,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但凡是有一份奈何,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召开议会。

  在这三位大哥看来,议会不过是个雷声大雨点小的橡皮图章罢了,现在橡皮图章要吵,就让他慢慢的把那股吵架的热乎劲用完。

  好吃好喝的招待着,等他们骂个三四天折腾的累了,咱们在慢慢干点正事。

  “我们也该管管他们了,他们已经争了快一天了。”宫廷伯爵向霍尔蒂提议道:“这些人要是再这么吵下去,别说没收佐伯尧的庄园了,简直是要请他回来当国王。”

  绿伯爵看着不远处的匈牙利王冠哼了一声,显然也对议会中的那些议员非常不满。

  没收佐伯尧的庄园土地,然后将之进行瓜分,这是霍尔蒂等三人早就商量好的方略。除了霍尔蒂和另外两位巨头,霍尔蒂的支持者们都等着将这块肥肉吞进肚子里。

  本来按照他们两位的意思,这个一会可以搞快点,三个人各自拉出一支草台班子,然后迅速的将决议解决。反正现在除了霍尔蒂这一系,整个匈牙利也没有别的什么人马能出来唱对台戏,直接就把大事底定,以后大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议会一样可以几十年不开扔在那里发霉。

  不过显然,霍尔蒂并不这么看。

  “所谓议会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霍尔蒂嘴角微笑着:“这些人在那里吵上一年,他们的话也没法让佐伯尧杀回来,吵上十年,难道还能吵死苏莱曼吗?他们有嘴巴,我们就要有耐心。”

  宫廷伯爵瞥了另一边的绿伯爵一眼,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伊斯特万索性也不多说话。

  “无论如何,现在能担任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的也只有斯蒂芬·巴托里阁下,而可以出任宫廷伯爵的也唯有伊斯特万阁下。”霍尔蒂语气非常平淡:“至于说那顶王冠,除了我以外,费迪南和佐伯尧是没有可能的。事实就是如此,议会吵来吵去能改变这个现实吗?”

  佩克什伯爵展现出来的这种自信让宫廷伯爵感觉到一些不舒服,他低下头没有多说什么。

  “议会的一切决议也好,他们制定的各种法条也罢,如果我们不执行那就跟空气一样。”霍尔蒂看着身边的两位盟友:“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剥夺他们吵架这么一个仅剩的权力呢?”

  “让他们这样吵下去对我们还是不利的。”斯蒂芬·巴托里回应道:“一切还是尽快要有个结果,特兰西凡尼亚那边可拖不起。”

  绿伯爵早已将特兰西凡尼亚视作禁脔,现在摩尔多瓦的入侵者在那里肆虐,他一心盼着议会这边一切早早底定然后带着部队将摩尔多瓦的私生子赶出去。

  “我在离开布达之前,用希腊文给那位刚刚继承摩尔多瓦大公之位的彼得鲁·拉雷什阁下写了一封长信。”霍尔蒂脸上带笑:“我的信措辞委婉,几乎是哀求那个卖鱼的私生子看在大家都是基督徒的份上放过我们一马,在莫哈赤之战刚刚结束的当下给我们留下一口喘息之机。他收到信以后就知道我们短期内无力反击了。”

  绿伯爵看着霍尔蒂,不必多说,这封措辞谦卑的信到了摩尔多瓦大公手里将彻底暴露匈牙利王国的虚弱,那位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对特兰西凡尼亚动手。

  坑我吗?斯蒂芬·巴托里看霍尔蒂的眼神可谓十分明白,既然知道这封自曝其短的信会起到反效果,所以你写那封信干什么?

  “我们现在召开议会,国内一片混乱,再加上我这封情真意切求他高抬贵手的信。”霍尔蒂转头看着斯蒂芬·巴托里:“现在正好可以教训一下那个莽撞的摩尔多瓦大公。”

  “现在?”

  “佐伯尧了留下来的三百全板甲重装骑士,我再给您补充四门六磅炮和八个翼骑兵中队,再加上俘虏的塞克列步兵足够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吗?”

  绿伯爵低下头盘算了一下,这大概是超过三千多的兵力,加上自己可以在特兰西凡尼亚再拉出来一些志愿军,把摩尔多瓦人赶过喀尔巴阡山是没有问题了。

  不过这里面还有个其他因素。

  “我们不能越过喀尔巴阡山吧,摩尔多瓦是奥斯曼的属国,如果我们贸然进攻他们,怕不是会引起君士坦丁堡那边不必要的反应。”

  绿伯爵审慎的态度让霍尔蒂点了点头,不过这言下之意不外乎他并不把摩尔多瓦的那些入侵军队放在眼里。

  的确,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匈牙利王国虽然是今不如昔,但也不是一个摩尔多瓦就能欺负上门的。

  “不必如此小心。”霍尔蒂转过头向绿伯爵说道:“根据我获得的情报,摩尔多瓦大公这次行动背后并不是奥斯曼人在煽风点火,是奥地利人推波助澜。”

  “哈布斯堡?”

  “摩尔多瓦想借着奥地利人的力量挣脱苏丹的枷锁。”霍尔蒂笑了笑:“我们教训一下他们,苏莱曼或许还要感谢我们。”

  宫廷伯爵看着霍尔蒂,瞳孔微缩,佩克什伯爵在奥地利宫廷内有探子,这个消息要尽快想办法通知维也纳才行。

  “那议会这边?”

  斯蒂芬·巴托里看着霍尔蒂。

  “放心,我能把他们驯得服服贴贴,只要你那边能够取胜,那就一切没问题。不过眼下到是有件事要更紧迫一些。”霍尔蒂转头向外面喊了一声:“米哈伊,把那位来自热那亚的斯皮诺拉先生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