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寒门利器 > 第955章:没有情调(二)

第955章:没有情调(二)

  看着宁月优雅的端着酒杯,慢慢的品尝,这本身就是一幅非常美的画卷。

  无奈,靖泽真的不是一个有情调的人。这个方面靖泽自己也知道,有些东西,可能这个出身真的就决定了。哪怕你后天经过多少的努力,一些东西已经根植于内心深处,融入了血液,真的变不了了。

  “月姐,你不饿?”

  宁月摇了摇头:“你知道吗?我晚上经常一个人喝红酒,就这么一大瓶,一个人喝完。喝完之后,才能够睡的着觉。”

  一大瓶,750毫升。虽然红酒的酒精度不高,可这么一大瓶,靖泽喝都觉得有些醉意。如果每天晚上都如此,到也是不知道这宁月的身体会不会被这酒精给击垮。

  “怎么了?不相信?”

  “不相信的话,我喝给你看!”

  靖泽直接把这酒瓶给接了过来。

  “我相信你能喝,那总行了吧!”

  一瓶酒,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了。

  靖泽喝了一杯,其余的大部分都被宁月喝了。

  “月姐,你都喝了这么多酒,等会儿咱们怎么回去啊?”

  这到是一个难题,好在,靖泽刚才就喝了一小杯,开车到是没有任何问题。

  “小靖,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今天我休假,我可不打算回去了。”

  听着这话,靖泽这才感觉像是上了当。

  “月姐,我明天还要去山南,你刚才也听到了,可别耽误我的事情哦!”

  宁月白了他一眼,继续端起了酒杯:“放心吧!我不会误你的事情。今天下午,我们去爬山,你看怎么样?”

  有些不忍拒绝的靖泽不由点了点头:“行,既然去爬山,那你就给我少喝一点酒。中午先去休息一个小时,下午三点钟左右再去。”

  “真的?”

  宁月有些不相信的再问了一句。

  靖泽点了点头:“嗯,我刚才看到了,那边那条路上去,确实可以爬山。而且,已经修了台阶,很适应爬山。”

  “这样,酒也别喝了,你先吃点饭。不能的话,等会儿也没有力气爬山。”

  说着这话时,靖泽直接接过了宁月手中的酒杯,放到了自己边上。这才拿起了碗,给宁月盛上了一碗米饭。

  “这个鱼头豆腐做的不错,汤汁很浓,都熬出了胶白,你可以多吃一点,即营养,又没有多少脂肪。”

  手里端着碗的宁月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靖泽话,这眼圈反而越来越红了。

  躺在了床上,靖泽闭上的眼睛。

  今天的宁月,给靖泽带来了很多不一样的感觉。就刚才,一碗米饭,宁月流泪了。虽然宁月没有说,靖泽估计也猜出来了,宁月有心事。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靖泽睁开了眼睛,宁月进来了。

  “我睡不着,咱们现在就去爬山吧!”

  靖泽原本还想躺一下,无奈,宁月已经掀开了被子,直接把靖泽给拉了起来。

  就这样,一前一后,俩人爬上了水库旁边的大山。

  大山上的小径,已经有人故意开出了一条小路。小路上面,已经人为的修筑了一些水泥台阶。看样子,估计也是农庄弄的,专门为了游客爬山方便和安全。

  别说宁月,就连靖泽都有些年没有爬山了。

  想着小时候,自己在家的时候,每到暑假,就要上山砍柴。这才过了多少年了,生活就完全变了。

  大王村,现在已经没有人上山砍柴了。每户人家里都用上了液化汽。就连山上,这会儿也没有可以供你砍的柴火了。因为,这些山上如今都是高产油茶树。而经过这么多年的生长,油茶树已经进入了丰产期。

  “月姐,小碟姐还在绿地油脂吗?”

  想到这些,靖泽当然想到了宁小碟,这个跟宁月一样,能力很强的女人。

  “她已经是绿地油脂的副总了,家庭事业春风得意,哪会记得还有这么一个可怜的妹妹哦!”

  这个话有些问题,靖泽也听出了宁月话里的一些别扭。看来,这姐妹俩估计也闹了矛盾了。

  既然如此,靖泽也就懒得再问了。

  才到半山腰,宁月就已经是气喘吁吁了。无奈之下,靖泽只能让宁月在前,自己在后。就宁月这个体力,如果自己在后面看着,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这么给滚下来了。

  “月姐,你小心一点!”

  后面的靖泽看着这就要往后倒的身体,只能从后面给推住了宁月。

  没有想到,这宁月不由“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就是想试试看,看看你会不会真的接住我!”

  这个还要试,靖泽也算是服了宁月了。

  山并不是很高,估计也就几百米的海拔。不过,这台阶很陡,一路下来,用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总算爬上了山顶。

  山顶之上,修建了一个可以供人休息的小亭。

  打开了盖子,靖泽给宁月递过去了水。

  “这也是你修的?”

  宁月喝了一口水,点了点头:“你觉得怎么样?”

  靖泽点了点头,不由站了起来,对着这远山不由大声的呼喊了出来。

  “啊……,啊……,啊……。”

  “啊……,啊……,啊……。”

  叫声,回声,不断的回荡。

  “月姐,要不你也来叫几声。叫出来了,这心情自然就会变的好起来了。”

  说着直接把宁月给拉起来。

  “大声一点叫,打开喉咙,叫出来。”

  “啊……,啊……,啊……。”

  “啊……,啊……,啊……。”

  刚开始,宁月确实有些放不开。不过,等靖泽接连的大叫了之后,宁月似乎也受到了感染,就这么大声的叫了出来,没有半点形象的大叫了起来。

  一时之间,叫声和回声不断。

  俩人就这么一直叫着,直接叫道没有了力气,嗓子也叫哑了,这才停了下来。

  就这样,沿着这山顶,俩人走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的往下走。而这个时候宁月已经没有了多少力气。下山的时候,就只能扶着靖泽的肩膀,这样慢慢的下来了。

  “月姐,你小心一点,抓住。”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个山确实下的很难,也很慢。

  回到了农庄,回到了房间,宁月是毫无形象的直接趴在了床上,成了一个大大的“八”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