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将军,请受我一撩 > 146 告别
  林娇娇先去找的舍予,舍予显然很惊讶林娇娇竟然会特意来和她告别,不过她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万分不舍的和林娇娇告了别,又说明天要去送她。

  林娇娇自然竭力拒绝了,说不必麻烦了,否则她也不用特意跑来找她了。

  舍予见她坚决,也就不再坚持,叮嘱她早些回来,林如柳要嫁人,她一走,整个采荟又只剩她一个女学生了。

  见过舍予后,林娇娇又去找了陈谷谷和韩君谦,两人自是不舍,陈谷谷都差点哭出来了,林娇娇只能尽力安慰,一直到天擦黑,才被依依不舍的陈谷谷放出了府。

  林娇娇在街上买了几个煎饼果子,主仆几个一边吃,一边催着马往凌府而去。

  这次,林娇娇很幸运的没有碰到凌玉晚母女,七三很快就把凌玉衡叫出来了。

  这时候林娇娇正在吃第二个煎饼果子,手中还剩最后一个,见凌玉衡出来了,就伸手将手中最后一个递给他,“请你吃”。

  凌玉衡笑盈盈接过,拿在手中咬了一口,笑道,“味道不错”。

  所以说凌玉衡讨人喜欢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这要是霍宁之那货,说不定根本不会接,接了也肯定不会当街就吃,嗯,说不定一转过身,就给她扔垃圾桶了!

  “那是!是五哥找的,全京城的煎饼果子就他们家最好吃了!”

  林娇娇说着又咬了一口,“就在铁帽子胡同跟杏花胡同的交叉口那附近,你下差稍微拐一点就看到啦”。

  凌玉衡就道,“好,我下次去找找看看”。

  林娇娇就将自己要回风雪城过年的事情说了,“我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京,来跟你告个别,虽然我们没有婚约了,但买卖不成仁义在嘛,我来跟你说一声”。

  凌玉衡刚刚还笑容满满的脸上已经没了半点笑意,面色煞白,显得那双点漆般的眼珠子更黑,竟似是一点光亮都没有。

  林娇娇无端有些胆寒,下意识后退了两步,警惕看着他,“嗳,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有点怕”。

  凌玉衡回过神来,闭了闭眼,神色便又恢复了平日的温和温润,笑道,“怕什么?我们娇娇儿向来天不怕地不怕,难道还能怕了我个文弱书生不成?”

  林娇娇丝毫没放松警惕,脸上却露出笑来,“也是,我怕你干什么?不用七二动手,我自己就能踢你个大马趴!”

  凌玉衡笑笑,问道,“娇娇儿怎的突然想到回风雪城过年?”

  “大嫂和六哥都想回去,我也很多年没回去了,就回去呗!”

  “那,娇娇儿,不会不回京城了吧?”

  林娇娇摇头,“那怎么可能?我还要回博采堂上学呢!还有谷谷他们!谷谷说我要是敢不回来,她就请皇上下旨勒令我回来!”

  林娇娇说着吐了吐舌头,“臭德性!菩萨保佑她以后找个厉害的驸马!”

  凌玉衡稍稍放了心,“那就好,到了风雪城给我写封信报个平安,回来之前,也给我写封信”。

  林娇娇就斜着眼扫了扫他,“那我可不敢保证,风雪城好玩的那么多,我可不一定记得给你写信”。

  凌玉衡徐徐一笑,“那娇娇儿要不要我来想个法子帮娇娇儿记住?”

  林娇娇眨了眨眼,指着他道,“你刚刚笑的——”

  凌玉衡挑眉,“笑的怎么样?”

  “嗯,你那样一笑,我就想起了四个字”。

  凌玉衡感兴趣了,“哦?哪四个字?”

  林娇娇一字一顿,严肃无比,“斯文败类”。

  凌玉衡,“……”

  凌玉衡无奈笑了笑,温声道,“娇娇儿,给我写信好不好?不然我会担心”。

  林娇娇转身上马,摆手,“好啦,知道啦,我尽量记住,不过要是忘了,你可不能怪我”。

  凌玉衡笑的温软又温柔,“娇娇儿这么聪明,又怎么可能会忘?”

  林娇娇撇嘴,“好啦,我走了,你也进去吧,外面冷”。

  她说着没再看凌玉衡,打马疾驰而去,当然,也没再自虐的回头,虽然她知道他必然还站在原地目送她。

  ……

  ……

  第二天一大早,锦乡侯夫人就带着林延定和林娇娇出了城。

  城外二十里处,霍宁之和霍宜之早就在等着了。

  锦乡侯夫人其实不太愿意带上霍宜之,只林娇娇坚持,她也只能同意。

  一段时间没见,霍宜之几乎瘦成了一张纸片,风吹吹绝对能吹跑。

  可能是时间仓促,霍宁之并未给她准备多少行李,只给她准备了四个随侍丫鬟,林娇娇一眼扫过,都是生脸孔,不由叹气,霍宜之这换丫鬟的速度比她换衣服还勤。

  霍宁之先郑重跟锦乡侯夫人道了谢,又再次向林娇娇道谢,林娇娇摆手,“霍二哥不必再客气啦,我请你帮忙时,可没有这么客气”。

  霍宁之便也不再多说,又简单叮嘱了霍宜之要听林娇娇的话便告辞离开,霍元通刚死,霍宣之马上要成亲,府里府外都有很多事要忙。

  林娇娇这是第一次在古代赶路,十分新鲜,也不坐马车,带着霍宜之,骑着七七跟林延定到处乱跑,遇到美好的景色就停留一番,遇到有趣的人就结识一番,倒是十分得味,一点也不觉得辛苦无聊。

  一路下来,霍宜之脸上的笑明显多了,也真实了许多,虽然旅途辛苦,却反倒长胖了一点。

  锦乡侯夫人也不约束他们,派了许多侍卫保护,只要他们大体跟得上路程就行。

  他们也不急着赶路,一直走了半个月才到了风雪城。

  林延空一直迎到了城外二十里处,林娇娇一见他就激动了,下了马就往他怀里扑。

  林延空抱着她转了好几个圈,哈哈大笑,林娇娇搂着他的脖子,用脸蹭着他的脸,一叠声的喊,“四哥,我想死你了”。

  又忙着给霍宜之介绍,两厢见过礼后,林延空身边的络腮胡子就不满道,“娇娇儿,你想你四哥就不想我了?老四,你抱这么久够了吧?快让我!”

  林娇娇扭头看去,就见一个络腮胡子双眼闪亮的盯着她。

  她立即又将脸埋进林延空胸口,络腮胡子顿时受伤了,“娇娇儿是不是不认识三哥了?”

  林娇娇又抬头看了他一眼,飞速说了一句,“三哥没有胡子,”又将脸埋进林延空胸口。

  锦乡侯夫人和林延空都哈哈笑了起来,林延空抱着林娇娇上马,笑道,“三哥,三嫂说了你多少次了,让你剃了胡子,你偏说留胡子有男子汉气概,不肯,看看,娇娇儿都不认识你了吧?”

  他说着催着七七跑了起来,“大嫂,我带着娇娇儿先走一步,二嫂、三嫂他们都在家里等着见娇娇儿呢!三哥,你在后面领着大嫂他们慢慢走”。

  林老三愤愤,果然反应又慢了半拍!本来这话该他说的,又被老四抢了先!

  他愤愤瞪着林延空的背影半晌,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大嫂,留胡子真的不好看吗?”

  林延定立即点头,毫不留情道,“难看死了!还脏兮兮的!”

  林延风的回答是狠狠给了他一巴掌!个瓜娃子,这么久没见了,还是这么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