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钢铁时代 > 第九百章 宣传重点

第九百章 宣传重点


  磺胺是一种广谱抗生素,但是他的广谱程度比青霉素还要广,可效果却缓慢的多,从病理学上面讲,磺胺是起到抑菌作用的制剂,跟青霉素这样杀菌作用的制剂,有着明显的区别的,最大的区别是在速度上面的,并且按照病理学的独特理念,青霉素对于梅毒,败血症,脑膜炎等独特的作用,让这种病,再也不能够成为绝症,在推出之初,就开始造福中国人民,逐步的向外拓展,新药品体系,带来了更强的吸金作用,特别是在战争时期,药品永远是最佳的军需用品,因为没有任何一种军需品比药品更重要。

  病菌感染,永远是战争时代,杀伤力最大的武器。哪怕是在冷兵器时代,直接死于战场上面的,都远没有伤残死亡的多,细菌感染造成的伤亡,远比在战场上面死掉的更多,甚至因此产生心理上面的压力,可能会让一个军队崩溃,如何处理伤兵,在一定程度上面,表现了将军们的控制程度,有时候明显已经无可救药的伤兵,必须提前做出处理,否则,伤兵们彻夜的惨呼,会直接让周围士兵崩溃的。

  至于更进一步,故意的使用细菌,也在千年之前就出现了,大名鼎鼎的蒙古军,在战斗之前,往往会让兵器或者弓箭,侵泡掺了马粪的马尿,甚至会把这些东西浸泡足够时候,依靠着长时间形成的菌群,增加冷兵器的杀伤力。这或许是细菌战的雏形,愚昧的蒙古人或许不懂得,这样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是一次次的战果证明了它的作用,塑造了蒙古铁骑无上的威名,也因此被保留了下来,根据历史的记录,直接死于蒙古军刀之下的,比起受伤感染,凄惨死去。差别巨大,类似于蒙古魔咒和诅咒一类的东西。在当时宋明流传很广。

  进入到了热武器时代,就更是如此了,早期的火药枪,无论是散弹还是实弹。都会造成大面积的伤口撕裂的,火药和不知道哪里沾染的细菌,是杀死伤员的第一杀手,面对着细菌感染的发热,从一百多年前开始,都没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法,大部分的人就只能够依靠硬抗,用身体的免疫系统来对抗细菌感染的,这样的死亡率极高。这也是在很多战争时候,为了追求战果,而放弃一部分的重伤员的根本原因。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历史证明重伤员,特别是复杂的,难以清理的伤患是很难医治的。

  西北从最开始,兴建起军医系统,最开始做的。就是利用高浓度酒精,后来发展为碘酒和红药水。清洗伤口,让伤口感染的可能性降低,可是这样不能够彻底的解决一切问题,这时候,抗菌素就成为了关键,磺胺的出现,解救了无数的人,用磺胺粉取代部分的外用药材,可以比较强大的减少感染,而青霉素更是更进一步,相对于抑菌药品的缓慢持久效果,青霉素这样的杀菌药物,似乎更快的起效。

  对于追求效率的军队来说,这样的效果从某种情况下,似乎更好,短时间治愈一些危重病号,让受伤者可以快速的恢复健康,从某种程度上,快速的消灭因为发热而产生的身体损伤,这对于救治病患而言,比较的关键,特别是一些体制较弱或者是伤者,一些发热和细菌感染足以致命,速度在挽救生命方面,有独特的效果。

  从沙漠最终汇聚的病理学结果,通过一定的渠道,汇聚到了包头,大量数据和实际例子的支持之下,青霉素的功效已经确定了,再加上西北在一些已经无药可救病人,比如梅毒早期的病症上面,进行了一部分的尝试之后,已经基本上确认了青霉素作用的广度,对于青霉素的效果已经定性了,而紧接着,就是销售和宣传的问题。在解决了青霉素的人体试验问题之后,证明青霉素可以比较强悍的作用于人体,对于特别的病症有巨大的作用之后,在不触及到磺胺的领域之中,西北开始宣传了,以前使用磺胺没有效果的病症,是西北攻克的重点,几乎会被判处死刑的病症,在青霉素的面前,却是迎刃而解了。

  酒香也怕巷子深,这句话是杨元钊一直所推崇的,事实上广而告之这句话,也让西北的不少产品在进入到陌生的市场之后,逐步的流行下来,成为了西北工业的强大支柱。

  关于青霉素的推广,药监部门有两种看法,第一种,就是利用西北已经拥有的渠道,多是以前磺胺的渠道,青霉素和磺胺的雷同性质太强了,在不少的领域,都拥有对磺胺的替代性能,加上实用效果更好,可以达到完美的替换作用。可是这样一来,原来苦心经营的磺胺就没办法卖的出去了,要知道,现在的磺胺可不是一般的产品,昂贵的价格,高昂的利润,一直都是整个中国外销产品的支柱之一,如果白白放弃,这简直对不起因此产生的市场。

  不管西北多么的有钱,每年30多亿美元的收益,在这个时代,是永远无法放弃的,用青霉素取代磺胺,这既对不起磺胺在过去的5年多时间之中,对于西北的巨大贡献,也对不起青霉素四五年来研究的巨大投入,经过了慎重的研究的,在原来的基础上面,又提出了第二个方法,利用青霉素针对一些绝症的治疗作用,比如梅毒这样影响力很大的绝症。

  梅毒是一种细菌传染的疾病,多是通过体液和血液传播,在中国的旧时代,花柳病一个比较极端的表现,一旦染上,就无法治愈,最终,残酷的死去。磺胺的出现,本身让这些染病者看到了希望,可是磺胺对于它有效果,却无法根治(多是剂量和病毒抑制方面的问题,这个时代的磺胺,毕竟不如后世已经发展成熟的磺胺,对普通的病毒,或许效果不低,对于梅毒这样的顽固性病毒,表面效果不高),可是青霉素却因为直接是杀菌作用,一定情况之下,效果要比磺胺好很多,后世治疗性病的所谓一针见效,多是一些大剂量的青霉素。

  这个时代,梅毒的病因已经被发现,梅毒是由一种细菌引起的,这种细菌的耐药性和生存环境比较的苛刻,甚至温度的变化就足以对付他,青霉素更是对它非常的敏感,治疗效果极好。如果单独的把梅毒作为一个立足点来引爆的话,是一个不错的卖点,其实这个世界上面,已经有专门针对梅毒的一种药物,是德国科学家欧立希发明抗梅神药的606,这种制剂室一种砷的化合物,单独说砷很多人都不明白,但是砷的化合物最出名的应该是砒霜,砒霜在中药领域也有应用,多是一种外用药,明朝时期中医就有用砒霜治疗梅毒的尝试,只不过副作用太大,病人们治疗了梅毒,不得不付出身体健康为代价。到了欧立希发明的606,甚至包括1912年的914,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两害取其轻,根本无法解决掉副作用的问题,即便是治愈了,副作用也非常的可怕。

  杨元钊知道青霉素的作用,所以在实验的时候,也对研究所进行了一番的指导,让他们重视这个方面,在战俘营进行测试青霉素的同时,也在一些花柳病集中的地方,进行了一系列的秘密测试,也取得了初步的效果,对于早期梅毒,青霉素有非常出色的效果,病菌被大量的杀灭,病情会迅速的好转,传统的606和914的后遗症,一个都没有出现,只要青霉素发挥作用,就可以比较迅速的回复健康。

  现在606和914在世界上面卖的很火,虽然副作用巨大,可是在生命的威胁之下,两害之下取其轻,只能够忍受了,现在有了更好的疗效,副作用更小的药品,病人们会有怎么样的选择。正是这样,才给了销售团队巨大的信心,因为的606和914的昂贵价格,让团队们看到了希望的,说不定可以把青霉素定位为对于某种特殊疾病的专用药,这样既可以保证磺胺的市场,也可以顺势的推出青霉素,保证较高的价格。

  在向外推广之前,首先需要确定它的名字,青霉素肯定不行,需要换一个,而606和914这两个名字,给了杨元钊灵感,随手一划,就把青霉素的名字确定为抗梅神药998,之所以是998,还是后世的电视购物节目来的灵感,不要3998,也不要2998,也不要1998,只要998,这些反复轰炸的话,让他未必记得住是什么产品,可是998这玩意,却是根深蒂固。起了这个名字,不过是杨元钊心中的恶趣味而已,而后续的一系列推广,不但需要西北方面的大量渠道,也需要庞大的资金,对于此,杨元钊更是打开方便之门,以500万美元打底,上不封顶的豪气,直接的激起了销售人员的热情,从无数的渠道多管齐下,立体式的宣传计划在短短的时间被确定下来,并且开始实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