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钢铁时代 > 第九百九十三章 不同理念

第九百九十三章 不同理念


  从袁世凯做出了前往西北这个决定,到最终决定下达的时间非常短,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袁世凯的结束非常的突然,几乎在听完了西北阅兵式现场直播之后,就下达了决定,最短时间征召了手下,短暂的磋商,达成了一个共识之后,最近的一个列车前往包头。

  双方断绝往来,可是借助着某些秘密的战线,也保持着相对紧密的联系,在袁世凯的首肯之下,这个消息,定向的沿着特殊的渠道,在第一时间传递到了包头,电波在相隔了千里之外的两个中国的核心来回了几圈之后,最终确立了一个紧急的,统一计划,并随之实施。

  西北和北洋,是两个敌对的势力,在官方上面,从1911年开战开始,没有什么高层互访,可在人员流动上面,西北和北洋之间,不是完全不来往的。最高层面之上的敌对,并不能够掩盖双方之间的无数交流,就地域上面,西北是一个内陆,四面八方都不靠海,可在经济上面,西北却是外向型为主的经济,需要众多的港口和出口货物。

  西北很强的工业生产能力,设计出来的机器产品,甚至比世界上,最先进的机器,都要强悍的多,特别是在棉纺织,丝绸,普通的日用品上面,几乎拥有者让人难以想象的实力,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西北在某些东西上面,是世界第一,哪怕是北洋军麾下的那些工厂,也大量的进口了西北的机械设备,因为它可以为北洋创造很多财富。

  单纯的入超,会引发经济不平衡的,从后世走来的杨元钊,很清楚这一点,开启搬房间半殖民地时代,为中国历史上面的深渊的鸦片战争,就是一场因为入超打响的战争,哪怕英国拥有强大的战舰。已经依靠工业革命,走向了工业化的道路,可面对着闭关锁国,以小农经济为主的中国的时候。依然被出超,搞得灰头土脸,不得不依靠鸦片这种非常规的商品,来换取巨额的利润,甚至为此。不惜发起了两次鸦片战争。

  从西北工业崛起,到有能力干涉世界政治经济的时候,西北就很注意这一点,跟德国之间,以商业和科技建立了紧密的纽带之后,西北很多方面,是在研究,如何平衡双方的资金和经济往来,战俘计划,工业品的采购。还有一些文物的采购,都是这样来的,以西北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本来自己也可以生产的机器,却通过德国,远渡重洋来购买,为的就是平衡购买力,这中间,西北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不但是德国,作为欧洲的产品销售国。也是某种层次的盟友,奥匈帝国,土耳其,甚至是软脚虾的意大利。都是西北考虑的对象,这中间,近在咫尺的革命党和北洋,也双双的获得了西北的注意。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之后,北洋跟西北之间,除了西北生产的这些机器设备。北洋地盘之上,一些工业基础材料,是西北购买的主流。从某种程度上面说,双方是各取所需的一个原材料和工业产品的交换,在最高层面上面,双方的敌对关系,根本就不会影响到最底层,底层的交往频繁,加上两大集团之间额距离很近,相互之间的联系非常的密切。

  经过了几年的发展,特别是西北在于铁路方面的专注,北方的铁路网,相当的密集,因为平原的关系,远比南方的容易建设的多,北方除了少数的大河流域,河流湖泊也很少,这也为网络化的铁路奠定的基础。从北京到包头,走的是老京张铁路,本来设计不错,加上又是,西北第一任铁道部长詹天佑曾经的工程,故而西北也相当的重要,从北京到包头的客专,甚至比包头到西安的客专,更早的贯通,而从贯通的那一天开始,就是整个北方铁路网上面,最繁忙,盈利幅度最大的铁路线。

  表面上,西北放开了铁路,把属于西北投资的铁路,部分的权利,比如说售票的权利,比如说,分红和盈利的权利,交给了北洋和革命党的,可从上到下,整个铁路网络都是西北兴建的,从上到下的网络业属于西北,整个中国的铁路,也一直都是按照这西北的运行图来运转,对于西北铁路之外的人而言,他们永远不会想到.,西北对于全国的铁路网的控制到达了什么程度。

  在这个,大规模的运输飞机,还有机场没有普及的时代,铁路几乎是军队大规模调集和出行的唯一方式,这样一个交通动脉,当然是把握在西北手中,不可能交给别人,表面上的东西,可以做出让步,可是实际的控制权,必须拿在自己的手中,甚至为了这个控制权,暗地里面的工作很多。西北不但控制着那些铁路车站,重要的节点城市,还有深入到了铁路领域的每一个层面,比如说,最基础铁路工人,比如说,边陲小站,甚至只是作为一个通过小站的工作人员,而正是这样的,袁世凯刚刚发出了访问西北的决定,一列特别弄出来的专列,就出现在了北京火车站,在袁世凯从来没有上过的一个入站口

  上车了,被北京包头之间,是已经开行了客专,可是这个客专的列车运行速度,是要比西北规划之中的客专的运行速度,要抵上一个档次的,也是西北跟其他地方的不同的,现在,是从西北参谋本部下达的命令,甚至连西北的铁路局,都闻风而动,专门为袁世凯的专列,开辟了一个绿色通道了,从某种意义上面,袁世凯,也享受了杨元钊,刘澍这样,西北领导人的地位,速度也达到了客专能够达到的极致。

  西北的领导人来说,用日理万机,绝对不成之为过,甚至连大型商用飞机的出现,第一个感兴趣,并且能够在准备在商用飞机投入运营之后,第一个使用,包下一个专机的是刘澍,作为西北的政府首脑,刘澍一年之中,有三分之一的日子,是在铁路上面度过的,列车的速度提升个10几二十公里,对于每年100多天,都在铁路上面度过的刘澍来说,可能会节约他十分之一的时间,这就是十来天,虽然,刘澍也知道,即便节约下来的时间,也不属于他,可是能够少在铁路上呆十天,毕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有更多的时间放在别的事物之上。

  如果说,之前的刘澍,在杨元钊来到包头,一手推动了西北的铁路网的建设之前,铁路真的是一个稀罕的东西,刚开始有了铁路,并且真正的投入运营之后,刘澍算的上最先的喜欢上铁路的那种,最开始的日子之中,几乎有机会,就要上铁路的,有时候,为了能够躲在铁路上面呆几个小时,宁愿选择一些比较不起眼的小地方或者小事情。任何东西都要有一个度,渐渐地,渐渐地,从喜欢到平静,再到无动于衷,甚至多一天,都感觉到厌恶的程度,原因无他,太多了,在汽车无法成为主流的交通工具的前提之下,火车在长途上面,拥有者无以伦比的优势,不但可以24小时不间断的营运,而且安全性能也比汽车高的多。

  后世的经验证明,一个安全的,有相当余量的列车运行时刻表,对于铁路整体的安全性能力来说,非常重要,西北的铁路局,参考了后世经验,以军事化管理为依托,以大量的计算机不停的运算分析,不是依靠着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拍脑袋决定的,一个变动,会牵动整个列车运行图,只要严格的按照区间去运行,铁路的安全性能极高,从运行图开始到现在,几乎没有出现大型,车毁人亡的安全事故。

  刘澍坐火车做到够,可是袁世凯不会,这么多年以来,北洋基本上很少有事物,让他亲自去处理,倒不是说,北洋懂得用人,会把权利分散。比起用人来说,西北要超过北洋十万八千里,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原因无他,西北的地方**物,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上面,都比北洋多得多,在北洋,一般的县长,只负责一些明面上面的东西,就如同过去的清王朝的县官一样,管理刑罚,顺带,保证劳役和赋税等的征收工作,只要做好了这一点,就算是一个合格的县长。

  可是在西北,一个县长,却需要肩负起整个县的工业,农业,企事业单位,第三产业,教育等诸多方面,评价一个县长的工作,不是说这个县长,能够把这个县的一些工作都做的很好为界限的,而是要看一个综合的,不但要政治合格,刑罚分明,经济发展,就连就业率和发展态势,都会有一个非常系统和清楚的要求,甚至按照西北的目标责任制,很多东西都精确到小数点后面好几位的。

  从这一点来看,西北哪怕是一个县都不好做,更何况是刘澍是政府的首脑,统制了整个国家,几乎整个大政方针,都必须要刘澍处理,他并不是一个长于这个方面的政客,只不过比较的勤奋而已,可正是这种深入和专注,不遗余力的处理每一个问题,让西北这个发动机,几乎是永远充斥着激动和向前的力量,每一个县都精确到小数点之后,每一个发展都有计划,有纲领,这些结合到了一起,就成为了西北奇迹的基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