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钢铁时代 > 第一千零二章 让步的袁世凯

第一千零二章 让步的袁世凯


  ();  黑色的礼宾车并没有停靠在火车站广场之上,杨元钊是西北的控制者,在西北众多的人民眼里,被称之为万家生佛,至今依然有无数民众,家里悬挂着杨元钊的画像,他本人而言,不是一个喜欢破坏规矩和享受特权的,平常的举动相当的亲民,只有少数情况之下,才会选择使用特权。

  现在就是这个少数状况之一,袁世凯的起意很仓促,他来到包头,是一件足以影响整个中国局势的事情,西北累积了足够实力,也可以依靠着这个实力统一中国,可是战争带来的统一,可是这种事情,秘密的比公开了好的,袁世凯和杨元钊是公众人物,是整个中国最庞大的两个势力的领导人,这样的两个人,在西北举行盛大活动的时候见面,肯定会让其他人产生不良的影响,会让野心家伺机而动。

  北洋是一个熟透的果实,哪怕是强如西北这样的,也考虑了很多问题,顾虑重重,最大的问题就是袁世凯准备怎么做,即便是袁世凯主动投降,还有一个问题,顺利的接收整个京津和东北地区的问题,平稳过度,全盘接下,跟对抗接收,满目疮痍,后果既然不同,到时候,西北地盘就会遍布整个中国的北部,特别是在东北。

  西北军如果在东北迅速的布置到位,就可以借助着东北的地利,对于朝鲜产生直接的威胁,台湾和朝鲜,这两大殖民领土,如果都被拿下的话,对于日本来说,似乎逐步树立起来的胜利形象和风光一泻千里,对于日本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在车站广场旁边,一处很隐秘的道路,穿行了差不多800米,然后通过了一个有守卫把手的大门,这一辆表面上看起来简单。可是实际上锦绣万千礼宾车和身后三辆大巴组成的车队,一起的进入到了一节孤零零的铁道线上,这已经是包头站的下面了,在火车从3道下来之后。上到其中的一条股道,火车会逐步的下行的,前行1200米之后,会下降到地下2层的位置,就是他们的这个神秘站台。在整个包头车站,知道的也只有不到15个人,就算是西北,也只有部一级的官员才知道,他们前往其他地方公干的时候,可以在这里提前在这里登上专门的,或者是特制车厢。

  手表在灯光之下,闪烁着淡淡的荧光,刘澍看了一下手表,略显轻松的说道:“还有7分钟!”

  现在是晚上的7点53分。因为冲走阅兵路的关系,他们来的时候,花费的时间,稍稍的有些大,好在,问题不大,7分钟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很快的,轰鸣声传来,前方1000多米的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一条不太长列车,能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也只有袁世凯了。

  列车缓缓的降低速度。早在通过包头站的时候,就把速度降低到了30左右,在站台前方,缓缓的停下来,列车们打开,一个身高不高。秃头,穿着一身老式的地主服,有着一对特别的胡子的人,在列车员的引导之下,带着一大票彪悍的手下,缓缓的下车。

  袁世凯!杨元钊哪怕不用去辨认,就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袁大头,在民国时期货币的名字,就如同后世的老爷爷一样,为广大人民所认识,人人都喜欢。

  见到袁世凯,杨元钊有一种历史人物从图片上走下来的感觉,或者说直目历史的厚重感,看起来一身变装,略显发福的袁世凯,可是偶尔抬起的眼睛之中,是如山一样的厚重,他就是北洋的控制者,乱世之中少有的枭雄。

  无独有偶,在杨元钊观察袁世凯的时候,袁世凯同时也在观察着杨元钊,袁世凯也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杨元钊,杨元钊的大名,早在许多年前,最早及包头组织商会的时候,就听说过,年轻的商界后起之秀,当时的山西总督,甚至专门为他,向军机处做了推荐,这也是54混编协的前身,包头民团的来历。

  一个地方土豪,或许是有些钱,就想要编练新军,如果不是当时袁世凯正在跟清廷的竞争之中,不方便出手,随便派出一个协,就可以灭掉山西新军了。

  这或许是袁世凯自己推测之后,做出来的最可能的判断了,在包头民团成立之初,西北所拥有的,只是当年冯玉祥在东北培养的一两千人,虽然冯玉祥不错,可是当时,他只是一个北洋军的营正,他的实力又有多少,一个标就高看他一眼了。平心而论,如果还是不知道西北的未来,只是在当时的话,袁世凯根本就不会看山西一眼。

  山西是个什么地方,走西口,走东口,人口多的就要出外闯荡,甚至跟大自然挣命,才能够活下来的地方,编一个以新军为名义的地方民团,这简直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简直是在开玩笑,也就那些土老帽有钱些,可是那些土老帽,心中的想法只是挣钱,根本不会去管山西的事情。事实上,在稍晚一些时候,后世的西北王阎锡山在西北崛起的时候,同样是新编新军,当时只有两个营,后面才成立了混编协。山西尚且如此,何况是口外的包头,那是一个穷山恶水,有人办出来新军么。

  袁世凯当时正全部心思放在跟军机处斗法,满清朝廷看解决不了北洋,如同大扫把一样的散出了一大片的新军,别说是省,府,甚至是县,只要是有申请,总能够得到回复,但是大部分都悄无声息了。

  就这样,在原有北洋六镇,7万多人的规模之下,疯狂的出现了10几万的新军,这些新军,就如同曾经的绿营一样,看起来很美而已,有的是骗取支持和军饷工具,有的则沦为了革命党的工具,南方革命党之所以能够起义成功,新军之中的进步青年和革命志士,是第一主力,甚至远在所谓的革命前辈之上。

  在无数泥沙俱下之下,却冒出来了西北这么一个真正的猛虎,接下来,杨元钊的发展却跟所有人预料的完全不一样,居然接着的清朝中枢打击北洋的功夫崭露头角,成立了54混编协。

  在清廷中枢的眼里,这算什么,不就是一个只有两个标的普通协么,北洋在中枢的大力推动之下,花费了十多年的时间,也不过是7万多人,各地都在编练新军,可是除了北洋之外,其他的,实力都非常一般,更何况一个位于中枢千里之外,贫穷落后的西北。

  在大部分的地方,根本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这么一个协的成立,有的甚至要成立镇,可是真正到位的有多少,在中枢加大检查力度,收紧拨款之后,很快就销声匿迹了,本以为这是山西总督的套路,象征性的打开方便之门之后,就不在管它了。

  接下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美哦与想到,西北不但没有吃空饷,以包头这么一个小小的底盘,反而把的54混编协给建设了起来,不但拥有完全的人员配置和武器,甚至在着之上,悄无声息的扩张成了一协三标,每标都超员,几乎相当于一个镇的协。

  这种跟其他的人不一样的做法,让西北在初期,比较弱小的情况下,成功的保护了自己,在1908年和1909年前后,如果北洋真的全力以赴的情况之下,西北也好,54混编协也好,根本就抵挡不住,可惜了,前面的机会一旦错过,后面再追赶和挽回就晚了,他们是去了最后的机会。

  袁世凯看着前方,年轻的有些的清秀,总是有千万的话语想要说,却也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双方见面,相互自我介绍,其实,作为北方近邻,又是相互重视的的对象,双方对于对方的熟悉程度很高,几乎都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北洋三杰,吴佩孚,孙传芳,曹锟,这些现在和后世,大名鼎鼎的北洋骨干,都在袁世凯的队伍之中,杨元钊忍不住微微感慨,袁世凯就是袁世凯,哪怕处于现在,如此不利的程度,也依然有这么大一帮人来追随,同样作为管理者,杨元钊很清楚,在这个时候,依然不离不弃的,肯定是他手下的铁杆,现在看来,袁世凯的威信很高的。

  史实上,袁世凯之所以闹得众叛亲离的下场,就是因为他后来的称帝,毕竟刚开始,大家为了一个目标,为了一个目的,都已经取得相当的效果了,大家都在期盼着更好的未来,争取更多的利益的时候,你抛开大家,自己一个人去玩了,要是没有民国也倒罢了,大家奉你为主,你做皇帝可以,有了民国,大总统没有了终身制,是有任期的,大总统的位置谁都想要坐坐,眼看有机会了,你做皇帝了,把位置传给你们袁家,袁世凯的儿子又不争气,顿时伤了一直都跟随着他的那些追随者,所以才落到个众叛亲离,现在,有了西北的出现,袁世凯的个人权利欲还没有膨胀到后世的那种程度,这也是他来到西北的原因,否则,即便把中国的北方给打烂了,也不心疼,更别说举手投降了。

  两个人相对而战了很久,谁也没有说一句话,视线和时间仿佛一瞬间,在两个人之中凝固了,身后跟随者们谁都没有说一句话,就这么泾渭分明的站在一起,最终,还是袁世凯想通了,首先向杨元钊迈出了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