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钢铁时代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待宰羔羊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待宰羔羊


  夏威夷,此时,鞭炮齐鸣的,经过了快4个月的抢修,夏威夷港终于完成了兴建,他比的关岛港最少晚了1个月,可是夏威夷拿到手的时间,可比关岛晚得多,之所以这么顺利,一方面,夏威夷的港口的建设难度,远没有关岛那么的大,关岛的海湾,并不是为港口准备的,虽然也合适没有,夏威夷这么的合适,至于另外一方面,除了海运之外,空运也发挥了效果。

  夏威夷重要性远在中途岛之上,不但是抵挡在中美之间的最前沿的位置,将来只要海战爆发,必然是最前线,所以,整个中国大部分的空中力量,都支援了夏威夷的县设。

  夏威夷的高标准机场还没有完成,只要是完成了平整的工作的,临时的钢板组合机场,就会的投射完毕,无法承受最顶级的4发远程战略运输机,可是一些中型和普通的4发运输机还是可以的,一架飞机30多吨,看起来,无法跟船舶相比,可是飞机的速度够快啊,特别是在关岛,的建设到了一定程度的情况下,部分物资可以飞到关岛转运,然后飞到的夏威夷,这样耗费的时间就少了很多。

  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之中,中国陆续向西南太平洋运送了5亿吨的物资,绝大部分是钢筋,水泥等的建设物资,岛屿不同于大陆,不可能如同阿拉斯加那样,运送设备上去,兴建一个大规模的钢铁基地,几百平方公里,甚至是上千平方公里的土地,看起来不少,可是对于一个海岛的综合性的基地来说,每一个土地都不能够轻易的浪费,所以大部分的物资都必须用船运。

  海岛的建设就是这样,大规模的投入的情况之下,运费都非常的可观,可是就算是普通的岛屿,都必须兴建,更别说是夏威夷这样的高标准的岛屿,庞大的人力物力的投入之下,整个夏威夷变了模样,第三大岛上面,不但形成了一个,足以容纳70万人陆军的军事基地,还有一座现代化的机场。

  当然,只有一条3500米的跑道,未来,军用机场会增加到4座,其中最大的一座会拥有各种跑道46条,其中超过5000米的高标准跑道,最少是12条,庞大的兴建于山中的机库,可以容纳2500架飞机,其中包括了300架战略轰炸机和运输机,这些将成为位于太平洋最核心位置的打击力量。

  这恐怕是中国在海外岛屿布置的最庞大机场,一旦布置完成,这里将会相当于25艘航母的威力,在作战飞机的飞行半径,周围的2500公里之中,都是可以攻击的范围,就算是雷达,也可以探查到500公里之外,也就是说,无论日夜,500公里之内是绝对的禁区,在2500公里自馁,还有常规的巡航和搜查,基本上不太可能有船队赶来经过。

  夏威夷的开发,是全面的,在除了火山岛之外,剩下的一些稳定的海岛,都会有一刀到两座的机场驻扎,整个夏威夷的范围之中,会有4500架飞机的容纳度,足以把夏威夷周围的海域,防守的固若金汤,飞机永远是最佳的武器,攻击是这样,防御是这样,一直到了后世,除非出现大规模的代差,否则攻击一个还有制空权的国家,消灭对手的飞机,永远是第一个需要做到,如果没有做到,地面部队基本上不会展开和投入。

  夏威夷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关岛也不差,虽然在面积上,不如夏威夷,却有500度平方公里的土地,未来会拥有跑到32条,军用飞机1800架,一个关岛,一个夏威夷相互呼应之下的,在加上周围开发的数十个,总面积超过了5平方公里的岛屿,有些只是一两条的跑道,可是整个西南太平洋都是安全的,在全部的工程完工的时候,这一片区域会拥有的最少12000架飞机的,其中2成是远程战略飞机,几乎中国远程战略飞机的10%以上都布置在这里,有了这些交相呼应之下,整个西南太平洋固若金汤的,最少在杨元钊的心中,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打破这里的防御。

  可以说,对于中国而言,在1916年的这一年,重点是在的太平洋中部的这些岛屿,无论是阿拉斯加,还是在澳大利亚,都是保持着现在的领土,固定防御,特别是澳大利亚,不同于阿拉斯加只有170万平方公里,这是一个700万平方公里的大岛屿,如果贸然激进的话,很有可能会出现问题,到时候,一旦中*队遭受了大规模的打击,甚至是一定的死伤的话,中国的澳大利亚战略,将会受到巨大的打击。

  好在,张孝淮是一个非常稳重的,并没有贪功冒进,只是固守在原有的领土之中,一方面的的加强建设,把那一条贯通在澳大利亚中部的公路给修建完毕,另外一方面,也稳扎稳打,稳住澳大利亚的局势。

  因为人种的不同,中国并没有接到澳大利亚撤退的消息,毕竟,只是十几条潜艇,参与的要么是协约国的高层,要么是澳大利亚这边的高层的,这都不是中国和德国能够渗透进去的。

  澳大利亚开始撤退了,一个拥有自主能力的国家,一个已经实质上面**的国家,他高层的想法是统一的,绝大部分,都认为,澳大利亚应该退守南非,保存英联邦的财富,最少是那些便于带走的,可是还有一小部分澳大利亚人认为,澳大利亚不能够主动的撤退,离开了人民,离开了国土,还是一个完整的国家么的

  这中间,最有野心的,就是澳大利亚的国防部副部长费罗拉,他是所有澳大利亚高层之中最激进的,当年积极的推动澳大利亚加入到欧洲战争之中,以牺牲和战争,彰显澳大利亚的实力,这一点上面,他是最主要的人员,可是在高层确定退守南非的时候,表面上赞同的费罗拉,心中却产生了别样的想法。

  在年纪平均在55岁以上的澳大利亚高层之中,年仅37岁的费罗拉是一个少年成名者,律师出身的他,精通国际法,在20多岁就成为澳大利亚知名的律师,后来又加入到了政坛,一路的走到了国防部副部长的位置,推动参加欧战,是为了让澳大利亚拥有足够的社会地位,提升他**国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未来,当一大批高层退出历史舞台之后,他能够接任,成为一个强权人物。

  现在事情有了变化,中国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澳大利亚的想象,这种情况下,不但没有成功更进一步,进入到部长这个职务,反倒是有可能退守,跟其他高层不一样,费罗拉在澳大利亚政府之中任职的时间不长,没有过去英国总督府的经历,在英国内部的也没有一定的关系和背景,别人的可以离开,因为离开之后的,可以东山再起,可是他不行。

  因为离开了之后,他们就真的变成了英国的臣子了,甚至连臣子都算不上,一个被消灭的国家的领导人,带着海量的金钱的,前往宗主国,在这个情况之上,肯定是被吃的干干净净,到时候,钱也没有了,地位也没有了,权也没有了,不就是两头落空了,特别是他这样的,除非回头再做一个律师,否则,恐怕连地位都保证不了。

  才37岁就做到了副部长,还是国防部这样的强权机构,费罗拉拥有着难以想象的野心,既然回转英国,达成不了他的愿望,那就不如釜底抽薪,他们主动的联络了德国人,告知了澳大利亚正在撤退,正在大规模的转运各种的贵金属这个消息。

  德国人得到消息之后,吃了一惊,这个跟他们没有多少的关系,他们更多的是把心思放在欧洲,如果能够在欧洲打败协约国,德国就可以获得战争的胜利,澳大利亚是中国方面的战场,不过出于盟友的责任,德国人有把消息通报给了中国。

  这下子,简单了,不是想要跑么,那么把水面舰艇都给禁掉了好了的,接下来,大量的中*舰,来到了澳大利亚的各个港口,不是为了攻击,或者是跟陆军里应外合,他们也是布雷的,既然澳大利亚布置了这么多,中国再随便的布置一下,对澳大利亚的水雷,也就没有多少作用了,他们即便能够留出一些通道之类的,这些通道都被中国给覆盖的前提下,又能够怎么样的,这些通道起不到作用的。

  如果中国只是通过情报知道这一点,或许澳大利亚还有机会,水雷没有多少办法对付潜艇,可是中国得到了澳大利亚高层的通知,知道了有10几艘潜艇,在帮助澳大利亚转运,这可是不好的消息的,澳大利亚盛产各种的贵金属,最少有100多吨的黄金和5000吨的白银,其他的铜铁锌锡等的,也为数不少,这些都运走了,中国即便得到澳大利亚,收获也会大大的打一个折扣。

  于是,中国在澳大利亚的东南沿海,派出的都是一些驱逐舰,还是一些反潜驱逐舰,美国可以借助着声呐,重创德国潜艇,几乎让德国的海狼战术彻底的破产,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声呐的巨大作用了,中国在半导体上面的出色成果的,已经跨越了电子管,晶体管,进入到了集成电路的程度了,这样的程度之下,声呐的性能,远比美国的强大的多,就连中国的新是潜艇,都不可能完全的免疫,更别说这些英美的潜艇了,如果不是为了俘虏这些潜艇,只要一轮攻击之下,就可以把这些潜艇都送到了水下了。

  经过了精确的布局,用声呐精准判定位置,借助着种种武器和逼迫,最终让这一个潜艇被俘虏,这是一个700吨级的潜艇,满载排水量不过是750吨,也就是所,他的装载量在35吨左右,从中间弄出来了3吨多的黄金和30吨的白银,这笔收获不小。

  之前只是情报,现在却是抓住了现行,按照这个时代的兑换标准,一次性就是几百万的收获,这些都是贵金属,是可以作为发行货币存在的,每一个的价值都是他本身价值的数倍,特别是知道了澳大利亚这边的贵金属总数之后,更不可能让他们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之中,中国派遣了最少的3倍的驱逐舰,巡逻在澳大利亚的海边,一切进行的都相当的成功,在攻击了几次,俘虏了4艘潜艇之后,获得了差不多价值几千万美元的贵金属,澳大利亚停止了这种危险的方法,再也继续不下去了,只有是来搜的潜艇,已经被俘虏了4艘,还有3艘被击沉了,剩下的,也不敢到来则个危险之旅,澳大利亚的周围,成为了潜艇的黑洞,没有任何一个潜艇愿意过来。

  英国人只是得到了最初的有价证券,合同之类的,这些东西,对于澳大利亚来说,是最重要的财富之一,没有这些,英国就无法获得这部分的有价证券,可是对于中国来说,这些东西是最没用的,中国跟协约国之间是在战争状态,即便俘获了这些,也无法兑现这些东西,真的要是战胜了,自然可以凭借着战胜国的力量,拿到这些东西,反倒不如这些贵金属,中国经过了这么多年,通过外贸,自身开采,收购之类的,在世界各地获得了海量的黄金,以此支撑着中国庞大的经济体,现在,如果再拿到澳大利亚的黄金和金矿,未来的可以发型更多的货币,对于中国的金融稳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好事。

  转移工作,刚刚起了一个头,就没有了,大量贵金属存在悉尼,没办法转运,海面上,还有海面下,都遭到了严密的封锁,甚至连一艘小帆板,都没有办法离开,这种情况之下,澳大利亚的大部分官员也同样,他们也被困在了澳大利亚不能动弹,只能够等待则中国方面的进攻,如同待宰羔羊一般。(未完待续。)

  ...